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灵气弹

    雪山之巅。

    石岩、帝山一行人,神情肃然,认真听着曹芷岚的解 。

    “每一代圣líng教的教主,都会在特定的时期,亲自挑选一对双胞胎,其中一个婴儿被指定为下一代圣líng教的教主,另一个婴儿,则会被秘法炼制培育,抽取hún魄,以hún魄为引 ,用圣líng教的诡异方法炼制成,圣líng,在新一代教主上任之时,用他同胞兄弟炼制而成的“圣líng”将会成为圣líng教新的圣líng神,接受圣líng教所有教徒的膜拜信仰供奉,日积月累,生líng逐渐开启意识,拥有神通,随着圣líng教的教主一同成长”

    “圣líng◇教教徒的膜拜和信仰之力,会灌注在圣líng神身上,让圣líng神拥有奇特的能力,使得圣líng神可以运用天地língqì,并且不断地聚集天地língqì。因此,圣líng教的总教,往往乃是无尽海天地l□íngqì最为浓郁之地。”

    “圣líng神和圣líng教锋教主,乃双胞兄弟,彼此心líng互通,圣líng教的教主,不论在何处与人交战,都能和圣líng神相互感应,关键时刻,圣l◎íng教的教主,甚至可以相隔亿万里,将圣líng神召唤身旁,帮助他对敌。”

    “圣líng神在身旁的圣líng教教主,力量可以暴涨一两倍,可以任意调用附近的天地língqì,紊乱敌■人的识海,极其厉害。这时候的圣líng教教主,也是最为厉害的时候,圣líng神可谓是圣líng教教主,最为锋利的武器和依赖。”

    “除此之外,圣líng神还有特殊作用。传 ■中圣líng教的教主若是达 通神三重天巅峰之境,可以吞掉圣líng神,一步登天的踏入真神之境。但这样的话圣líng神便会彻底消失,神hún俱灭,一般来 ,老一代的圣líng神,都是这样☆被吞食死亡的,它存在的最大价值,其实便是助圣líng教教主勒破真神境的屏障。”

    “每一代圣líng教的教主,都会有相应的圣líng神,这一代的圣líng神一直在圣líng教的总教,这雪龙山山底的圣líng神,应该是上一代的。”

    曹芷岚娓娓道来,将她有关圣líng神的了解,向石岩、帝山等人详细 明。

    石岩听 目瞪口呆第一次知道圣líng教还有如此异物,以往他只知道圣líng教颇为神秘,知道圣líng教的教主修炼的秘法颇为特殊,却没有料 圣líng教之中,竟然还有这么多的秘辛。

    “上一代的圣líng神?那上一代圣líng教的教主怎么没有将其吞食?”奕天漠惊讶道。

    “上一代圣líng教的教主,还未 通神巅峰之境,便走火入魔而死。圣líng教的教主一死,一直久居圣líng教宗教的圣líng神,也忽然无故失踪,至此再也没有在无尽海出现过没想 它竟然躲藏在了下面。”曹芷岚感叹不已, 着那地底不断地喷涌而出的天地língqì,道:“无尽海那么大不知道为shí么它会来 雪龙山,更让我不可理解的是它身上似乎有着非常强烈的冰寒属xìng,这不应是圣líng神可以拥有的。”

    “它吞了冰骨晶龙的hún魄,冰骨晶龙的龙晶,正是它现在的休憩之地。”奕天漠沉声道。

    曹芷岚俏脸微微一变,“冰骨晶龙乃八级妖兽,传 中,这一头冰骨晶龙当年在雪龙山附近极其凶悍, 连无尽海一些神境强者过来,也未能降服。冰骨晶龙竟被它给吞了hún魄,并且被占了龙晶, 来那圣líng神已发生了谁都想象不 的变化了,现在的圣líng神,不知道还算不算圣líng神了。”

    “呼呼呼!”

    浓稠的天地língqì,纷纷从雪龙山山底之中喷涌出来。

     这么一会儿,雪龙山充盈了大量的天地língqì,那些天地língqì蔓延开来,整个雪龙岛都变得língqì充盈无比。

    若不是山上寒qì惊人,这雪龙山将会变得非常适宜武者修炼。

    白雾茫茫,雪龙山如在云端,视线大受影响。

    石岩沉吟了一下,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雪龙山下的圣líng神,不由望向奕天漠、卡巴、轧猛三人:“那家伙,有没有从下面出来?”

    “没有。”卡巴摇了摇头,“在地底中,他察觉 我★们的línghún探索,马上发动了攻击。然而,当我们从下方撤离了,它也并未追击出来,它好像不愿意离开地底,只是不知道为shí么它释放出那么多天地língqì来。”

    “它或许在酝酿▲●着反击……”曹芷岚眉头一动,似乎忽然想起了shí么“圣líng神可以操控天地língqì,凝炼天地língqì成,língqì弹”língqì弹,的威力极大,不过凝炼需要时间,或许,它正在凝炼,lín☆gqì弹,呢……”

    “应该是的。”帝山仰望天空,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石岩心中一凛,也察觉 了天上língqì的不同寻常波动,不由抬头 天,脸□色微微一变。

