第七十九章 悬空寺的因果


  桑桑zhè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变白。

  不是把黑棋变成白棋,而是把自己变白。

  看着那枚黑棋,她想着歧山大师的话,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心想如果真能做到想白就白,也不用陈锦记的脂粉,那真是太好了,而且很方便,难怪大师刚才说fó门把zhè个叫方便法门。

  歧山大师微怔,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发笑,难道自己讲的方便法门哪里有错漏,被zhè个小姑娘发现了?

  世上唯一▲能够猜到桑桑此时发笑真实原因的人,只有宁缺,看着桑桑有些微羞的笑容,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幽暗微寒的洞庐内,洋溢着轻松的笑意,然后jiànjiàn回复平静,歧山大师讲解fó法的声音,不时响起▲,中间偶尔穿插着桑桑的疑问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今夜的讲解暂告一段落,歧山大师望向宁缺,说道:“治病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洞庐里潮湿阴寒,不适宜养病,你带着她下山去寺里休息,睡前如果有时间,不妨让她想想今天的事情。”

  宁缺说道:“上山下山多有不便,我们不如便歇zàizhè里。”

  歧山大师说道:“夜时我也会下山,明日清晨便zài寺里相见。”

  宁缺微惊,心想世人皆知,歧山大师隐居瓦山已有数十年,即便是盂兰节会都不参加,为何今夜却说自己要离开隐居之处下山?

  歧山大师说道:“zhè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出庐,总得去寺里看看才能安心。”

  说完zhè句话,大师自蒲团前的地面上拾起那枚黑子,放进桑桑的手心。

  听着大师的话,宁缺隐约猜到了一些事情,震惊之余感激之情愈发强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郑重下拜行礼,然后起身扶着桑桑向洞外走去。

  走到洞口处,他对歧山大师说道:“您可一定得来啊。”

  歧山大师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来。”

  宁缺依依不舍,又道:“桑桑的病还没好,您可别先死了。”

  歧山大师气的笑了起来,笑骂道:“你zhè哪里养成的泼坏性子?如今我总算相信夫子时常会被你气的乱吹胡子,却没办法收拾你。”

  宁缺笑着说道:“老师就是喜欢我诚实,疼我所以不收拾我。”

  走出洞庐。

  宁缺抱着桑桑进了马车。

  桑桑倚zài被褥上,紧紧握着小拳头,生怕把那颗黑色棋子弄丢了。她看着宁缺神情黯淡说道:““大师……是不是不好了?”

  宁缺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要想太多,zhè和你没有关系,fó门高僧对命数自有掌握,更何况是大师zhè种能预知将来的人。”

  夜风jiàn起,掀起青帘一角。

  宁缺看着山道旁那座孤伶伶的fó辇,微微☆皱眉,他不知道那位悬空寺戒律首座,为什么一直等zài洞庐外,而且为什么fó辇旁没有任何人?

  ……

  ……

  月轮国白塔寺的苦行僧,都被曲妮玛娣带到了山下,烂柯寺僧也早已离开,☆观海僧送黑色马车下山,洞庐周遭一个人都没有。

  夜风吹拂秋林,发出簌簌的轻响,却没有惊动鸟儿,隐隐约约间,似乎有清脆而细微的铃声响起,然而那铃声仿fó不是真实,瞬间湮灭无闻。

  洞庐外□的fó辇依旧安静,忽然一只手从黄色的帷布里伸了出来,掀起一道缝隙,一个穿着深褐色僧衣的僧人,从fó辇上走了下来。

  zhè名僧人双眉直若横尺,眼若宝石,眉眼间隐见风霜之色,额上亦已有了皱纹,然▲而却让看不出来年龄,说六七十可,说三四十亦可。

  zhè位僧人自然便是悬空寺戒律院首座。

  僧人走下fó辇,缓步走入洞庐,借着幽暗的灯光,看着地下那串虎桃木手链,单手合什,问道:“师叔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宝树,你为何有此一问?”歧山大师平静应道。

  悬空寺戒律院首座宝树大师,静静看着歧山,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师叔今日摆出瓦山三局棋,尤其是请出了fó祖留下的棋盘,自然不是为了难为那个可怜的病女,而是想要看究竟是不是那个人。”

  歧山大师微微一笑,说道:“天谕神座看不到,当年光明大神官以为自己看到,却发现看错了,那我又怎么看的到?”

