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暴击!

    心念yī动,全身七百二十个x é窍忽然yī紧,汹涌的负面力量,蓦地从x é窍中飞而溢而出。

    暴走yī垂天!

    感受zherò 身骤然流溢出来的狂暴负面力量,石岩浑身肌rò 突然绷紧。yī股蛮横猛烈之极的rò 身力量,在浑身肌纤维的颤动中,骤然喷涌出来。

    yī瞬间。石岩yī身力量暴涨数倍!

    那拉扯zhe他,将他yī路往章鱼怪森森巨口而去的墨黑色触手,突然死命的纠缠向他,章鱼怪的扯动之力,也瞬间暴涨。

    然而,他那不断下沉的身体,却在水底突然停了下来!不论那章鱼怪如何使力,石岩犹如yī块万年不动的磐石yī般,凝滞在水底深处,不论那章鱼怪如何使力,都不能将他身影撼动。

    石岩冷峻的眼眸中,yī道狰狞厉光yī闪而过, 在章鱼怪巨口上方。他慢慢聚集体垩内狂暴之力。却又没急zhe马上动手,只是死死盯zhe章鱼怪的巨口,似在踌躇zhe什么。

    在他头顶数十丈处。艾雅、彩衣两女美眸中忽然闪过惊讶之意。两女愣愣地 zhe石岩,yī时间满腹疑h ò,不知道他下降的身势为什么突然止住了。

    她们都有zhe天位境的修为,yī身力量全部动用起来。也只是堪堪能够和章鱼怪的触手巨力相抚衡。只有涅巢二重天之境的石岩,难道也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艾雅、彩衣呆呆的 zhe在章鱼怪巨口上方yī动不动的石岩。两张jiā nèn明y的脸蛋上”写满了惊容和疑h ò,两女怎么也不相信只是qūqū涅巢二重天境界的石岩。会拥有zhe堪比她们的力量。

    在这两女的惊讶疑h ò不解时。石岩的身 ,突然再次缓缓下沉。

    yī直留意zhe石岩的艾雅、彩衣。yī见他身 又开始了下沉,眼中的惊异之色稍淡,暗暗松了yī口气”觉得刚刚石岩的异状,或许只是那章鱼怪的调整,在它调整完毕过后,yī切又开始恢复原状。

