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象力


  来人竟然是悬空山祖师,象天的一wèi儿子

  杨奇心神一动,看着这个高大魁梧的壮汉青年,就能够感觉到对方的体内,的确是有一丝远古巨象的气味,纯正的血脉,十分浓重,在那血脉深处,是来自于亘古宇宙初开,最为浑厚的一种力量

  高等的能量

  而且,这wèi象力,是高阶大圣,修为以至还在红莲使者,帝师道zhī上

  “象力,nǐ来到这里挑衅干什么?”

  燕无病这个病老人,站立在了杨奇的面前,佝偻的身躯,却把杨奇都挡住,他咳嗽了两声:“莫非以为nǐ是悬空山祖师象天的儿子,就要凶神恶煞的挑衅圣母?”

  “燕无病,nǐ主动站出来了,很好”

  象力也上前一步,背负双手,身躯笔直,居高临下看着杨奇:“我问nǐ,帝师道的本命元灯在刚刚突然爆炸了,已经陨落,他的父亲大怒,已经向祖师哭诉去了,祖师派我来询问,是bú是nǐ杀的?”

  “nǐbú承认也bú要紧,祖师早就推算出来了,是nǐ燕无病下的手”

  象力的身后,一尊高手站立了出来,目光阴冷:“燕无病,nǐ好大的胆子,帝师道是什么人?高阶大圣,在我们悬空山zhī中,也是排的上号的存在,nǐ说杀就杀了,难道就bú怕祖师震怒,给nǐ惩罚?”

  “我老了,病得就剩下一把干柴死也无所谓,bú过圣母交代我的事情,我一定要完成,当年圣母把我从封印zhī中解脱出来,老朽承受了她的大恩,一定要维护她身边人的周全,那帝师道和红莲使者勾结,要谋害我家少爷,老朽自然要出手杀了他,bú但如此,如果他父亲帝阙bú满意,能够随便来找老朽报仇,在那悬空山的斗王峡谷,老朽随时恭候生死决斗”

  燕无病身躯依旧佝偻,但是语气却非常强硬,如利剑插天直上,割破虚伪

  “燕无病,nǐ说话如此张狂,别忘记了nǐ没有晋升天wèi境nǐ还是大圣,最多是算一个圣人而已,在上古练气士中,是仙bú是人”象力道:“既然nǐ亲口承认杀死了帝师道,就准备承受悬空山的惩罚

  “老朽能够接受惩罚,bú过需要圣母同意,其余的人想要惩罚老朽,那老朽也bú介意斩草除根,杀得一个是一个”

  燕无病道:■“象力,nǐ现在还有什么事么?没有什么事,老朽就带我家少爷走了”

  “慢着”

  象力再次看向了杨奇,登时zhī间,一股无形的压力弥漫开来,巨大的神力,似乎是天穹被打开了一个缺口,各种能□★量汇聚成海洋

  他睥睨天下,对着杨奇道:“nǐ是圣母的儿子,众所周知,其实这是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了bú过也太废物了一些,圣母竟然生出nǐ这样一个儿子来?连大圣都bú是,我一个手指头都能够捏死n○ǐ,实话告诉nǐ,我们悬空山的人,就是从战斗zhī中磨练自己,这样养在温室zhī中的小鸟,就是一个软蛋,nǐbú要躲藏在燕无病的后面,出来”

  “少爷,bú要听他激将”燕无病道,“有老朽来,没有人能够伤害得到nǐ”

  “象力,nǐ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杨奇摆摆手,从燕无病的背后走了出来

  “一句话,nǐ是圣母的儿子,我是祖师的儿子,咱们在地wèi上是平等的存在,无论是祖师,还是圣母的儿子,都应该是血与火zhī中出来的战士我也bú欺负nǐ,我就出一个手指头,如果nǐ能够接得下来,我就燕无病杀死帝师道的事情一笔勾销如何?bú然燕无病这次有很大的麻烦,圣母也护bú住他”

  象力眼神zhī中闪烁过一丝狰狞

  “少爷,别听他的,老朽倒要看看,谁敢找我的麻烦?”燕无病慢慢的道

  “一个手指头?”杨奇猛的一步踏出,身上的战袍猛烈作响,刹那zhī间,他的气势冲天而起,等于是变幻了一个人

  砰砰砰砰砰…….

  以他自身为中心,空间开始爆炸,天上登时漆黑,密密层层的星辰图案显现了出来,庞大的星力降落下来,翻天覆地

  “nǐ说一个手指头就捏死我,说出这话来,那就拿命来填”

  轰隆

  杨奇的手上,冥神zhī矛显现了出来,诸神净土徐徐张开,圣光如潮,歌声嘹亮,如泣如笑,一个又一个的地狱来到了人间

  他的★修为,一日千里,每一天都是一个的境地

  冥神zhī矛,闪电刺出,撕裂长空,变化万千,元气混茫野撕裂

  他竟然对象力抢先出手,一矛直指对方的咽喉

  “什么?”

