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不过如此!

☆    卫青从银角神舟中一钻出来,涅盘之境的神识放开,只是略一感应, 发现在神丹上有许多奇异的能量波动受着石岩的御动,将蓬莱圣地、天池圣地、古家的武者禁锢住,被杨家武者轻而易举屠杀掉。

    形势之所以呈现一面倒之局,全然是因为石岩在作怪,卫青一发现场中的异常,马上暴喝,使得众人的注意力,一起集中在了石岩身上。

    潘哲、曾砚睛、古玲珑等青年一代的高手,立即盯住了石岩。

    三名涅盘境的高手,急忙暂时弃下双头蛟龙和青血魔蝠,迅速靠向鬼獠,三大涅盘境的年老武者,一起发力,各施手段,呈三个方向,把鬼獠围住。

    “该死的家伙,我 你还敢动手脚!”

    古玲珑娇喝一声,深深吸了一口气,酥胸略挺,七束不同颜色的奇光,倏地从各方汇集,一起朝着石岩射来。

    这七束颜色各异的光芒,正是认古玲珑为主的七柄神剑,七柄神剑排成一个剑阵,光芒交织成姹紫嫣红的光网,从上方罩下来,遥遥落向石岩。

    剑芒交织,在古玲珑神剑之心武魂的御动下,神剑灵性十足,嗡嗡低鸣,释放出不◎同属性的能量波动来,携带着极其凌厉的剑气。

    石岩脸色微变。

    古玲珑在地位二重天之境,她那七插神剑,各个不凡,组成剑阵之后的威力,简直骇人听闻,怕是涅盘之境的□武者,都不敢硬抗。

    不敢犹豫,只是一霎,乌光盾、石化武魂立即催发出来。

    端坐在鬼獠身上的石岩,又聚集负面之力,瞬间打出生死印奇技,生印和死印重叠,以最强的力量轰向那七柄神剑形成的剑阵。

    生死印重叠,虚空之中,七块巨大的手印排成一行,如蒲扇般大 ”一股奇异的能量气息,突然从生死印内迸射而出。

    “轰轰轰!”★

    一阵天翻地覆的能量轰鸣声,突然在天上爆炸开来,炫目的异光,烟h ā般绚烂。

    生死印冲入那神剑形成的剑阵之内,来自于生死印的奇异波动,蕴藏着生和死之○力,两种力量混合,产生出的能量波动叠加,威力倍增。

    七柄神剑形成的剑阵,光芒骤然黯淡了下来,在生死印的狂轰滥炸下,剑阵被打乱。

    古玲珑俏脸忽然苍白一分,娇躯猛地一颤。

    剑阵中,七道属性不同的能量波动,翻搅而来,依循着石岩身上的生命波动,寻了上来,猛地轰击在石岩身上。

    端坐在鬼獠身上的石岩,在那七道神剑的反击力量之下,乌光盾扭曲破碎,石化之后的身体,被打的直接从鬼獠身上抛飞出去。

    “噗!”

    一口鲜血喷出,石岩肉身完整,五脏六腑却仿佛移位了,浑身疼痛异常。

    石化的第三阶段,挡住了七道神剑的反击力,令肉身安然无恙,可那七道神剑的反击之下,却渗透了石岩体垩内,那七道力量仿佛无孔不入的棉线,在他体垩内大肆破坏起来。

    脸色极为难 ,石岩急忙将穴道之内的负面之力催动,以此来抵御侵入肉身的七道神剑之力。

    负面之力,精元防御,石岩手忙脚乱的去清除体垩内的破坏之力。

    与此同时,一股炙热的炎力”也从血纹戒内流溢出来,注入他筋脉之中,帮助他清除肉身的神剑之力。

    这是万年地心火的火炎力。

    三种奇异的力量,沿着石岩的筋脉快速涌动,在极短的时间,将那七道神剑之力给消耗掉。

    五颜六色的蒙蒙亮光,从石岩皮肤中冒出来。

    一眼望去,他仿佛成了一个奇异的发光源,身体垩内的能力波动混乱不堪。

    “呼!”

    轻轻呼气,石岩冷着脸,将嘴角的血迹擦拭掉,骤然飞跃,重新落 鬼獠身上,目光阴森地瞅着古玲珑,视线在她苍白的俏脸上游划一圈,沉声道:“不过如此。”

    古玲珑美眸寒光熠熠,气的娇躯轻颤,暗暗咬牙。

    七柄神剑全力一击,她自信杨家新一代的高手,只有杨暮、杨舟才可以接下来,只有百劫境的石岩,在她预料中应该会被瞬间斩杀,绝不可能有什么意外。

    然而,神剑全力一击,竟然被石岩神奇之极的武技给拦截,从七柄神剑内飞逸出来的七道必杀之力,已冲入石岩身体,却再次被石岩体垩内力量给消耗掉。

    如此异常,全然超出了古玲珑的意料。

    重新端坐在鬼獠身上的石岩,ràng她生出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感,古玲珑再 石岩,已经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之意。

    “嚎!”

    鬼獠仰天咆哮,狰狞的鬼面上的绿色眼眸,霍然射出绿幽幽的异光。

    异光对向围攻的卫青三名涅盘境强者,在绿幽幽的异光之下,卫青三人,识海内的神识波动突然极其混乱,识海的变故,ràng三人的武技一时间全部乱了套,再也不能形成有效的攻击。

    鬼獠咆哮着,庞大的身躯在神舟上腾怒跌容,森森利爪撕扯下,一名名蓬莱圣地的武者被撕裂粉碎,成一块块碎肉,蒙蒙血雾,缭绕在鬼獠周进。

    一股更加凌厉的凶煞之气,在血雾中快速凝炼,越来越强烈。

    血雾以鬼獠为中心,仿佛狂风巨浪一般蔓延开来,血雾所过之处,人人境界退避, 连那卫青三名涅盘境的武者,都要避其锋芒。

    石岩也察觉 了鬼獠的暴戾之怒。

    这妖兽因石岩被古玲珑袭击,似乎激起了性 ,将它疯狂嗜血的一面给调动了开来。

    宽阔的银角神舟上,鬼獠横行无忌,绿眸射出绿幽幽的异光,以血雾凝炼的凶煞之气,肆虐八方。

    只是六级的鬼獠,这一刻,竟爆发出堪比七级妖兽的威势。

    潘哲、翟砚晴、古玲珑、古剑歌等人,皆是神情动容,为鬼獠此时邪恶清天的凶煞之气震惊,竟然不敢靠近鬼獠,纷纷退避。

    杨暮、李凤儿等杨家武者,才要靠向石岩,一见鬼獠突然发狂了,也都自觉ràng开来。

    一时间,这银角神舟之上,仿佛成了鬼獠嗜血的舞台,它收 了石岩的讯念,将一名名蓬莱圣地和天池圣地的武者撕成碎片。

    银角神舟上,血流成河,残尸遍地。

    石岩端坐在鬼獠身上,尽情吸收那些死者身上的力量,体垩内穴道已疼痛欲裂,几欲爆炸开来。

    种种负面情绪,快速在石岩脑海中作乱,他只能勉力维持着神志的清醒。

    可他身上,却有暴戾、恐惧、嗜血、怨恨的邪恶力量sàn发,负面之力在石岩身上,形成白茫茫的淡雾,也悄悄sàn逸开来。

   ◆ 古剑歌想要偷袭石岩,一个不慎,霍然被石岩那些负面情绪凝聚的白雾裹住。

    只是一霎,古剑歌突然疯狂,理智丧失,如一头被囚团了数百年的妖兽脱困一般,竟然朝着古玲珑杀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