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一殿、两圣地、三洞天、四教派

    铁船乘风破浪,缓缓靠上来,甲板上,一个个青春靓丽的少女,踮足远眺,sì对这儿非常好奇。

    一幅幅锦旗,随风飘舞,上面的**栩栩如生。

    那些甲板上的男男女女,则是视而不见,低声谈笑着shí么,指着石岩、夏心妍评头论足,sì乎找 了shí么有趣的话题。

    夏心妍容貌变化之后,神情又冷淡了下来,站在岛屿的沙滩上一动不动。

    石岩停止了鬼哭狼嚎,皱着眉头,脸色有些不太好 。

    一开始的时候,他倒是很兴奋,对那铁船上的人也非常好奇,尤其当夏心妍 这阴阳洞天的弟 ,在男女之事上极为放纵之后,石岩更是心情愉悦,觉得这一路上怕是不会孤单寂寞了。

    但当夏心妍 起阴阳洞天的弟 ,也嗜好男风后,他脸色马上阴沉了起来,郁闷非常。

    对方已发现了这儿,如今想要反悔也不成了,错过了这一艘铁船,不知道要等 shí么时候才能够再次撞 机缘。

    无奈之下,石岩还是觉得应该找机会登船,&n○bsp了上面再静观其变。

    很快地,这一艘宽二三十米、长百米的巨大铁船,便行驶 了这儿。

    甲板上,人影幢幢,男男女女来往不断,这些男女大多相貌出众,年●○bsp了上面再静观其变。

    很快地,这一艘宽二三十米、长百米的巨大铁船,便行驶 了这儿。

    甲板上,人影bspleshàngmiànzàijìngguānqíbiàn。

    hěnkuàidì,zhèyīsōukuānèrsānshímǐ、zhǎngbǎimǐdejùdàtiěchuán,biànhángshǐ lezhèér。

    jiǎbǎnshàng,rényǐngzhuàngzhuàng,nánnánnǚnǚláiwǎngbúduàn,zhèxiēnánnǚdàduōxiàngmàochūzhòng,nián龄 的 起来只有十三四岁,大的也只有三四十来岁,没有一个老人。

    “你们是shí么人?怎会在这里?”甲板上一个体型消瘦,四十来岁的黄脸汉 ,扬声喝道。

    这人有着涅槃之境的修为,声音洪亮,神情警惕。

    “我们从西方而来,想去无尽海游历,中途船只遇 龙卷风,被摧毁了。我们两人侥幸逃生,被海水冲 了这里,还请让我们上船,助我们脱离这荒芜 岛。”石岩拱手道。

    “西方来的?”那黄脸汉 皱了皱眉头,一双细长的眼睛微微眯着,盯着石岩打量了一会儿,又 了 旁边的夏心妍,不冷不热道:“你们身上可有shí么值钱的东西?我们可不会白带你们。”

    石岩神情一滞,干笑道:“身上的东西都被冲走了,只剩下一些干粮,还请……”

    “开船。”那黄脸大汉冷哼一声,回首轻喝,竟然不打算让石岩两人上船。

    石岩眉头一皱,倒是没有多 shí么。

    他身后的背囊中,还有一枚六级妖兽的妖晶,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的晶币,不是没有值钱的东西。

    不过他为人谨慎,知道在这时候,如果显露出财富来,不但登不上船, 不定还会被当场格杀。

    与其如此,不如哭穷,真要是登不上船,在岛屿上至少还能多活一段时间。

    一听那人要开船,石岩虽然一脸的失望,可心中却悄悄松了一口气。

    “等一下。” 在此时,一个慵懒的女声,从那铁船三层的一间厢房中传来,那厢房窗户打开了一条缝隙,其中sì有一个女人透过缝隙望了过来。

    石岩站在沙滩上,不由朝着那传出声音的窗户望去,发现其中一束明亮的目光,sì乎正望着自己。

    还好是个女的。

    石岩松了一口气,神情镇定了下来,静观其变。

    “雎护法,有何指教?”那黄脸汉 ,皱着眉头,不悦道。

    “指教谈不上。”窗户内的女人咯咯一笑,声音充满了诱惑,“我 这两人挺可怜,我们底下一层的花草需要照应,也需要多些人清理赃物,不如 让他们上船做事吧, 当是付船费了吧?”

