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让小姐从良,劝女同爱郎!

◎  第255、让 姐从良,劝nǚ同爱郎!

  唐重现在才明白,这个所谓的‘皇shàng’酒吧其实是个nǚ同酒吧。【 * 】【 * 】也 是▲所谓的LES酒吧。里面他见 的所有人全都是nǚ人。甚至连一楼那个长相帅气的调酒师也是nǚ人。

  当时他还很吃味,羡慕那个娘娘腔被一群nǚ人追捧----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人家本来 是‘娘娘’。不过,这也让他更加羡慕了。nǚ人都能把nǚ人征服了,不是证明男人太无能了?

  而且,更让唐重诧异的是,这里面的nǚ人个个都姿色不凡,再不济也气质出众。可是,这些nǚ人-----怎么都爱shàng了nǚ人?

  这真是一个糟蹋的时代。

  好 的男人爱shàng比他更好 的男人,好 的nǚ人爱shàng了同样好○ 的nǚ人,剩余一些**丝腐nǚ悲悲凄凄哭天喊地最后只能彼此将 凑合过活偶尔也互相争吵要死要活。

    这一幕,唐重最大的感受 是痛心。

  所以,当公孙 意 出‘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公孙 意’的时候,他才那么坦然那么无惧的把自己的心里想法给讲了出来。

  奇怪的是,大家听 唐重的话后全都呆滞住了,全场jìng默无声。 连和人喝酒碰杯的董菩提也晃动着脑袋,眼神里带着三分诧异七分喜气的 着唐重。

  “啪-----”公孙 意一把拍开双胞胎姐妹送&☆nbsp唇边的红酒杯,nǚ人没有握紧,玻璃杯掉在面前的茶几shàng摔得粉碎。玻璃耀眼,酒水殷红, 的让人触目惊心。“你 不起我们?”

  “没有没有。”唐重摆手。“我尊▲nbspchúnbiāndehóngjiǔbēi,nǚrénméiyǒuwòjǐn,bōlíbēidiàozàimiànqiándechájǐshàngshuāidéfěnsuì。bōlíyàoyǎn,jiǔshuǐyīnhóng, deràngrénchùmùjīngxīn。“nǐ búqǐwǒmen?”

  “méiyǒuméiyǒu。”tángzhòngbǎishǒu。“wǒzūn重你们的性取向。不管你爱的是男人还是nǚ人或者是不是人-----我都尊重。我 是有些可惜。现代社会男nǚ比例已经严重失调,每年有三千万的男同胞可能找不 老婆。每次想 这个问题,●我都心痛的不得了。所以  你们这么铺张浪费,我 想 我的同胞们-----”

  唐重向包厢里间走过去,走 坐在最外沿的一对拉拉情侣身边,站在她们的◆面前, 道:“你摸摸我-----你们摸摸我-----其实摸男人和摸nǚ人的感觉不是一样的。[                       ]nǚ人有的,我们也有。nǚ人没有的,我们还有。你摸摸-----”

  “走开。◆死变态。”那个长头发的nǚ孩 趴在她身边的nǚ人怀里尖声叫道。

  “你想死吗?”搂着nǚ友的耳钉nǚ人lěng眼盯着唐重。“你再敢靠近一步,我 把你打成猪头,让你妈都认■不得你-----”

  然后她一脸温柔的安慰怀里的nǚ孩 , 道:“ 美不怕。不怕。他不敢碰你。”

  “--------”

  唐重张了张嘴巴,心想,自己怎么 成了变态了?

  自己 是---- 是想让她们感受一下男人和nǚ人之间的区别啊?

  他尊重她们的选择,但是,也愿意给她们提供更多的选择。

  或许,她们一不 心 会喜欢shàng男人呢?

  “其实男人和nǚ人真的很不一样。”唐重还不愿意放弃。他站在包厢中间, 着全场所有的nǚ人 道, 像是在做一场严肃的演讲。“我们有温暖的胸口可以给你依靠-----”

  “拜托,我们的胸口更温暖,也更柔软------”有个nǚ人讥笑着 道。

  “我们有结实的手臂,可以帮你挡风险提重物,在你需要的时候,可以有力的把你抱在怀里-----”

  “我们的手臂没你有力气,但我们nǚ人比你们男人讲情义-----你们满嘴花言巧语,其实全都是一群垃圾。”

  “这种 法太极端了。垃圾只是极少数。譬如我 认识几个-----游牧啊董 宝啊公孙翦啊之类的,都不是好男人。但是,大多数男◎人的人品还是好的啊。【 * 】【 * 】而且他们对感情很认真很专一-------”

  “你敢骂公孙翦?”公孙 意一下 从沙发shàng跳★○起来,想要和唐重拼命的架势。公孙翦是她大哥,她之所以找shàng唐重, 是因为她想知道能够让她哥哥那么厉害的人投鼠忌器吃记闷亏的人是什么样的家伙,顺便再给他一点儿教训。没想 他还真不客▲气,当着自己的面 敢把自己的哥哥骂shàng了。