  “当年卫光明真的看错了吗?

  宝树大师神情漠然说道:“如果他没有看错怎么办?如果冥王之子真的降生zài将军府怎么办?如果宁缺真是冥王之子怎么办?”

  歧山大师摇头说道:“如果宁缺是冥王之子,夫子怎么可能收他为弟子?”

  宝树大师摇头说道:“夫子非常人,能行非常事,就算他收冥王之子为弟子,也不是什么很难想像的事情。”

  歧山大师看着他说道:“如果事情真如你所想像,那么无论是悬空寺,还是知守观做任何事情都没有意义。”

  宝树明白zhè句话的意思,如果夫子知道宁缺是冥王之子,还收入门内,那么算整个世界想要杀死宁缺,夫子也会站zài宁缺那一边。

  但夫子并不□见得知道。

  因为fó祖说过,zhè个世界上没有无所不知的人。

  宝树说道:“我想知道,您究竟zàifó祖的棋盘上看到他做了些什么。”

  歧山大师沉默片刻后说道:“我看到一辆黑■色马车,拦zài阡陌大道之间。”

  宝树再问:“光明之女呢?”

  “她zài山上等待。”

  歧山大师说道,不知为何,他并没有把桑桑zài棋盘世界里经历的一切告诉对方。

  宝树向前zài蒲团上坐下,沉默不语很长时间。

  崖洞壁上的油灯,被微微夜风拂的有些心绪不宁。

  宝树忽然说道:“今日晨间zài山下,宁缺弯弓欲射之时,我心生极大警兆,净铃振而不鸣,此子身体里似乎有些古怪。”

  歧山大师平静说道:“他身上有莲生师弟的气息。”

  听到莲生的名字,宝树禅心骤乱,双眉微挑,如蓄势欲击的铁尺,寒声说道:“他是书院弟子,怎么会有莲生师叔的气息◆?”

  他虽然来自不可知之地,贵为悬空寺戒律院首座,面对着莲生的名字,依然难免震撼,要知道莲生此人学贯fó道魔三宗,一生传奇,当年zài悬空寺讲经堂里都拥有极高的声誉和地位,岂可轻慢?

▲  歧山大师摇头说道:“或者与轲先生有关?”

  宝树jiànjiàn平静下来,神情坚毅说道:“我愈发相信宁缺就是冥王之子。”

  歧山大师摇头说道:“他不是,虽然没有办法证明。”

  宝树说道:“冥王之子快要苏醒,那么我便是唯一能够证明的人。”

  歧山大师看着他的目光骤然间变得极为锋利,虽然他久病多年,真实的修为境界非常低下,zhè两道目光依然有雷霆之威。

  “■悬空寺为何从不像书院zhè般两世相通?因为悬空寺本来就是我fó宗用来zài末法年代里保存fó性的地方,要求的便是与世隔绝,不可知之地,便应不可知!”

  歧山大师看着宝树,沉声说道:“你是悬空寺★戒律院首座,并不是天下行走,非奉fó谕不得入世,你为何要来瓦山?还不速速离去!”

  如果是世间别的僧人,哪怕是月轮国的大师或唐国的黄杨僧人,面对悬空寺戒律院首座zhè样的大人物,也必然执礼甚恭,更不用说如此训斥。

  然而歧山大师的身份来历不同,正如传闻里说的那般,他本是悬空寺前代讲经首座的私生子,自幼zài寺中出家,真论起辈份来极高,而且他知道悬空寺是一个怎样的地方,所以他不需要zài意悬空寺的态度。

  宝树果然并未动怒,平静说道:“来自然有来的道理。”

  “来的应该是七念,而不是你,你若不是fó缘深厚,与净铃生出感应,成为转世的掌铃者,凭你知命中境的修为,又如何当得了戒律院首座?既然如此,你更应该谨慎,不得妄动净铃,更不应该被曲妮玛娣说动,从荒原来到人世间。”

  歧山大师看着他神情严肃说道:“你是修fó之人,当明白因果,不能被仇恨蒙蔽双眼,道石死z■ài宁缺手中,那自是他的因果。”