    “雎护法既然开口了,我当然要给你这个面 。”那黄脸大汉迟疑了一下,sì乎知道那厢房中的女人 上了shí么,点了点头,道:“靠近,让他们俩上船。李威■,一会儿你安排他们,不要让他们笨手笨脚的损坏了花草,知道么?”

    黄脸大汉吩咐了一句,皱着眉头也“蹬蹬蹬”上了三楼,没有在意石岩两人。

    一名俊朗的青年,嘴角含○笑,冲着那黄脸汉 的背影道:“舅舅放心,我会安排好他们的。”

    这青年有着百劫二重天之境的修为, sì年轻,可眼角却有皱纹,真实的年龄sì乎不像外表那么年轻。

    石岩、夏心妍忽视一眼,同时走向那铁船,当绳梯放下之后,两人一前一后攀了上去。

    上了船,石岩才发现这铁船的确不 ,有三层高,通体以黑色钢铁打造而成,甲板上也是铁木结构。

    船上,站了数十名男男女女,这些男女大多成双成对,亲昵的站在一起,大庭广众之下,竟做些搂抱亲吻的动作、

    有几名男 大手没入女伴的衣襟中,满脸微笑的搓*揉着,也有妖冶的艳丽女 ,也颇为放纵, 手伸入身旁男伴的下身裤中,在男伴隆起的昂扬处滑动着。

    中央三层一间间的厢房中,时不时传来放纵的男女嘶喊声,声音极高,没有顾忌。

    石岩表情怪异,啧啧称奇。

    这里的男男女女,比他那世界上很多风月之地都要开放的多,sì乎根本不知道廉耻为何物,行事放纵的让石岩这种人都暗◎叹不如。

    夏心妍神情淡漠,sì乎非常鄙夷这里的气氛,又怕人 出她眼中的厌恶,所以一直低着头。

    “你们俩跟我来吧。”名叫李威的青年,冷淡地瞥了两人一眼◆,径直往前方走去。

    石岩两人二话不 ,跟了上去。

    李威一路将两人带 铁船的底部,这里满是一盆盆花草,还有一个个密封的大箱 ,不知道装了shí么货品。

    铁船分三层,这一层在最下方,sì乎是摆放货物和花草的地方,其中混杂着潮湿的香味,空气流通并不好。

    李威将两人带 一间破旧的厢房,皱着眉头推开门,很快又退回原地,他目光在夏心妍的身上游荡了一会儿,眼神渐渐多了点别的意味,“丑是丑了点,身材倒是诱人之极,嗯,如果在夜里,倒也不是不能用。”

    低着头的夏心妍,双眸一寒,轻轻咬了咬牙。

    石岩不动声色地挡在夏心妍身旁,主动抓着她的手,微笑道:“我们是夫妻,一间厢房也 够了,不用劳烦兄台另外操劳了。”

    夏心妍被石岩抓◇着手,一开始还悄悄挣扎了一下,但石岩一讲话,她 明白了过来,立即停止了挣扎。

    “夫妻?”李威双眸多了点玩味,点了点头,淡淡道:“嗯,这间厢房归你们了,今夜你们可以歇息一下◇,从明天开始,男的将这里的花草搬 甲板晒太阳,女的负责打扫这一层,明白么?”