    白茫茫的雾qì,在天上一簇族聚集,成一tuántuán。

    森冷冰寒的空qì,化为冷冽的寒力,渗透在那些白茫茫的雾qì之中,不多时,一tuánt☆☆uán磨盘大 的雪白圆tuán,如大雪球一般在虚空中凝炼出来。

    在那些雪球之中,不但充盈着极其混乱的天地língqì,还有着冰寒彻骨的寒qì,能量波动极其的紊乱,随时都能★☆uán磨盘大 的雪白圆tuán,如大雪球一般在虚空中凝炼出来。

    在那些uánmópándà dexuěbáiyuántuán,rúdàxuěqiúyībānzàixūkōngzhōngníngliànchūlái。

    zàinàxiēxuěqiúzhīzhōng,búdànchōngyíngzhejíqíhúnluàndetiāndìlíngqì,háiyǒuzhebīnghánchègǔdehánqì,néngliàngbōdòngjíqídewěnluàn,suíshídōunéng爆裂开来。

    大量从雪龙山地底喷涌而出的天地língqì,纷纷聚集在那些巨大的雪球上。

    一眼望去,天上像是多了许多白灿灿的圆月,明晃晃的,光彩照人,却充满了让◇人心惊胆战的能量波动。

    “让山脚下所有人撤离!”石岩忽然沉喝道。

    奕天漠身影一晃,如鬼魅一般轻飘飘飞下去,转瞬不见。

    曹芷岚美眸骤然亮◎起,悄悄注视着奕天漠离开的背影,她心中渐渐有数了,愈加肯定石岩可以使唤动yīn魅族和翼族,暗暗吃惊。

    “来了!”

    帝山暴喝一声,背后羽翼忽然展开,一簇簇交织的黑色电光,密集成网,猛地朝天飞射。

    一tuántuánlíngqì弹,在惊人的寒意之中,从天坠落,携带着无匹的qì势。

    “轰隆隆!轰隆隆!”

    整个雪龙山都开始轰鸣起来,那磨盘一般巨大,明月一般闪亮炫目的língqì弹,从虚空轰然坠落,让雪龙山开始嘶吼起来,山体不断摇曳,仿佛随时可以崩塌。

    一tuántuánl●íngqì弹,有数十个,每一个都充盈着恐怖的能量波动。

    一个língqì弹落下,山脚下一处庄园,在顷刻间土崩瓦解,许多yīn魅族和翼族的族人,尖叫着四处逃逸。

  ■  因为雪龙山温度的不断地降低,许多修为低微的两族族人,早先一步撤离开了。

    如今还留在山脚下的,大多数修为精湛,并不惧怕雪龙山的寒qì。

    因此,在那língqì弹轰然落下时,他们逃逸飞驰的速度也极其快捷,多数并未受伤,很快逃脱了língqì弹覆盖的范围。

    何青曼和潘哲两人,也在逃逸者的行列,两人身为天邪洞天和蓬莱圣地的年轻高手,自然也能分清形势,一见情况不妙,立即以最快地速度远离,避开了那língqì弹的轰射。

    天上数十个língqì弹,最主要的目标,还是石岩、帝山这一块。

    帝山、羽柔眼 着漫天língqì弹轰射下来,终于不得不全力出手,以此来抵御那língqì弹的袭击。

    石岩和曹芷岚站在一旁,被帝山、羽柔等人照顾着,并未受 那些língqì弹的轰击,但从天上那〖鸡〗射的光芒,山上不断传出的爆响,让石岩知道这些由圣líng神凝炼出来的língqì弹,威力极其的凶猛。

    “这圣líng神虽然乃是由人类hún魄炼制而成,但却没有实体,算不得人类了。尤其是,它似乎还将冰骨晶龙的hún魄吞掉了,如今的圣líng神,不知道变成shí么特殊的生命体了,不知道有没有智慧,真是不好办。”

    曹芷岚肩并肩和石岩站着□,面对天上碰撞〖鸡〗射的璀璨光芒, 着那山川一般崩塌下来的língqì弹,不lù丝毫的惧意,依旧嘴角含笑,轻声柔语的对石岩 着有关圣líng神的事。

    血玟戒中的玄○冰寒焰,骤然释放出彻骨的寒意,寒qì溢满石岩全身,让他身体中瞬间充溢了冰寒的qì息。

    石岩浑身一凉,才要将讯息传向血纹戒,立即娄现另外一股冰寒的qì息,悄悄从地底涌出来,从他脚掌心渗透他的身体,开始和他身体内玄冰寒焰的寒qì相互冲击。

    与此同时,一波奇妙无比的精神波动,也在他身〖体〗内散开来。

    仿佛有成千上百的零散hún念,散布在他身体各个角落,却一时间没有重新聚集,还在找寻着聚集的方法。

    “那家伙想要你的身体!”玄冰寒焰急忙从血纹戒传讯,“它要实体!它要靠实体真正获得新生!你的身体,被我的力量淬炼过,身体◎可以承受它的寒qì,它和当年我的念头一样!”

    石岩勃然变色。

    “咔咔!”

    石岩脚下的雪地,骤然爆碎开来,一条直通地底的甬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张开,如血盆大口一般直接将石岩吞没。

    曹芷岚 站在他身旁,想要飞身去救时,却发现那甬道在吞没石岩之后,又快速愈合了,待 她站 上面时,甬道已消失不见。

    “为shí么它非要找你?”

    曹芷岚美眸满是惊异之光,她的武hún隐隐可以察觉 下方圣líng神的意念,“难道 ,在你的身上,有shí么吸▲引它的东西?你的身上, 底还藏着多少神秘?石岩,你等着吧,我会一点点挖出来的。”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