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漫天金丝

    围上来的武者共有八名,全部身穿金色劲装,胸口用金色丝线纹着一个金云托浮着的宫殿图案。

    八名武者都非常年轻, 起来只有二三十岁,其中有三名天位境,剩余的也都zài涅槃二、三重天之境。

    这八名武者为首一人一头银色短发,头发根根竖立,显得极有鸡ng神。

    这人一过来,便哈哈大笑,笑声响亮刺耳,他大笑着 向艾雅、彩衣,眼神yin亵之极,表情也是颇为暧昧。

    剩余七名武者,一字排开来,将石岩一行人紧紧 着,态度不善。

    艾雅、彩衣俏脸微变,再也不像以前那般从容,那博格更是面显惊容,似乎有些胆怯。

    劳里、劳伦这两兄弟,脸色难 ,眼神闪烁不定,似乎做好了要逃离的打算。

    这一行八人,整体实力要超过石岩这边,三名天位境的武☆者,一个个眼神鸡ng光外溢,浑身有着一股傲慢无情的气势,不可xiǎ 视。

    石岩一见这八人chū现,略略 了一下艾雅、彩衣的表情,马上意识 这八人应该来自于■☆者,一个个眼神鸡ng光外溢,浑身有着一股傲慢无情的气势,不可xiǎ 视。

    石岩一见这八人chū现,略略 了一下艾雅zhě,yīgègèyǎnshénjīngguāngwàiyì,húnshēnyǒuzheyīgǔàomànwúqíngdeqìshì,búkěxiǎ shì。

    shíyányījiànzhèbārénchūxiàn,luèluè leyīxiààiyǎ、cǎiyīdebiǎoqíng,mǎshàngyìshí zhèbārényīnggāiláizìyú一股非常强大的势力,从艾雅、彩衣的如临大敌,他知道这次怕是要有一场苦战了。

    “宁泽,你想干什么?”艾雅眼睛微微眯起,悄悄聚集力量,冷眼 着为首的那青年,道:“我们战盟和你们天宫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你现zài围住我们,是否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哈哈哈。”为首青年大笑,显然没有把艾雅的威胁放zài心上,“要是zài神州大地,我们碰上了,我宁泽自然不会为难你们。可这里是暗磁雾瘴,我们会chū现zài这儿,本来 是要面对各种挑战,你们战盟来暗磁雾瘴,要是力量足够强势,想来也不会对我们客气。”

    艾雅听他这么一 ,神情忽然冷了下来,道:“你是想要对我们下手了?”

    “这倒也不未必。”宁泽笑了笑,暗暗对身旁的两名天位境武者打了个眼色,忽然露chū讨好的笑容,“艾雅,你是战盟白帝城城主之女,我宁泽zài天宫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只要你答应下嫁于我,我可以放你一码,并且愿意和你联手zài暗磁雾瘴中活动,如何?”

    “做梦”艾雅撇嘴冷笑,神情颇为不屑。

    “你这是bī我用强么?”宁泽脸上的笑容突然收敛,眼神渐渐yīn冷下来,“你艾雅zài白帝城虽然高贵,但zài这暗磁雾瘴中,却由不得你。嘿嘿,你若是不心甘情愿,那我为了达成目的,也只有得罪了。”

    这般 着,宁泽忽然低喝一声,冷笑道:“留下两个女的,男的给我全杀了”

    八名来自于天宫的武者,闻言沉喝一声,突然一起chū手。

    zài那宁泽身旁的两个天位境武者,分散开来,分别pū向了艾雅和彩衣,剩余几名涅槃境的武者,也忽然分开,朝着石岩、博格、劳里、劳伦四人杀来。

    来自于天宫的这些武者,统一身着金色劲装,境界不凡,标配幻空戒,很是财大气粗。

    一名涅槃三重天境的武者,面容消瘦,zàipū向石岩的时候,两只手突然胀大开来,变成了金灿灿的颜色。

    zài一瞬间,他那两只手突然释放chū灿灿金光,有着一股凌厉之极的气势。

    一丝丝鸡ng炼的鸡ng元zài他两手之间酝酿,他两只手胀的越来越大,像是浮肿了一般,极其诡异。

    两手张开,手中纹路飞逸chū一根根细长的丝线,那些金色丝线和他手掌连接,似乎极为的锋利,并且灵巧无比,抖动着,如钢针一般,直朝着石岩刺来。

    “嗡嗡嗡”

    刺耳的啸声中,那一根根金色细线跳跃不定,像是一道道金色闪电,越来越长,越来越密集,竟将石岩身前一块区域全部覆盖了。

    石岩神情不变,皱着眉头忽然化为一束星光,依循星辰轨迹,瞬移 了一旁。

    那一道道金色闪电覆盖下来,石岩原先所zài的区域,一块块岩石像是被切豆腐似的,被那金色丝线分成了无数块。

    “金蚕丝”

    耳旁传来一声冷冽的笑声,只见那一根根丝线,如电芒一般再次跳跃起来,又往石岩刺来。

    这些来自于天宫的武者,似乎都非常擅长这种奇异的武技,每一个人手心都有这种金色闪电般的金色丝线飞逸chū来,这些金色丝线蕴藏着金之锐气,锋利之极,像是可以切割一切。

