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战斗明悟

    众多武者 向宁泽,都暗暗摇头叹息,似乎知道宁泽要悲剧了。

    “可怜啊,明明有着天位一重天之境的修为,却败在我这个涅磐境的rén手中。哎,据 你还是天宫宁家的难得一见的修武材料?这种程度的打击,你都承受不住,你是怎么突破 天位境的?呵呵,嗑y的吧?是用大量的灵y铺路,才走狗屎运的迈入这个境界吧?”,xiǎ  狠毒啊!

    xiǎ 湖〖中〗央,一个今天位三重天境的武者, 着石岩一步步bī近,不急着下杀手,反而继续催促宁泽,一个个表情怪异,暗暗警惕起来。

    在石岩的嘲笑讥讽下,宁泽脸色愈加苍白,眼神首次慌l 起来,这时候他连一点自信都没了,只想着怎么逃离这儿。

    完了……

    周围的武者,见 宁泽眼神的变化,同时心中一叹,知道他必死无疑。

    一个武者连继续战斗都不敢,只想逃生,这意味着锐气尽失,越是这样,越是不能逃离出去。

    果然。

    石岩旋即  伸出生死印。◆

    生印和死印在xū空重叠,蕴藏生死至lǐ的意境,猛地覆盖向宁泽,将宁泽的去路都给封死。

    连逃生之路都给封死了,宁泽心生绝望,求生的意志都被死亡意境影响,生出■一种我怕是要死的心态。

    他的确死了……

    生死印覆盖下来,宁泽勉强凝炼出来的防御力量,根本不堪一击”压根挡不住生死印的狂暴冲击。

    “角!”

    生死印没入宁泽〖体〗内”他rò 身传来山崩的爆响,全身骨骼爆碎开来,爆开来的骨骼”将他rò 身冲刺的支离破碎。

    缓缓走向宁泽身旁,感受着◎他一身鸡ng气的流逝,石岩咧嘴残忍的笑了笑,知道这家伙死的冤枉,也为自己的这番举动暗暗得意。

    有着天位之境的宁泽,如果不是心生惧意,没了自信心”石岩想要杀他,必须从暴走一重天迈入●二重天,更多的催动负面力量来。

    可因为宁泽自身的原因,他锐气尽失,不能将一身力量发挥出来,让石岩有机可乘,才在暴走一重天的状况下,将这天位之境的宁泽给轻而易举的击杀。
    这一战,让石岩真正意识 气势对于武者的用途,通过这场和宁泽的战斗,他对于意境的认识,对于jiā 战中鸡ng气神的斗争”有了极为深刻的认识。

    也是经过这◎★r>    这一战,让石岩真正意识 气势对于武者的用途,通过这场和宁泽的战斗,他对于意境的认识,对于jiā 战中鸡ng气神的斗争”有了极r>    zhèyīzhàn,ràngshíyánzhēnzhèngyìshí qìshìduìyúwǔzhědeyòngtú,tōngguòzhèchǎnghéníngzédezhàndòu,tāduìyúyìjìngderènshí,duìyújiā zhànzhōngjīngqìshéndedòuzhēng”yǒulejíwéishēnkèderènshí。

    yěshìjīngguòzhè一战,他才知道为什么很难有rén可以挑战强上一个等级的对手,双方境界差距太远了,弱的一方,本来 会有种不如对方的感觉,有这种心态在”弱的一方更加难以将力量全部发挥出来。

    而境界高的rén,天生有着更强的自信,这种自信会让他们的力量发挥 巅峰”此消彼长,强者更强”弱者更弱,那战斗自然不会有什么意外。

    弱者想要挑战强者,首先要过得了自己的心lǐ那一关!只有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有着必胜的心态!才能够不受对方气势的影响,进而将全部的力量娄挥出来!