  “不敢不敢。”唐重连忙摆手。“其实 是举一例 。男人的好处真的很多很多。入得了厨房,爬得shàng大床。杀的了木马,打的过色狼。讲的出笑话,还能带回去见爹娘-----你们考虑一下。”

  他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印名片了。不然的话,推销完毕, 应该分发名片,对在场的nǚ人们 你们如果▲改变主意 给我打电话97ks.net之类的话-----可惜了。

  “切。”公孙 意对唐重的话不屑一顾。“要狼我们可以很狼,要娘我们可以很娘。我们细心细意,你们 ◆话像放屁。我们温柔体贴,你们只有荷尔蒙shàng脑的时候才温柔体贴。男人有的我们都有,而且我们可以做的更好-----”

  唐重生气的不行。

  要不是碍于面 素质道德人品等问题,他真想把自己的裤 扒下来,指着 秦洛对着她吼道:“这个你们有没有?有没有?”

  董菩提都快笑的喘不过气了。

  她气喘吁吁的指着唐重, 道:“你-----你-----真是笑死我了。你真是个奇葩啊-----做得了流氓,扮得了伪娘。让 姐从良,劝拉拉爱郎-----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做的?”

  董菩提把唐重带入这盘丝洞,不无帮他‘结仇’的心思。她知道唐重和公孙翦发生了冲突,而公孙 意平时最崇拜自己的大哥。别人 他一句坏话她都会和人拼命,更别 像唐重这种让他当面吃瘪,据 还被唐重给推下黄蒲江-----虽然是据 ,但是这也给公孙翦的威名shàng抹shàng了一层污垢。这岂是公孙 意愿意  的?

  听董菩提这么一 ,唐重也觉得自己挺牛叉的。

  他摆了摆手, 道:“这只是我的个人 法。我还是那句话,我尊重你们的选择。只是做为一名男同胞,我希望你们可以有其它更多的选择-----我们都没错。”

  他的视线 向董菩提, 道:“你带我过来 是 我和她们吵架的?”

  “不是。我一姐们儿 对你仰慕已久。我 带你过来□见见。”董菩提 话的时候,指了指公孙 意。“ 来你们非常有共同语言啊。”

  唐重的表情 变得很古怪, 着董菩提问道:“你也----和她们一样?”◎

  “噗------”

  董菩提刚刚灌进嘴里的一口洋酒喷了出来,她慌张的用纸巾擦拭嘴角的酒渍, 道:“有一个这样的朋友, 一定是nǚ同了?你什么逻辑?”

  “不是 好。”唐重 道。他想 自己摸过的屁股也被另外一个nǚ人摸过-----奇怪,怎么没有觉得很反感呢?

  “唐重。”公孙 意阴沉着脸,浓密的眉毛高高扬起,眼神凌厉的盯着唐重,低声喝道:“向我道歉。”

  “你有病吧?”唐重 着公孙 意 道。他指了指包厢门, 道:“你不会以为你在门口挂一块‘皇后’的牌 ,你 真是皇后吧?你是皇后,那我也是-----皇shàng。”

  “你还是做公公吧。”她打了个手势,人群当中立即有两个nǚ人站了起来,一左一右向唐重走过去。

  这两个人比普通nǚ人的骨骼要高大,身高腿长,胸部和臀部格外的饱满。

  她们长着亚洲人的面孔,但是却有着大洋马的体型。

  显然,她们是过来要把唐重变公公的。

  唐重 向董菩提,董菩提又转身和身边的nǚ人 笑,好像没有注意 场shàng此时的情景。

  除了董菩提之外,其它人的眼神全都聚集在唐重身shàng。她们等待着 一场好戏。

  两个nǚ人没有任何预兆,身体突然间快速奔跑起来。

  一个袭击脑袋,一个攻击腹部。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唐重站在原地没有挪步。

  但是,那两个同时攻击过来的nǚ人倒飞了出去。

  攻他脑袋的,被他一拳打在了脑袋shàng。

  攻她腹部的,被她一脚踹在肚 shàng。

  两人庞大的身躯砸在包厢中间宽大的大理石桌shàng,发出巨大的响声。

  叠放在漂亮的银色架 shàng的果盘被撞翻,酒瓶酒杯碎了一地。

  两人惨呼出声,脊背都要断掉了似的。努力了半天都没办法从大理石桌shàng爬起来。

  唐重出手迅猛,快若闪电。可怜这些nǚ人连他的动作都没有 清楚, 见 自己这边的两人飞了。

  唐重笑眯眯的 着在场的nǚ人们, 道:“其实男人和nǚ人有一个最大的区别,那 是-----男人打人的时候,会很痛。”

  他脸shàng的笑容一点点消失,沉声问道:“还有谁不服?”

  咔-----

  公孙 意的身体轻轻一跃,人便站在了大理石桌shàng。

  她弯腰伸手把受伤的两个nǚ人拉起来,示意她们 一边去休息。

  然后,她眼神喷火的 着唐重。

  “你来?”唐重问道。

  “我来。”公孙 意 道。

  “好。你来。”唐重 道。

  (PS:谢谢朋友们的打赏。另外,祝福唯爱。)H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