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鞋里藏刀!

■  第九十一章、鞋里藏刀!

  嘎嘎嘎嘎

  那只活鸡终于脱离了人的束缚和被拔毛致死的残酷命运,扯着嗓 发出jiě脱的却又无比刺耳的声音。

  它拼命◆的扑腾着翅膀,但是翅膀上的羽毛已经被道士拔光,只有两只光秃秃的肉片在煽动,原本优美的姿势现在 起来丑陋之极。

  它的利爪前伸,想要让所有企图伤害它的人类fù出代价而它的前面只有唐重。

  唐重没想 游个道观还能遇 杀手, xiàng这道士是在这山上守护多年 等着他们俩上来似的。

  他的心脏猛地一紧,又瞬间平缓下来。

  每临大事有静气!

  这是大当家的经常让他练习的几个字,他 紧张和愤怒会影响你的判断能力和行动能力,使你失去最宝贵的时间和机会。

  唐重的身体动了。

  他主动向着那只丑陋的鸡扑了过去。

  然后右手握拳,一拳轰出。

  哐

  拳头穿过那只鸡前伸的两只利爪,狠狠地打在它的腹部。
   xiàng是被用大锤砸破的西瓜,又xiàng是被人一脚踩烂的草莓。那只鸡的身体突然间膨胀,然后爆裂开来

  鲜红的血水、五脏六腑连带着鸡肠和肠 里面的屎■状物体脱离而出,四散溅开,那只被唐重一拳打爆身体的死鸡仿佛一块块头大份量重的武器,以更加迅猛的速度飞向了道士的面门。

  道士扑向秋意寒的身体被挡,一拳把那只死鸡砸飞。

  也仅仅是这瞬间的耽搁,站在原地被吓傻了的秋意浓已经被唐重一把抓住手臂拖 了自己的身后。

  “快跑。”唐重大声喊道。声音震耳欲聋,现在不是讲究绅士风度的场合。

  “啊”秋意浓终于反应过来,尖叫一声,转身朝着道观大门跑过去。

  “你们都跑不了。”道士冷笑。他快速退回 刚才杀鸡的地方,脚尖一挑,那只被他丢弃在地上的匕首 朝着秋意浓的后背扎了过去。

  “该死。”唐重的身体飞扑,把刚刚跑出两步的秋意浓一把扑倒在地。

  嚓

  锋利的匕首扎在腐朽的木门门板上,发出锐物刺透木材的响声。木门嗖嗖抖动,落下一片多年老灰。

  两人的身体在地上翻滚,唐重的双手紧紧的护着秋意浓的脑袋和面部,担心她皮薄肉嫩会受 什么伤害。

  等 他们好不容易稳住身体,那个道士已经走 了 门入口,拔下了扎在门板上的匕首放在手上把玩着,一脸怪笑的 着唐重。

  “ 伙 不赖。”道士称赞着 道。

  “秋意寒,你怎么样?”唐重从秋意寒的身体上面爬起来,着急的问道。

  秋意寒眼眶湿润,满脸泪水,只是拼命的摇头,连话都 不出来了这个养在温室里的 公主真是被吓坏了。

  不过,唐重也能够理jiě。

  不只是她, 是其它的学生或者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他们在旅游时突然间遇 这样的杀人事件,又能够做出怎样的反应?
<▲br>  很多女人不 心走进杀人现场时都吓得双腿发软难以走路,更何况现在这种自己直接是杀人猎命目标的危险境况每一秒钟都有可能丢掉性命啊。

  唐重想把秋意寒从地上拉起来,可是秋意▲寒的身体 xiàng是泡过的方便面似的,无论他如何努力,她都处于一种瘫软的无意识状态。

  唐重一巴掌抽在秋意寒的脸上,表情狰狞,对着她嘶声吼道:“秋意寒,你要是想活着,&nbs■p一定要站起来。”

  如果她不站起来的话, 算唐重给她创造了机会,她也没办法逃跑。

  滚着跑?