    “明白。”石岩道。

    李威点了点头,眼神又在夏心妍的身上游荡了一会儿,才嘴角含笑的离去。

    “我会杀了他。”在李威离开之后,夏心妍抬头,寒着脸道。

    “等你恢复了力量再 吧。”石岩径直走向厢房,却发现这一间厢房极为窄狭,不足○五个平方。

    除了一张布满灰尘的木床之上,厢房内没有一件家具,那木床上竟连被褥都没有。

    房间密封,没有窗户,空气污秽,还有许多蛛网,石岩上前扯断那蛛网的时候,□○五个平方。

    除了一张布满灰尘的木床之上,厢房内没有一件家具,那木床上竟连被褥都wǔgèpíngfāng。

    chúleyīzhāngbùmǎnhuīchéndemùchuángzhīshàng,xiāngfángnèiméiyǒuyījiànjiājù,nàmùchuángshàngjìngliánbèirùdōuméiyǒu。

    fángjiānmìfēng,méiyǒuchuānghù,kōngqìwūhuì,háiyǒuxǔduōzhūwǎng,shíyánshàngqiánchěduànnàzhūwǎngdeshíhòu,房间内灰尘乱飞,空气更加污秽不堪。

    夏心妍根本没有进去,皱着眉头站在外面, 着石岩清理厢房。

    “阴阳洞天乃是无尽海十五大势力之一,和尸神教、荒蛮教、曹家走的比较近,与杨家和我们夏家向来不合。在这里,我们最好不要暴露了身份,不然很有可能难以活着从船上离开。”在石岩清理厢房的时候,夏心妍在外面压低声音道。

    “无尽海十五大势力?都是那些势力?”石岩回头望了她一眼,继续清理着无奈的灰尘。

    “在无尽海,有一殿、两圣地、三洞天、四教派、五大家,一殿为武魂殿,两圣地为天池圣地、蓬莱圣地,三洞天是灵宝洞天、阴阳洞天、天邪洞天,四教派分别是三神教、圣灵教、尸神教、荒蛮教,五大家为杨家、东方家、曹家、夏家、古家,这十五大势力,在无尽海是最厉害的。除此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教派、家族各种的势力,但却都远远不及这十五大势力。”夏心妍低声解释。

    “我上次听你 过,三神教和杨家不属于同一阵营,如今你又 阴阳洞天也和杨家不是同一阵营,这十五大势力, 底分为多少阵营?”石岩疑惑道。

    “现今的无尽海,分为五大海域,每一个海域都有成千上万的岛屿,一个海域,为一个阵营。杨家和夏家还有天邪洞天,在伽罗海域,算是一个阵营。阴阳洞天、尸神教、荒蛮教、曹家在图塔海域,武魂殿和蓬莱圣地在苍穹海域,天池圣地、灵宝洞天、圣灵教在黑水海域,三神教、东方家、古家在垣罗海域。十五大势力,分处五大海域,为五大阵营,时常交战,无尽海,比你想象中要复杂的多”

    “我现在都觉得复杂了。”石岩摇了摇头,“我管不了那么多,不过听你这么一 ,我倒是可以肯定无尽海很精彩。嗯,我们上了阴阳洞天的船只,是不是要去那个图塔海域了?”

    “嗯,图塔■海域和我们的伽罗海域相隔甚远,这次 来要绕一大截路了。在阴阳洞天,后天、先天、人位之境的武zhě,为一般的弟 ,百劫、地位为核心弟 ,涅槃武zhě为护法,天位之境为长老,最上面◆为两名府主,分为为天后和地皇,据 都有着神境修为。这一艘铁船上只有两个涅槃武zhě,应该是阴阳洞天的护法,负责为阴阳洞天采集各种灵药和美玉、绸缎,我们要 心一点,希望能顺利 达◎图塔海域,脱离阴阳洞天的铁船。”夏心妍皱眉道。

    “差不多了,进来歇息吧。”石岩突然道。

    厢房被他这么一折腾,算是干净了不少,不过只有一张床,夏心妍只是瞥了一■眼,便黛眉一皱。

    “你在床上,我在下面休息,放心,我不会对你怎样,不要有那么强的戒备心。”

    “我信不过你。”夏心妍哼了一声,不过还是进了厢房,默默地 了床上盘膝坐下,闭眼开始苦修。

    石岩本来还准备多问一些有关无尽海的事情,不过见她sì乎不愿多言,也 作罢了,同样在地上坐下,闭目修炼。

    一夜无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