    留神 了一下,石岩发现不论是博格还是劳里、亦或者艾雅和彩衣,都极为忌惮那些金色丝线,不敢让那些金色丝线临近身体。

    一见那些金色丝线袭来,立即躲避开来,生恐被那些金色丝线刺破了身体。

    宁泽站zài那儿一动不动,压根没有去 石岩,他那yin亵的目光,只是落zài艾雅和彩衣的身上,像是等待艾雅和彩衣被擒,一会儿拿这两女来享乐一番。

    石岩并不知道天宫和战盟的来历,但听宁泽和艾雅的jiā 谈,便知道这两股势力,应该是属于神州大地,当是神州大地上两股非常强大的武者力量。

    只 这艾雅和宁泽年纪轻轻, 能够拥有天位境的修为,石岩 可以想象这两股势力有多么强横了。

    一根根金色丝线zài头顶如闪电跳跃不定,灵巧之极,并且发chū刺耳的啸声,摄人心魄。

    那追击石岩的武者,一见一击不中,也不着急,只是继续催动力量。

    只见从他手心飞逸chū☆来的金色丝线,变得越来越长,气势越来越凌厉,始终追着石岩不放。

    zài那些金色丝线中,有着一丝丝非常微弱的灵魂气息,这些来自于天宫的武者,似乎将神识意念依附zài了丝线上,使得这■láidejīnsèsīxiàn,biàndéyuèláiyuèzhǎng,qìshìyuèláiyuèlínglì,shǐzhōngzhuīzheshíyánbúfàng。

    zàinàxiējīnsèsīxiànzhōng,yǒuzheyīsīsīfēichángwēiruòdelínghúnqìxī,zhèxiēláizìyútiāngōngdewǔzhě,sìhūjiāngshénshíyìniànyīfùzàilesīxiànshàng,shǐdézhè些丝线可以锁定目标,不论石岩如何躲避,这些丝线总能再次找上他。

    他们的手掌胀大,féi肿起来,金光炫目,不断释放chū凌厉之极的金之锐气。

    渐渐地,从这些武者手掌释放的金丝,已充斥了这一块天空,像是无数道金色闪电zài天上游走,显得极为骇人。

    “嗷”

    博格突然发chū凄厉的惨叫,他躲避间,一个不慎,被一根金色丝线划过xiǎ 腿,旋即一截xiǎ 腿 被金色丝线给斩断了,鲜血如泉涌。

    博格惨叫不已,恐惧的望向彩衣,想要获取彩衣的帮助。

    彩衣雪臂上的圆环全部飞chū来,浑身彩带飞飞,那些圆环相互撞击,发chū清脆悦耳的声响,绽chū无数炫目的光束,形成了一圈圈华光,将她那曼妙的娇躯全部掩住,用来防止那些金丝伤害。

    一个天□位境的武者,两手肿胀极大,像是灌注了金色汁水,有黏糊的金色液体zài手上慢慢流溢chū来。

    一根根金色丝线, 从他那肿胀的两手之间飞逸chū来,像是细xiǎ 无比□的灵蛇,跳跃的很是欢快,渐渐将她周遭的空间给封锁。

    彩衣曼妙的身姿舞动间,身上缭绕的光圈和金色丝线碰撞zài一起,发chū炫目的光点,四处飞溅。

    彩衣虽然修为鸡ng湛,但zài那众多金丝的捣l 下,也不能 hō chū手来,眼 着博格渐渐不支,却伸不chū手来救援。

    “金蚕裂”

     控着金丝的那一名对付博格的武者,忽然冷笑起来,那胀大的两只手,突然间再次飞chū数十根金丝,密密麻麻的罩向了博格,瞬间将博格的身躯彻底覆盖。

    灿灿金光闪过,那博格的身 zài石岩的注视之下,忽然化为一块块平整的碎rò 。

    涅槃三重天之境的博格,zài那金色丝线的覆盖下,竟被分尸成无数块,逃都没逃掉。

    石岩眼尖,zài博格临死之前,发现zài他后心冒chū一根金丝。

    一个本来对付劳里的天宫武者,突然分成部分鸡ng力,悄悄将 控的金丝动用了,用来缠绕向博格,令那金丝穿透了博格的后心,使得博格不能聚集力量。

    金蚕丝秘术,乃是天宫武者独有的武技,这秘术若要修炼成功,需要将神州大地一处秘地的万年噬金蚕吐chū来的蚕丝炼入体内。

    每一个修炼这种秘术的武者,都拥有金系武魂,用武魂和鸡ng元来温养那些金蚕丝,将自己鸡ng血、神念、鸡ng元一一融入金蚕丝内。

    苦修多年,那些炼入体内的金蚕丝,不但有着万年噬金蚕的特xìng,锋利无比,还可以和武者心神相通,随心所yù的掌控。

    天宫的武者,修炼这金蚕丝秘术期间,极其的危险,一个不慎, 可以被那金蚕丝将rò 身给分裂了。

    每一个能够修炼成这秘术的天宫武者,都是残忍冷酷的人物,根本不将自己的xìng命放zài心上。

    金蚕丝一成,他们运用这秘术, 会变得极为难缠,一旦施展了这秘术,要是没有强大的防御手段,必然会被这金蚕丝给分裂rò 身。

    博格虽然有着涅槃三重天之境的修为,可本身没有太多的防御手段,又被那金蚕丝斩断一只脚,后又被金蚕丝贯穿了后心,自然难逃一截。

    他一死,鸡ng气溃散,纷纷流向石岩。

    本来躲避的石岩,见他死了,惊骇之际,也主动靠向那一块,悄悄来吸收博格死后的鸡ng气。

    感受着博格鸡ng气的涌入,冷静的 着天上飞旋的金丝,石岩忽然咧嘴无声冷笑起来,心中有了恶毒的计策。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