  宝树微微蹙眉,然后jiànjiàn回复平静。

  他说道:“我本是道石的因,道石原本就是我的果,那么道石的因果既然遇宁缺而终,那么zhè便是我与他的因☆果。”

  “我自幼生于净土,长于净土,执净铃而行,能慑世间一切邪祟,宁缺若是冥王之子,那便会听着铃声醒来,zhè也是我与他的因果。”

  “此行来到瓦山,我便是要明白zhè些因果,然后结了zhè些因果。”

  歧山大师缓缓摇头,说道:“既然你执念如此,那么我只好通知讲经首座,除了你zài寺中的职司,然后罚你面壁十年。”

  宝树平静说道:“好教师叔知晓,我确实是奉谕而来。”

  歧山大师闻言微惊,蹙眉良久后疲惫说道:“既便如此,fó宗行走依然是七念,尘世之事以他心意为准。”

  “我会说服师弟的。”

  宝树站起身来,单手合什行了一礼,然后离开洞庐。

  ……

  ……

  崖洞幽静无声。

  年逾百岁的歧山大师,今天感受到了zài自己漫长的一生里最强烈的一次不安。

  甚至要超过数十年前,魔宗血洗烂柯寺前坪那一次。

  庐门微响,观海僧回来了。

  “师傅,十三先生和光明之女,已经zài前寺安歇。”

  歧山大师看着自己的徒儿,忽然问道:“盂兰节会马上便要开了,依然会商讨冥界入侵之事,你对此事如何看法?”

  观海僧看着师傅憔悴的容颜,一心想着让他早些去休息,说道:“谁也不知道冥界zài哪里,只不过是传说罢了。”

  歧山大师笑了笑,说道:“笨蛋,传说变成现实,那就不再是传说。◇”

  观海僧憨厚地笑了笑,说道:“那等变成现实再说。”

  歧山大师又问道:“你对悬空寺有什么认识?”

  观海僧微微一怔,发现师傅今天似乎有些异样,说道:“您以前从来不准我问悬空◎寺,还有别的不可知之地的事情。”

  “你zài烂柯寺做二十年住持,或者说隐居些年头,总有一天也是要去悬空寺的,所以现zài提前知道一些也无妨。”

  歧山大师说道:“悬空寺的由来,其实与★冥界入侵的传说息息相关。”

  “冥界入侵,是为永夜,fó法里称之为末法时代,到那时,世间一切都会被毁灭,fó祖当年便看到了无数年后的惨怖画面,他冥思苦想数百载,思考怎样解决zhè个问题,然而却☆依然没有想到方法。”

  “fó祖感知到自己圆寂之期,便于极西荒原深处,觅得一净土,发大愿力修筑一寺庙,并予以永世之屏障。fó祖集fó学禅经于其中,命后辈fó门弟子极优秀者,均可入寺听经修行,zhè便是悬空寺。”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fó祖经过无数年思考,依然没有想到阻止末法时代到来的方法,因为zhè本来便是世界的因果,有生必然有死,甚至直至万世痛苦轮回,所以他希望后世fó门弟子,可以借助悬空寺的庇护,zài末法时代的毁灭洪流里幸存下来,能够帮助寺中的僧人,熬过漫长近乎永恒的长夜,凭借着坚毅的精神与隐忍沉默,等到崭新的婆娑世界的降临。”

  歧山大师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轻声叹息说道:“然而如今的fó宗,似乎已经忘记了fó祖的教诲,不再那么想了,去年七念入长安城,此次宝树入世来到瓦山,都zài证明他们想找到冥王之子,然后杀死他。”

  “师父,我觉得……悬空寺的大德们zhè样做也不错啊。”

  观海僧虽然修行fó法多年,但毕竟年轻,想着传说中冥界入侵的恐怖画面,低声说道:“众生多苦,当慈航普渡,岂能独善己身?”

  歧山大师笑了起来,说道:“你zhè孩子……想事情果然简单。”

  观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忽然他想到了一些事情,震惊说道:“宝树大师为冥王之子而来……冥王之子难道就zài瓦山?”

  歧山大师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什么,心想让冥王之子离开zhè个世界的方法有多种,并不见得只有杀死他zhè一种方法。

  既然夫子zài信中说此法可行,那么必然可行,不管是为了普渡众生,还是为了自己与悬空寺的因果,总要试上一试◆。(未完待续)(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