  当然,她要是当真能做 ,唐重也不会挑刺◆她离开时的姿势不雅。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活命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经过刚才短暂的交手,唐重已经知道这个恶道士的实力不凡,速度快的惊人不 ,那脚踢飞刀的绝技也让人头皮发麻。

  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唐重还有心思和他周旋或者直接逃跑。但是现在,他不能丢下秋意寒。

  唐重不知道恶道士的目标人物是自己还是秋意寒,他突然袭击 底有着怎样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是,他清楚的知道,无论恶道士是攻击自己还是攻击秋意寒,都会让他手忙脚乱。

  无论如何,他都得为保护秋意寒分心。

  这是高手间战斗最忌讳的事■情。

  所以,制造机会让秋意寒逃跑,自己留下来和恶道士决一死战或者他死自己站前提都是让秋意寒先离开。

  不知道是唐重的声音太大还是这一巴掌的力道太大,秋意寒被抽了一记耳●光后,身体反射性的从地上坐了起来,但是意识模样,满脸泪水一脸呆滞的 着唐重。

  “你外婆的。”唐重在心里骂道。老太太啊,你把自己的孩 宠坏了啊。

  “不用白费力气了。”恶道士手里的刀 一刀又一刀的砍在门框上,每一刀都砍出一条深深的口 出来,木屑纷飞。“她跑不了。你更跑不了。”

  唐重也顾不上唤醒秋意寒了,而是站起身体 着恶道士, 道:“我更跑不了? 来你的目标是我了。我还真想不明白,我的 命有这么值钱会让你们出去这样的高手来对fù我?”

  他这才 清楚恶道士的容貌。很普通的一张国字脸,整个脑袋没有任何一个部位能够让人稍微的觉得惊喜或者怪异。

  唯一让人记忆深刻的是,他笑起来的时候脸皮几乎没有什么牵动。 xiàng是他的脸上蒙了一层假皮戴了一层面具。

  他身上穿的那件灰色道袍稍微有些宽大,脏兮兮的,上面还沾染着鸡血鸡屎以及黑黄相间的鸡内脏。邋遢恶心,让人不忍多 。

  “这重要吗?”恶道士一脸阴沉的笑着。“不都是要死吗?”

  “重要。”唐重 道。“ 算死,也要死个明白才行。再 ,我也担心你找错人了。我们只是学生,一个学生能和你们有什么生死大仇?”

  “听你这么 ,我 更不能告诉你了。”恶道士 道。“我喜欢让人死的不明不白。杀人的乐趣不 在于复杂吗?”

  唐重 明白了,这家伙根本 是个变态。

  他杀一只鸡都能想 扼喉拔毛的办法,杀人的话想必手段更加丰富吧?

  唐重也知道,这个家伙一定是假扮道士引自己和秋意寒接近,从而方便他动手。因为,他不认为这样的人会在‘天一观’这种地方做道士

  门口打旽晒太阳的老道士 来是被他用药物所迷倒,不然的话,不会久睡不醒。

  “可是, 没有其它人爬 山顶吗?”唐重在心里想道。

  他对这样的结果即是期待,又是担心。

  如果有其它人爬上来的话,希望他们能够帮忙把秋意寒带出去。可是,让他担心的是,如果爬上来的是几个不济事的家伙,恐怕他又得分心去拯救他们了。

  做超人的感觉真是相当糟糕。

  “如果你是针对我来的。 放她走。”唐重 着恶道士 道。

  “不行。”恶道士转过身去,想要把道观的后门给关起来。

  他原来以为自己三两下 能够jiě决问题,唐重的强悍让他不得多费一下功夫。

  机会来了。

  唐重的身体突然启动,弯腰矮身向前冲刺,准备一拳打爆他的后心 xiàng刚才他一拳打爆那只鸡的身体一样。

  恶道士xiàng是没有任何察觉似的,仍然身体前伸,双手拉着▲左右两扇门板往后靠去。他的整个后背空门大露,没有任何防范。

  唐重的脚尖着地,稍一点地 再次弹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绝对没办法想象一个学生能够跑出这样惊人的速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