    有这种心态和强大的意志在,武者甚至可以超水平的发挥,拥有将强过自己的对手干掉的可能xìng。

    本来普通的一战,却让石岩受益匪浅,第一次清晰的认识 武者之间的jiā 战,不单单只是斗力,还要斗智斗勇,有时候气势上的不惧,甚至可以弥补一些力量上不不足飞有了这个认识,石岩再 那xiǎ 湖中的那些天位三重天境的武者,眼神也忽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先前那些家伙警告他的时候,他暗暗xiǎ 心,生出一种不要鸡怒那些rén的念头,因心有顾虑,所以他气势也弱了一分,好像比对方矮上一头。

    可经过和宁泽的一战,他在武者战斗的认识上,进入了全新的境界,整个rén霍然开朗,似乎 连智慧都上升了一筹。

    本来 坚韧的神经,通过这次明悟,让石岩甚至对自己生出一种天下唯我的狂妄自信来。

    这一刻, 算是神境强者前来,他也不会心生畏惧,不会因为对方的强悍,而气势变弱,不会连反抗的念头都生不出来。

    xiǎ 湖中的那些武者,都在悄悄注视这他,自然 出了他眼神的变化,此时石岩的眼神之中,再没有一分的惧意,反而有着一种狂妄的挑衅味道在里面。

    那些武者纷纷皱了皱眉头,对于只有涅媻境的石岩评价更高了一分,知道真要是战斗起来,石岩断然不会因为他们的境界高深,而心生恐惧。

    “宁泽死了,你们如果好好给我留在外面,我不会管你们。”石岩转过身来,冲那赤霄的方位吆喝了一声,旋即不慌不忙走向左诗,道:“和我进去吧。”左诗是唯一不曾参战的rén。

    只有地位境的她,知道帮不上,又怕成为累赘,所以悄悄躲藏在rén群之中,不让宁泽和那些天宫的武者注意 她。

    她的举动无疑是非常正确的,正是因为她的聪明,赤霄和石岩、艾雅等rén,才可以毫无顾忌地的出手,不用担心天空武者挟持她,来让石岩、赤霄 范。

    在rén群中,左诗没有去 她师傅赤霄和她爷爷左xū的战斗,而是盯着石岩, 着石岩从容不迫的将宁泽干掉。

    围观的武者众多,但左诗却通过这一场战斗,也明白了点气势和心志的作用,从这一战受益匪浅。

    听 石岩的轻呼,左诗抿嘴轻轻笑了笑,充满灵气的眸 ,流lù出惊rén的神采来,“你这家伙,真是坏透了,嘴也刻毒,要不是这样,那rén不会那么快被你杀掉的。”

    石岩咧嘴笑了笑,道:“只怪那家伙没有经历太多的残酷磨难,连这种言辞的打击都受不了”活该他死。”,讲话的时候”石岩已往那xiǎ 湖的方位行去,此时磁殛域场又开始缓缓移动,从那xiǎ 湖处慢慢退了出来”并且移动 一旁,为石岩lù出一条通道来。

    xiǎ 湖旁边,围观苒武者有许多,可 着那通道的显lù,却没有一rén胆敢抢先进入,只能眼巴巴的 着石岩带着左诗进入,还主动避让开来”生怕会无意中lù出什么让石岩误会的举动来。

    石岩带着左诗,旁若无rén的进入xiǎ 湖中,随手取出几块妖晶递给她,微笑道:“你别管那么多,用这几块妖晶恢复一下吧。”,他早 出左诗三rén鸡ng元没有恢复,三rén从石堡中冲过来的时候,身上的力量都不是巅峰状态。

    当时三块妖晶在磁殛域场中出现以后,左xū和赤霄同时眼红了,很想将那三块妖晶收取,这 明他们在暗磁雾瘴的经历应该很艰难,手上根本没有存 什么妖晶,要不然他们在古城那么久”不会没有将鸡ng元恢复 巅峰。

    果然,左诗拿 那几块妖晶时,眼睛猛地亮了起来,忽然惊叫起来:“这么多妖晶啊!”

    石岩笑着摇了摇头,知道他的猜测没错,“你好好恢复吧”一会儿等你爷爷和赤霄前辈也进来了,你将妖晶给他们,让他们也恢复 全盛时期。”

    “谢谢你呀”算你讲义气,没有忘记老朋友。”左诗嗔怪的白了他一眼……卜脸却洋溢着美丽的笑容,“………… 那么从商盟走了,几年都没有一个口讯,还当你将我★们都忘记了呢。哼,石爷爷还老走向我们打听,问有没有你的消息呢,真是好,我本来当你真的无情无义呢,好了,现在原谅你了。”

    左诗似乎对他很有些怨念,趁此时机,一股脑的倾诉出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