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送你大败三场!

  第143章、送你大败三场!

  焦南xīn在口头上没占 便宜,冷笑着 道:“ 你一会儿还笑不笑的出来。(     &n★bsp  ·         C )”

  “我尽力笑吧。”唐重笑着 道。

  焦育◎恒  两人在 声嘀咕,却不知道他们在 些什么。见 孙女脸色大变,赶紧打着圆场 道:“下棋下棋。我还等着 呢。”

  焦南xīn执白 ,唐重执黑 。

  按照规矩,黑 先行。

  于是,唐重落下第一 。

  焦南xīn一上来 采取了贴身肉搏的方式,显然,她急着 唐重‘片甲不留不穿衣服’。

  唐重面露怯态,假装被焦南xīn攻的节节败退,只能被迫防守,毫无进取之势。

  焦南xīn上当,攻势更急,落 更快。还在不断的催促还握着棋 苦苦思索犹豫不绝的唐重快快下棋。

  前半局,是焦南xīn压着唐重追打。

  棋至中段,唐重布局完毕,在龙眼处落下一 后,他那 起来杂乱无章的黑 突然间 活了起来。

  画龙点睛!

  于是,风水轮流转,轮 焦南xīn的棋 被唐重围剿屠杀。很快的,第一局 宣告结束。

  焦南xīn败,唐重胜。

  焦南xīn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棋盘,双手握拳,薄薄的嘴唇里狠狠地蹦出两个字:“再来。”

  “幸好你在前面疏忽大意,不然我的大龙都做不起来。”唐重笑着 道。“这次是不是还让我三颗 ?”

  焦南xīn稍微犹豫, 道:“一颗。”

  “一颗是不是太少了点儿?”唐重 道。“那样的话我根本一点儿赢的希望都没有。不下了。我不下了。”

  “两颗。”焦南xīn生气的 道。[    yz                 ]“我让你两颗。”

  刚才大意之下输给了唐重,这对她来 是奇耻大辱,她怎么可能 这样让他跑了?

  “两颗啊?”唐重想了想, 道:“那好吧。不guò还要让我执黑 。”

  “好。”焦南xīn答应了唐重的条件。

  仍然由黑 先行,唐重抢占先机。

  这一次,焦南xīn谨慎起来。 xīn应对,处处提防。落 慢了许多,反而唐重那边的落 速度要快上一些。

  十五分钟后,第二局结束。

  仍然和前场一样,焦南xīn败,唐重胜。

  第一场输在轻敌,第二场输在什么地方?

  焦南xīn知道,自己中了计。这家伙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他的棋艺可能远远超guò自己。

  焦育恒遵循‘观棋不语真君 ’的古训,一直没有 话。直 这个时候,才轻轻叹了口气,对焦南xīn 道:“今天 下 这儿吧。出去吃饭。”

  焦南xīn不肯起身,眼神灼灼的盯着唐重, 道:“再下一局。”

  “好。”唐重答应了。

  第三局,双方互不让 。

  这一次,改由焦南xīn执黑 先行。

  虽然这样做有点儿丢面 ,但是-----为了胜利,焦南xīn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焦南xīn落 谨慎又大胆,这才发挥出自己真实的实力。而唐重也一改之前的怯战和不愠不火,落 飞快,大气磅礴,杀机凛冽。

  第三局,与其 是焦南xīn和唐重火拼不敌而死,不如 是被唐重强强虐死。

  唐重三战三胜。

  焦南xīn没胜一局,想 唐重脱衣服的美好愿望无奈落空◇。

  她呆坐原地,难以回神。[    yz           &nbs○。

  tādāizuòyuándì,nányǐhuíshén。[    yz           &nbsp     ]

  焦育恒轻轻叹息,对唐重 道:“唐重,你去客厅稍坐。我和南xīn 几句话。”

  唐重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书房。

  “想不通?”焦育恒坐回唐重刚才坐着的位置,笑着问道。

  焦南xīn抬头 了爷爷一眼,又低头不语。

  “我来给你分析一下你三战三败的原因吧。”焦育恒不待孙女回话,接着 道:“第一局,中了唐重示弱之计。他 自己不擅下棋,你 立即让其三 ----如果他确实如他所 的那样不擅长下棋,以你现在的棋力,胜他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只是,你急于求成,忽略了很多细节。所以,第一局,你被他反败为胜。”

  “第二局,你明知道他棋艺不错,有所隐瞒,xīn中却不肯相信,并且把责任推在自己的轻敌之上,而不愿意去相信他有能力做自己的对手----你报仇xīn切,再次答应了唐重让两 的要求。仅此一点儿,败局已定。即便你最后下棋的时候没有任何失误,相反下的比以前还要更加出彩一些,可是,你仍然输了。”

  “第三局,唐重没用计,也不需要用计。他是用真正的棋技让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你的棋艺不如他。而且,那个时候你连输两场,气场大挫。多了谨慎,少了让人眼前一亮的妙笔生花。没有气场又没了运气,所以,你仍然输了。”

  焦南xīn捏起一颗黑色棋 ,柔声 道:“他有诱敌之计,你无防备之xīn。三局三败,输的不冤。”

  ●焦南xīn突然间抬头,红着眼眶 道:“他是不是什么都比我强?他怎么什么都比我强?”

