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诈!

  更新时间:2012-11-11

  第179章、诈!

  “我什么都没有 ?”

  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阿KEN昏迷前连续重复两遍这句话?

  白素不解。[                    □   ]

  张hè本抹了把眼泪,生气的 道:“白姨,是谁把阿KEN打成这样啊?太欺负人了。我要替阿KEN报仇雪恨。”

  白素皱起眉头,&●nbsp道:“是DVE给我打电话通知阿KEN住院的消息。可是我们来了又没有  tā-----是不是tā和阿KEN发生冲突,然后把阿KEN打成这样?也应该是DVE把阿KEN送 医院的,而且还在医院预存了三万块钱-----不然的话,我们都没有出现,没有钱的话,医院怎么可能给阿KEN做手术?”

  “有可能。不然tā躲什么?”张hè本很认真的点头。“我们应该把DVE抓回来wèn个清楚。”

  “我已经试过。现在DVE的手机关机,没办法联系 tā。”白素无奈 道。

  “什么?联系不上?” 魔女怒了,气愤的叫道:“那 应该报警,让警察把tā抓起来才行。想跑?我 tā往哪儿跑。”

  刚刚  报警,房间门 被人轻轻敲响,一个长相不俗的年轻护士推门进来,  林回音张hè本两人时表情明显的有些兴奋, 道:“林 姐张 姐,这两位警察同志想要给病人录个口供。”

  显然,她认出林回音和张hè本的大明星身份。<●br>
  在她的身后,一高一矮两个警察走了进来。tā们也知道屋 里的人身份都不简单,tài度相当的和蔼,矮警察出声 道:“不好意思,打扰病人休息了。可是我们公务在身,也实在没有☆办法。”

  “没关系的。”白素笑着 道。“只是病人现在昏迷不醒,恐怕没办法做口供。”

  “没办法做口供吗?”两个警察 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阿KEN, 道:“那  下手真狠,伤的还真够严重的。[    yz                 ]不过没关系,你们先尽量救治病人。打人的人已经被我们关押-----等 病人的病情好一些能够录口供,那个时候我们再过来。而且,等 所有的检测报告出来了,我们也好给tā定罪量刑,让tā们赔偿。”

  “你的意思是 打人的人已经被捕了?”白素惊讶的wèn道。什么时候警察的办案速度快捷 这种程度了?tā们这些当事人的家属还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警察那边 已经把人给逮捕归案了。

  美女wèn话,自然huì受 格外的优待。

  “是那  自己去投案自首的。”高个警察不愿意让同事一个人在美女面前表现,抢着回答道。tā翻开手里的文件夹 了 , 道:“犯罪嫌疑人叫做高正翔,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tā?tā tā和阿KEN先生在酒吧喝酒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争执,对方对tā辱骂攻击,tā没有忍住 动手打人------tā自己去了警局自首,认罪的tài度倒是很好,还 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高正翔?”白素想了想,记忆里没有这个人。不过,这也有可能是阿KEN认识的朋友。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圈 。阿KEN在造型界还是很有点儿影响力的。

  “tā把人打成这样,认罪tài度好 成了?”张hè本气呼呼的 道。

  “当然不行。”矮个警察笑着 道。“所以我们过来给阿KEN先生录口供。有了tā的口供,再加上太阳花开酒吧工作人员的证词-----法院 可以做出公正的判决了。”

  “太阳花开?”白素一愣。“阿KEN是在哪儿受伤的?”

  “不错。”高个警察点头。“tā们是在太阳花开酒吧喝酒时起了争执,酒吧的工作人员都可以证明这一点儿-----阿KEN先生是高正翔送 医院的,tā tā还存在医院里三万块钱让医生赶紧为阿KEN先生做手术。做完这一切,tā才去我们分局自首。”

  有一件事情这两个警察都没有讲出来,因为tā们不想激怒病人家属的情绪。

  那 是,因为高正翔在伤人事件后的各种所作所为以及自首情节,即便判决,也不hu○ì多么的严重。[    yz              &nbs☆p  ]

  当然,假如阿KEN伤的不是太严重的话。如果阿KEN残了或者死了,那 另当别论了。

  “好的。我知道了。”白素面无表情的点头。

  等 两个警察告辞离开,白素的脸色才变得阴沉起来, 道:“这个混蛋倒挺huì做表面功夫,把人打了丢几万块钱 没事儿了?自首 没事儿了?”

  “真应该把tā拉出去枪毙。”张hè本附和着 道。

  “唐重。”林回音出声 道。

  “不行。”白素摇头。她苦笑着 道:“我也知道唐重能够解决很多wèn题。但是你们也知道tā的性格,让tā知道这件事情,恐怕 时候又要和人大打出手。演唱huì时间已经逼近了,现在阿KEN已经受伤,唐重再出现什么wèn题-----这可怎么办啊?”

  “那我们三个女人也想不出什么办法,难道 任由阿KEN被人揍吗?”张hè本 着再次处于昏迷状tài的阿KEN,委屈的 道。

  白素是这群wèn题儿童的头头,她要比所有人都要理智冷静,她要保证这驾马车不huì被tā们赶 阴沟水渠里或者撞在坚硬的石墙上。

  可是,现在这一刻还真是让她为难了。

  她知道,要是让唐重插手这件事情,恐怕又是一场血雨腥风。这也是她不同意唐重跟着一起过来而是让tā留守紫园的原因。

  但是,如果不让唐重过来,那 只能让公司出面解决wèn题-----公司法务出面必然huì完全依照法律进行,对那个打人的蔡正翔的惩罚也不可能严重 什么地方去。

  不甘心啊!

  “要不-----我们让唐重去太阳花开那边   底是什么情况?”白素 道。

  于是,张hè本 鸡啄米似的点头。

  ---------

  ---------

  唐重接 白素的电话时,tā刚刚吃过了晚饭。

  白素林回音张hè本都走了,阿KEN的伤况未知,这顿饭吃的也 没滋没味。

  平时吃饭的时候,tāhuì和张hè本在桌&nbs◎p上斗斗嘴,和白素暗地里调**,无视阿KEN的各种 殷勤-----

  tā已经习惯了tā们的存在。无论是总和tā不对头的张hè本还是对tā热情过头的娘娘腔阿KEN。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