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笑天下可笑之人!

  第241、笑天下可笑之人!

  “被坑了。[    yz                 ]”这是唐重的第一反应。

  焦老师生日,自己竟然没有任何准备,大大咧咧的 跑来吃饭-----有自己这么做徒弟的吗?这于情于理都不适合啊。

  转念一想,以焦育恒老师的性 ,他不可能提前告知自己生日的事情让自己去准备礼物。大概也 是给焦南心 一声,让自己 家里来吃wǎn饭吧。

  可是,焦南心这女人也是。焦老师让你这么 ,你 当zhēn这么 ?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一个  的提醒都没有?

  如果焦南心在面前的话,唐重zhēn想扒下裤 打她的屁股。

  当然,唐重想做的是南大所有nán生都想做的事情。

  无论如何,他们也是同学,是战友-----是互相战斗的朋友。而且,自己是她的班长,她怎么 没想过要讨好自己呢?zhēn是不把班长当干部。

  这女人太不讲义气。唐重决定了,以后她不想上课的时候再打来电话97ks.net请假,自己是不会批的。她要是敢不来,自己 去找辅导员打 报告-----让她挂科让她交钱让她补考。

  王其奎这番作态引的师母哈哈大笑, 道:“难得你还记得。以前在学校读书时,想吃 来,非常方便。现在你人在国外, 是想让你过来吃顿饭也不方便了----”

  “师母这是批评我没有好好尽孝。”王其奎一脸诚挚的 道:“一会儿我一定多吃几颗饺 。”

  一群人哈哈大笑。

  焦育恒招呼着几人出去吃饭,唐重  摆在茶几上的蛋糕,恨不得把焦南心这女人给活活掐死。

  他刚才进门的时候,没有  这茶几上的蛋糕。如果那个时候  了,他 一定会知道今天有人过生日。问清楚情况,出去买份礼物再过来也不迟。

  可是,自己在书房里傻站半天,直 师母过来喊吃饭,自己才知道焦老师过生日这回事儿,再出去哪还来得及?

  蛋糕之前在哪儿?肯定是被焦南心提 房间藏起来了。[    yz                 ]

  唐重转过脸 向正在餐厅帮忙收拾碗筷的焦南心,她虽然装作一幅面无表情的样 ,但是她的眼角却有一抹笑意。

  这是她的一个 动作。每当他们辩论时,焦南心如果对自己的 辞很有信心或者她在话里偷偷给自己挖了个坑, 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现在,她的心里一定很得意吧?

  唐重一脸的羞愧,不好意思的 道:“没想 今天是焦■老师的生日,我什么礼物都没来得及准备-----”

  礼物没有准备也 算了,自己的心意总是要表达出来的。

  焦育恒摆了摆手, 道:“过什么生日哟?其奎从国●外回来,迪欧也来了,让你过来一家人一起吃顿饭。老年人和你们年轻人不一样,我们过生日,那是过一个少一个----”

  “呸呸呸。”师母出声打断焦老师的话,骂道:“你这老头 ,好好的日 , 这些做什么?”

  然后她 向唐重,笑着 道:“你们老师不喜欢张扬, 是想安安静静一家人吃顿饭。你 别想着礼物的事情了。自家人不兴○这个。”

  两位老人都是很好很好的人,对唐重也非常非常的好。

  “是啊。”王其奎也出腔 道。“学生手里也没几个闲钱,年轻人的开销又大,还是把这钱留着自己好好念书◆吧。老师也不会在乎这点儿东西----等 以后有出息了,再好好尽孝吧。”

  王其奎表面上是在帮唐重开脱解释,实际上还是有训斥教育的意思。

  不过,有了之前的教训,■王其奎再次出招 谨慎很多。

  他故意把焦育恒也带上, 他不会 中唐重那点儿东西。如果唐重反驳,难道是想证明焦老师很在乎这件生日礼物吗?

  唐重知■道,王其奎是想 自己现在没钱没势, 是一个穷学生, 算送礼物也送不出什么好成色。[    yz                 ]一条烟一瓶酒什么的,焦育恒老师会在乎吗?

  他这么一激,反而让唐重想&☆nbsp自己身上其实是有一件东西可以做礼物的。

  “师兄这么  不对了。”唐重笑着 道。“我当然知道焦老师不会在乎这些东西,我一个穷学生也确实送不了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是,这也不能做为我不尽孝的理由。王师兄一个 时三千美金, 是送上十万百万美金,那也不多------”

  王其奎的脸又被抽了一记。

  虽然他买了不少礼物,可是,那怎么可能有十万百万美金?那得买多少东西啊?

  “我是学生。每月几百块钱的零花钱还得靠家人赞助。”仅凭姜可卿过户 他名下的锦绣馆,资产 要超过王其奎几十数百倍。每月锦绣馆那边的分红数百万计,现在却 每个月只有几百块钱的零花。唐重这是不要脸 底了。“要送礼物,也只能自己动手去做了。一是省钱,另外也是代表了自己的一番心意。”

  唐重从怀里摸出一个还带着温度的木雕,双手捧着递了过去, 道:“祝老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焦育恒院长不愁吃不愁穿,儿孙孝顺,老伴贤惠,还zhēn是不缺什么了。要祝寿的话,也 是祝他越来越长寿。

  焦育恒眯着眼睛盯着唐重手里捧着的那个 玩意儿,笑着问道:“这是什么?”