    章鱼怪的确在调整。

    这头妖兽智慧惊人”每yī个触手的感知都异常敏锐,在石岩隐藏的实力爆发的那yī霎。它立即从石岩的身上。感应 了极其凶悍的爆发力。

    这股力量之强”竟超过了艾雅和彩衣两女。如此力量,让章鱼怪意识 不妥。竟将主要的注意力放在了石岩身上。开始将更多异力施加在捆缚石岩的触手上,要先将石岩给绞杀。

    yī股股妖力透过那粗长的墨黑色触手。在快速流动,本来章鱼怪要加注向艾雅、彩衣的部分妖力。被它给暂时调集开来,竟沿zhe那触手,yī路往石岩那yī块涌来。

   ◎ 石岩立即察觉 捆缚全身触手的异动。

    神色不变,心中冷笑不迭,石岩将计 计,不但没有顽强的抗争,反而暂缓yī身力量的爆发,在那触手的拉扯下”缓缓沉向那章鱼怪的森森○巨口。

    在此时候,他不由得冷眼 了 头顶的艾雅和彩衣,  了这两女明显松了yī口气的模样。

    想我死么……

    石岩心中的冷意更甚,暗暗有了计较。

    渐渐地,他离那章鱼怪的森森巨口越来越近了”艾雅、彩衣两女,眼见他即将被章鱼怪吞入腹中。都明显放松了yī些。

    她们身上的美妙禁地,没有yī丝遗漏。全被石岩灼灼目光yī清二楚收入眼底,对石岩来 ,她们身上已没有了任何秘密可言,妙态毕现。

    但对艾雅、彩衣而言,曼妙的身 被yī个陌生男▲人 光,这是断然不能允许的, 算章鱼怪不能将石岩杀掉。她们或许也会心存灭杀石岩的想法,事后将石岩给毁去。

    否则,石岩的存在,将会是她们心中永远解不开的yī个结,或◎许能影响她们未来的心境。影响她们境界的突破。

    眼见石岩即将被灭杀,她们乐得静观其变,暗暗筹谋zhe,在石岩被章鱼怪咀嚼之时。全力出手,趁机从这湖泊底下逃出来。

    这般想zhe。艾雅、彩衣更是留神注意石岩的yī举yī动,两双美眸yī瞬不移的放在石岩身上, zhe他yī点点靠近那章鱼怪的巨口,暗暗期待zhe什么。

    石岩眼神冰冷,嘴角挂zhe狰狞的狠厉之意,没有再去 头上的艾雅和彩衣,全神贯注的盯zhe章鱼怪那越来越近的巨口,甚至能够感觉从 那巨口之中传来的腥臭之意。

    yī狠狠利剑般的獠牙,闪 zhe摄人的寒光,那獠牙中蕴含剧毒,章鱼怪的口中腥臭味扑鼻,必然也是有zhe极为厉害的毒素。

    yī般人yī旦落入章鱼怪口中,怕是立即被毒素给麻痹,然后在浑身sū软之际,被那章鱼怪给趁机咀嚼成碎rò 。

    石岩心中冷笑” zhe那巨口,暗暗戒备zhe,早已准备妥当。

    离那章鱼怪巨口还剩五米左右之时,那章鱼怪大口已张开,森森密布的燎牙,如两排锋刃yī般。中间lù出——条静隙, 等他身 进入n

    yī直全力来和身上触手对抗的石岩,浑身力量骤然为之yī松。

  ○  用力拉扯石岩的那yī狠狠触手,突然发现抵抗力全部消失,在巨大的惯xìng下,石岩的身 如yī道射出的箭矢。瞬间没入那章鱼怪的巨口之中。

    章鱼怪缠绕石岩的触手,在他落入●那腥臭味扑鼻的巨口中,忽然yīyī从石岩身上飞离出来,像是yī条条蟒蛇。从它自己的口中飞逸出来。

    与此同时,章鱼怪马上合上嘴,准备利用口腔中的毒液rò 壁来推挤石岩,准备来将石岩嚼成rò 块。

    章鱼怪巨口yī合拢,艾雅、彩衣脸色yī喜,开始全力出手,尽力来挣脱身上的触手,将各类武技、秘宝yīyī施展开来。

    只见yī道道灿灿光华。在两女曼妙的身上绽放出来,瞬间将yī狠狠缠绕jiā 躯的触手给斩断,但更多的触手迅捷从下方飞来,再次缠绕向两女。

    艾雅、彩衣咬zhe银牙,身上异光闪烁不定,各类武技奥义催动 极致。只见两女雪白动人的酮体身侧,环绕zhe惊人的光束,不断地和那章鱼怪的触手对抗。

    两女已真的尽了宝力。

    石岩人在章鱼怪巨口中,只觉腥臭味刺鼻无比,粘稠的毒液,如水滴yī般,从章鱼怪口腔上安滴落下来,淋向他全身。

    他祭出来的星盾。在那章鱼怪口中星光熠熠,薄如蝉翼。星光在周身闪烁不定,给人yī种神秘莫测之意,仿佛天地至理都蕴藏在那yī个个闪烁的星辰光点之上。

    在湖水中时,章鱼怪的触手yī直缠绕他全身,那yī狠狠粗黑的触手。不但有zhe极为强悍的拉扯了,其中还有yī偻缕妖力渗透进来,不断地影响zhe他的力量运转。

    正是因如此,他和艾雅、彩衣三人,在那触手缠绕了全身之后,都没有能够施展出类似于星盾这类的防御光罩来。

    当他落入章鱼怪口中那yī霎,那缠绕他全身的触手,立即收回,也是在那yī霎,早有准备的他,立即开启了星盾,不等那更多的毒液溢满全身,星盾便将周身护住。

    星盾yī成,石岩人在其中略略放松yī下, zhe在那毒液下“唾嗤。,冒zhe轻烟的星盾。石岩yī脸惊容。

    这章鱼怪口腔上的毒液,竟然如此剧毒,连这星盾的特殊星力,在那yī滴滴落入的毒液下,居然都开始缓缓溶解。
    触手尚未离开他rò 身之前,他身体也不可避免的沾上了yī些粘稠毒液,此时人在星盾之中,他 zhe星盾在毒液下冒zhe轻烟,又 了 沾上毒液处慢慢腐烂的皮rò&□nbsp,石岩眉头不由yī皱。

    身上沾了毒液的皮rò ,也是冒zhe轻烟。章鱼怪的毒液那惊人的腐蚀力,正和他两大武hún抗衡。

    那些毒液将他皮rò 腐蚀了yī个个血口。毒液的腐蚀力被他浑身肌纤维的异力阻挡,根本不能扩散开来,与此同时,他那不死武hún强悍的恢复能力。又在发挥作用。

    只见他身上被毒液沾上的qū域,也“嗤嗤。,冒zhe轻烟,但只是yī会儿,那些毒液便消失不见,竟是被他肌纤维中渗透的异力,给直接排解掉了。

    人在星盾中, zhe头顶恶心的口腔壁滴落的毒液,感受zhe这章鱼怪巨口大力的推挤。眼见yī个个森森锋刃般的獠牙嚼来,石岩嘿嘿冷笑。体垩内异力飞速涌入,在rò 身轻轻颤dǒu中,石岩终于触手。

    拳如山推!

    yī拳轰击在◇章鱼怪的口腔壁上,那厚厚的暗红色rò 壁,骤然被他yī拳打出yī个巨大的血洞出来。

    章鱼怪猛地疯狂咆哮起来!

    剧痛下,章鱼怪腹中yī条条鲜红舌头般的◎异物,突然飞出来。纷纷朝zhe石岩扑杀而来。

    石岩神情不变”在这章鱼怪口中全力触手,没有施展任何武技,只是依靠rò 身强横的爆发力,拳脚并用,在其中大肆活动破坏。

    如山洪暴发般的狂暴能量,从浑身每yī块肌rò 中爆发出来,石岩只觉畅快淋漓。身体中有zhe足以灭杀yī切的力量,在那章鱼怪口中连连出手,在那章鱼怪口中尽情释放zhe身体的狂暴能量。

    艾雅、彩衣全力和纠缠全身的触手抗争。冷不防觉得压力yī松,那些纠缠过来的触手。不知何故,竟突然诡异的扭曲晃动起来,竟没有再次缠绕她们全身。

    两女yī呆,下意识的望向那身下的章鱼怪,惊奇的发现章鱼怪在湖底跳舞yī般连连颤dǒu晃动,浑身触手胡l 的飞舞zhe,那庞大怪异的身 。也走动挪西dg,竟似乎被某种力量给推挤拉扯yī般。

    两女目瞪口呆。

    [    1 6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