  “唉。”焦育恒伸手抚摸着孙女的脑袋, 道:“他是不是什么都比你强,我不清楚。但是,◆你的好胜xīn一定要比他强-----你什么都争,所以处处受制。他什么都不争,退一步反而更加从容。”

  “ 像刚才下棋一样。因为你第一局输了,所以你急于在第二场赢回来。而唐重对第二局毫不在意的态度让你担xīn他会临场逃脱----于是,你答应他让两 的要求。不然的话,第二局怎会输得如此凄惨?如果第二局平下输了,又怎么会再冤枉的输上第三局?”

  “一步错。步步错。你的每一步都落入他的陷阱当中。落进笼 里面的困兽还有什么办法和猎人搏斗?唐重不是我的学生当中学xīn理学学的最好的人,但是,他却是把xīn理学知识应用的最好的人。”

  焦育恒 了焦南xīn一眼, 道:“而且,他虽然 guò学成回去做一个狱警,但是,他的野xīn要远远比我们所能够想象的要庞大一些。”

  “野xīn?”焦南xīn疑惑的 着爷爷。

  “凡作诗文书画、饮酒斗棋与百工技艺之事,无一不具夙根,无一不本天授。”焦育恒 道。

  “你 他很有天赋?这和野xīn有什么关系?”

  “有天赋的人才有野xīn啊。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却具备野xīn,那是痴人 梦。”焦育恒点拨着孙女焦南xīn,年轻人犯错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儿并从中汲取教训。“你 guò唐重写字吗?”

  焦南xīn想了一下, 道:“ guò。”

  她想起唐重上台竞选班长时,在黑板上写的那铁画银钩仿佛把人的魂魄也给勾☆guò去的‘唐重’两个字。

  “写字如大师,棋弈如宗师。”焦育恒一脸严肃的 着焦南xīn,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这种形容太guò份,出声问道:“你觉得, 底是什么样的父亲才能●够培养出这样优秀的儿 ?”

  爷孙俩的话没谈完,老太太 把房间门给敲开了,喊道:“饭好了。快出来吃饭吧。人家唐重是客人,哪能让人一个人坐在客厅的道理?”

  焦育恒拍拍焦南xīn的肩bǎng,对老太太 道:“给我开瓶好酒。我和唐重喝两杯。”

  “唐重带了两瓶秦晋。”老太太 道。

  “哦?那 喝秦晋吧。”焦育恒 道。

  焦育恒回 客厅里,  唐重正坐在茶几上写字。

  他走guò去一 ,见 他正用放在茶几上的铅笔在一张白纸上写字。

  字体端端正正,每个字都像是机印出来一般。显然,唐重掌握的并不只有一种字体。

  “唐重,你在写什么?”焦育恒笑着问道。

  “我  师母眼睛里有血丝,应该是这两天没有休息好----师母的血压是不是稍微高了一些?”

  “不是稍高。是很高。”焦育恒 道。“经常被南xīn给气的血压飙升,把人都给吓坏了。”

  唐重把写好的方 又guò了一遍,这才递给焦育恒, 道:“恰好我认识一个老中医,他写guò很多方 ,被我死记硬背的记下来几篇。这个方 是降血压的,据 效果还不错。老师不妨给师母试试。这些药都有益补的作用,不会伤害身体。”

  焦育恒大惊。没想 唐重竟然还懂得治病。

  老太太做的一手好菜,色香味俱全,还没◆有品尝,只观其色闻其香 让人直咽口水。

  唐重称赞几句,老太太喜颜逐开,更 让唐重经常来家里吃饭。还 焦育恒以前有个学生经常在家里吃饭,后来还把她的手艺给学了去◎

  唐重想,应该是那个学生为了讨好焦育恒经常来家里做饭吧。

  他倒不觉得这种行为有什么值得岐视或者鞭挞的地方,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只是有人比他更懂得利用这个机会。
  老太太又催促了几次,焦南xīn这才从书房来 餐厅。

  她仍然不和唐重 话,只是眼色古怪的瞥了他几眼。

  唐重给焦育恒买了酒,送了老太太一▲幅降血压的方 。只是实在想不好要送给焦南xīn什么------

  听着奶奶一直在饭桌上唠叨唐重送了她降血压的方 之类的话,焦南xīn没有忍住,盯着唐重问道:“我的礼物呢☆?”

  “我不是送guò了吗?”

  “什么?”焦南xīn问道。

  “送你大败三场。”唐重笑着 道。

  (PS:第二章送 ○?”

  “wǒbúshìsòngguòlema?”

  “shíme?”jiāonánxīnwèndào。

  “sòngnǐdàbàisānchǎng。”tángzhòngxiàozhe dào。

  (PS:dìèrzhāngsòng !)H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