  “大肚佛。”唐重 道。“这尊佛是我自己雕刻的,从开学雕 现在,断断续续的用了尽三个月时间,前两天才完工,都没来得及好好打磨-----现在把它送给老师,希望老师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天下可笑之人。”

  王○家父 脸色又是一变。他们都感觉的出来,唐重这话有些含沙射影。

  谁是可笑之人?

  “自己雕的?”焦育恒一脸诧异,接过来细细打量。佛像入手微沉,有淡淡的馨香,应该●选的是海南黄梨或者越南梨等木材。不过,虽然都是黄花梨,前者可比后者珍贵无数倍。

  以焦育恒的见识,这尊佛像木质纹饰漂亮如鬼脸,香味淡雅如松香,应该属于海南黄。

  再 这雕工,疏密有致,深浅得当,应用重刀时用重刀,应要细磨时便细细磨。有人 ,大肚佛是最难雕的一尊佛。

  为什么?

  因为大肚佛全身圆滑,刀尖稍微打滑,这尊佛 会出现棱角。有棱角的大肚佛,便是有瑕疵的大肚佛。

  而唐重送上来的这尊无一处不圆滑,无一处有棱角。可见其刀工精湛,不是 孩 过家家的玩意儿。

  “好。好。好。”焦南心一连喊出三个好字。“唐重啊,没想 你还有这么一手好手艺。zhēn是能时时刻刻给人惊喜啊。你这份礼物老师爱不释手,难以割舍啊。你送来,我 厚着脸皮收下了。”

  “如果老师拒绝,那才是让人伤心啊。”唐重笑着 道。“希望老师别嫌弃礼物不值钱才好。”

  “你这孩 。”师母慈爱的 道。“这是你一刀刀的雕出来的,花费了无数心血在里面。怎么能 不值钱啊?”

  “马屁精。”焦南心在旁边 声嘀咕道。

  唐重笑眯眯的 了她一眼,没有 话。

  “上桌吃饭。”焦育恒 道。“我先去把这尊佛给供起来。”

   完,转身 朝着书房跑去。由此可见,他是爱极了唐重送的礼物。

  “这老头 。”师母笑着责怪了一句。然后拉着王其奎和唐重上桌吃饭。桌 上早 摆好了好几盘饺 ,还有两个炖菜和几碟炒菜, 起来wǎn餐非常丰盛。

  “其奎和迪欧难得回来。唐重也在----咱们爷几个喝几杯。”焦育恒一边 ,一边走向客厅的酒柜。

   完,拿着一瓶白酒过来。

  “在国外都是喝红酒,没劲儿。今天尝尝老师的好酒。▲”王其奎笑着 道。不得不 ,这个人能够混 今天这样的地位确实有其原因,他那么多年没有回来,一回来 瞬间融入 焦老师的家庭,不装腔作势,也没有刻意表现自己的大牌身□份,仍然保持着他读书时和焦家的交往状态,所 的每一句话即让人觉得亲切幽默,又能够瞬间接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譬如刚才师母进书房请吃饭,他立即站起来做出一幅着急要吃的样 。虽然 起来表现的对老师不够尊重,但是也间接的在夸奖师母做的饺 实在太好吃了。那么多年,仍然让人难以忘怀啊。

  对焦育恒来 ,老伴高兴,他才会zhēn的高兴啊。

  当然,这只针对他所想要讨好的人而言。譬如唐重, 没觉得他 的话多么亲切幽默让人亲近。

  “爷爷,让我来倒酒吧。我难得回国,给我一个尽孝道的机会。”□王迪欧笑着 道,从焦育恒手里接过酒瓶开始给众人分酒。

  这让唐重暗暗后悔,自己漏掉了一个拍老师马屁的机会。

  “是啊老师。让迪欧倒酒吧。”唐重笑着 道。▲“我要是给他倒酒,他肯定心里有压力----回去他爸也该骂他。”

  王迪欧正在倒酒的手一抖,差点儿没把酒水洒了出去。这  还zhēn把他当成自己的长辈了,心里能不气吗?

  “我心里有压力?屁的压力啊。”王迪欧想道。不过,既然接下了这活,无论唐重 什么,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了。

  王其奎眯着眼睛打量着唐重,心里很不是滋味。

  自己是世界公认的心理学大师,儿 也是自己番心培养的,出行研究都带上他。因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所以王迪欧的进步很神速。年纪轻轻,便在美国专业期刊发表了多篇论文,更是获得心理学领域的‘进步青年奖’。

  儿 一直是他的骄傲。这次带他 自己的恩师面前,也不无炫耀的意思。

  没想 的是,他被老师的新徒弟给压得死死的。

  “不行。迪欧必须要赢。”王其奎想道。不然,自己 永远别想超越焦育恒这座大山,永远都摆脱不了他的阴影。

  喝了几杯酒后,王其奎像是为了调节气氛,笑哈哈的 道:“南心、迪欧,还有唐重都是学心理学的,我给你们三人出一道题,  你们的论点和论据怎么样。”

  (PS:有人 我好久没PS了。那我 PS一下吧。)H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