  象力在刹★那zhī间,瞳孔舒展,他没有想到,杨奇一个小小的传奇,竟然悍然对他这尊高阶大圣出手

  “放纵”

  他伸出来了一根手指,那手指粗大如普通人的手臂,上面闪烁出来了金色的光芒,一股股巨象的呐喊,从那手指上显现了出来

  乾坤一指

  正击冥神zhī矛的矛尖

  这一指,涵盖了天地宇宙,所有的元气在一指导出来的刹那,都被吸得滴涓bú存

  黑洞,强烈的黑洞,出现在了象力的指尖

  “那伟大的,属于诸神,那永恒的,bú再拥有”杨奇神情肃穆,他身躯开始膨胀,脚踏九天十地,大的巨象嘶鸣,反而从他的身躯上分发了出来,神象的气味,开始迸发

  他的背后,一尊象头人身,高大的影子出现了,那影子长长鼻子,当空一甩

  哧啦

  整个鲸zhī大陆,都在颤抖

  天空上,无数的日月星辰在摇晃,人人的真气都在摇晃,似乎要被这一甩一吸,连灵魂都吸走

  冥神zhī矛和象力的手指,毫无花巧的对撞在一起象力全身一震,要催动力量进行攻杀,但是就在接触的一刹那,他突然发觉,自己心灵天性的深处,对于杨奇有一种恐惧,那真气都bú听自己的指挥,源源bú断流淌进入了杨奇的身躯,反而成为对方的真气

  这就好像,一个失散多年的孩子,找到了自己的母亲

  他是远古巨象的血脉,面对杨奇的神象镇狱劲,在内心深处自然有一种真气回归母体的感觉,从某个方面,杨奇对于远古巨象一脉的克制,以至越了神象镇狱劲对于地狱魔神的克制

  “该死”

  象力手指猛的回收,一拳打出

  那拳头上面闪耀出来了神芒,打得一大片空间当场崩溃,随后他猛的退○后,大手一抓,那几个大圣抬起来的巨斧被他抓在了手中,轰然劈下

  那大斧开天辟地,一斩而下,上面强大的仙意沟通了高的wèi面,能量如海,一座座的传送阵就被撕裂了,余波把大地都震得隆起,形成了许多◎○后,大手一抓,那几个大圣抬起来的巨斧被他抓在了手中,轰然劈下

  那大斧开天辟地,一斩而下,上面强大的仙意沟通了高的wèi面,能hòu,dàshǒuyīzhuā,nàjǐgèdàshèngtáiqǐláidejùfǔbèitāzhuāzàileshǒuzhōng,hōngránpīxià

  nàdàfǔkāitiānpìdì,yīzhǎnérxià,shàngmiànqiángdàdexiānyìgōutōnglegāodewèimiàn,néngliàngrúhǎi,yīzuòzuòdechuánsòngzhènjiùbèisīlièle,yúbōbǎdàdìdōuzhèndélóngqǐ,xíngchénglexǔduō●山川河流

  “那bú朽的,终将凋谢,那真理的,也被推翻,唯有诸神,永存内心”杨奇长矛连连颤抖,在长矛zhī上,激发出来了道道仙痕,他竟然开始强行运用诸神净土zhī中的仙痕,刚刚从象力的身躯上,▲借来了一丝真气,这真气威猛,移花接木,竟然能够催动仙痕

  长矛如林,和大斧撞击在一起,杨奇一个虎跃,脚步连续在空中践踏,真气消失了

  一尊在象力背后的大圣,凭空被杨奇打爆

  杨奇在腥风血雨zhī中,冲天而起,再度一抓,大手展现出来了一把抓死荒无极的严肃,虽然没有能够把“上帝zhī手”完全凝练成功,但是这一抓zhī间,空间再次成为了晶体,一尊大圣躲闪bú及,被无限浓缩,化为了★七寸小人,然后砰的一声爆炸,血染晶体

  “死了两个”

  “又一尊大圣被击杀了”

  “这真的是人?是传奇么?圣母的儿子,在传奇境地,竟然能够抵挡住象力,而且还击杀象力身边的大圣”◇

  “天啊,我bú是做梦”……..

  无数高手看见这一幕,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zhī中弹射出来

  “法天象地”象力这个时候,简直暴怒,本来一个手指头就能够捏死杨奇,但是现在bú但没有成功,反而对方连杀自己麾下的大圣

  这简直是耻辱,传出去,他没有办法在悬空山立足

  他的身躯一下再次拔高,整个空间都被冻结住,那大斧带着玄奥的轨迹,劈向了杨奇

  “哎”

  就在这时,一声叹息响彻起来,一根手指按在了那大斧zhī上,病老人燕无病接住了大斧的锋芒

  所有元气戛然而止,空气平静下来,白气四面迷茫,那毁坏的传送阵在修复,地面裂痕也消失了

  “象力,nǐ真是没有用,我家少爷都和nǐ交手了几个回合,nǐbú但无法击败他,反而让他把nǐ身边的随从都斩杀了”

  燕无病道

  “燕无病,nǐ敢阻挡我”

  象力勃然大怒,慢慢降落下来,脸色血红,怒极反笑:“这么说,nǐ是想挑起圣母和祖师zhī间的战争?”

  “今天的事情,都看得清清楚楚,nǐ说我家少爷能够接下来nǐ一指,就一笔勾销,现在bú但接下来了,还大战了几个回合,nǐ到达现在,连象天祖师的杀手锏,法天象地都要施展出来,bú惜损耗寿命要杀我家少爷,莫非是要把说的话吃下去?”

  燕无病依旧是有气无力的道

  但是人人都感觉到他干枯的手指控制,竟然能够抵挡仙器的锋芒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哈哈哈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