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猩红】


  123

  人生总有太多的潮起潮落,可当美妙刚刚降临,就立刻被无情地剥夺,打回原样,甚至比之前还要不堪,那并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何况——这次的不堪,是背叛自己的灵魂,甚至死亡

 ◆ 蔷薇感到四周的空气冷了许多,按理说这个季度不会开冷气,但她却真的感受到了刺骨

  第一次的,蔷薇对自己一直不承认的父亲有了几分佩服……这个家伙,真的很不简单

  司徒明泽也不着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耐心等待着答案,周围的那些西盟会大佬与护卫手下,自然不着急,狞笑着逐渐围拢,在方寸三、四十平米内,将蔷薇等四人团团围住

  只要司徒明泽一声令下,所有人都会举起手里的枪,将四人射chéng马蜂窝

  蔷薇望向身边的男人,这个时候,只有这个男人依旧保持着漫不经心的笑意,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仅仅是个围观的群众,电影中最不起眼的路人

  “我好像失败了”蔷薇苦涩地笑了笑,她知道杨辰很厉害,但眼前的情况已经不是一个人能够扳回劣势的情形了,哪怕杨辰再三头六臂,也不可能保护他们三人在三、四十把枪的围攻下存活?

  杨辰宽慰地握了握蔷薇发凉的素手,传递给女人一丝温☆暖,“你是失败了,不过毕竟对手比你年纪大,等你到他的年纪,肯定比他有前途”

  “我还能活到那个年纪么?”蔷薇喃喃自问

  “当然”杨辰爽朗地笑道:“我是绝对不容许你离开我的”

  ★蔷薇润润的眼眸凝望了杨辰片刻,仿佛下定决心,转身对司徒明泽道:“我今天还不能死”

  “那你的意思,是gāi听我的话了?”司徒明泽扬起了胜利者的微笑,眼中的毒辣却是递增了几分,只要蔷薇chéng★为傀儡,那么就会有许多事情可以做了……他的野心将得到强烈的膨胀

  蔷薇深吸一口气,这一个决定可以保住自己的命,但或许真的将会葬送掉自己的人生,可如果不是那样,那么保住杨辰三人的机会就会彻底丧尽▲

  他不容许自己离开他,自己不能让他因为自己的疏忽而死去

  狠了很心,蔷薇欲点头……

  “等等”

  杨辰双手一举,忙大叫一声,就如同见了什么灵异事件一样,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地伸手捏了捏蔷薇嫩嫩的脸肉,迷惑着问道:“蔷薇宝贝,你想说什么?干嘛没事要认输听他的话?”

  “我……”蔷薇眼眶一红,惨然笑道:“对不起,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在我眼前跟我一起死,或许认输才是最好的方法”

  杨辰哭笑不得,原来这傻女人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要牺牲自己换取自己几人的性命,真是感动又觉得好笑……

  虽然,按照常理来说,这的确是个死局,可是,凡事总有例外么……

  “真是个可爱的傻瓜,我说让你不离开我,又不是说一起去死,不可能让你去认输听他的话呀”杨辰抚摸着蔷薇的脸颊笑道

  蔷薇疑惑地眨了眨眼,“那你是什么意思?如果我不认输,他不会放过我们所有人◆”

  杨辰清了清喉咙,说道:“你输了,我还没输”

  这一回,蔷薇愣了下,紧接着,mù露几分异样,她感觉杨辰不像开玩笑,这半年多的相处,伴随着感情的加深,她渐渐能理解这个男人的一些想法,▲她能体味到杨辰话语的真实

  他难道真有办法?这个念头连蔷薇自己都觉得恐怖

  一直被按在地上的张虎听到了杨辰的话,勉强抬起眼,看到这个真正使自己走上这条路的男人,看到他淡漠的神情,张虎心灰意冷的面貌一点点改变,眼里燃起两团不易察觉的兴奋火焰……

  司徒明泽已经有些不耐烦,他觉得眼前的杨辰就如同一个小丑般完全在说胡话,嗤笑道:“小兄弟,你是叫杨辰,看来你的功夫不错,能让我女儿这◎么死心塌地地为了你,向我认输不过,你好像脑子真的不大好使,你好像不明白人中枪以后会是怎么个感觉?”

  杨辰从容地拍了拍蔷薇的手掌心,轻声说了句“不要担心,不要乱动”,而后才施施然转过身对司徒明◎泽笑道:“我的功夫是很不错,可惜你是个男人,还是个老男人,所以你是见识不到的”

  “你胆子不小,不过这样的定局下逞口舌之利,并不能改变什么,如果你想活命,就不要再影响我女儿的决定”司徒明泽有立刻开枪杀了杨辰的冲动,但发现蔷薇如此在意杨辰,又想到以后要控制蔷薇,最好还是留着这个年轻人当人质用比较好

  杨辰对司徒明泽的话置若罔闻,自顾自地朝四周望了眼,大概数了数人,自言自语地道:“四十●一个,有点多啊,看来得用非常手段了”

  说完,杨辰慢悠悠地俯下身,坐倒在地板上,然后伸手将自己难得穿一次黑亮崭皮鞋脱了下来,又将自己一双白色的袜子也脱了下来,塞进皮鞋里

  紧接着,杨辰☆又在众mù睽睽下,将裤脚卷了起来,卷到了小腿以上才停下

  赤着脚的杨辰再度站起来的时候,全场的人都以为他疯了,这家伙脑子里是狗屎么?如此生死存亡的关头他脱鞋、脱袜子、卷裤脚做什么?下田种地呐?

  事实上杨辰还没做完,朝着周围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后,杨辰又将西装脱了下来,然后将自己的衬衫脱了,只剩下最里面的一条白汗衫

  将一堆脱下来的衣物鞋袜一股脑全部塞进了呆若木鸡的小赵怀里,□说道:“帮我管着点,别掉了,等下还要穿”

  蔷薇、小赵和陈蓉讷讷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司徒明泽终于也发觉自己看不透这个年轻人到底想做什么,这种不受他掌控的情况让他很不舒服,忍不住冷声道☆□说道:“帮我管着点,别掉了,等下还要穿”

  蔷薇、小赵和陈蓉讷讷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司徒明泽终于也发觉自己看不透这个shuōdào:“bāngwǒguǎnzhediǎn,biédiàole,děngxiàháiyàochuān”

  qiángwēi、xiǎozhàohéchénróngnènèdìkànzhetā,búmíngsuǒyǐ

  sītúmíngzézhōngyúyěfājiàozìjǐkànbútòuzhègèniánqīngréndàodǐxiǎngzuòshíme,zhèzhǒngbúshòutāzhǎngkòngdeqíngkuàngràngtāhěnbúshūfú,rěnbúzhùlěngshēngdào▲:“你在做什么?”

  杨辰原地跳了跳,舒活了下筋骨,说道:“没什么,只不过不想让你们等下流出来的血,沾上我的衣服而已,我比较爱干净”说完,咧嘴和善地笑了笑

  “这小子是脑子烧坏了哈哈,☆他在说什么?”

  “我看是吓破胆了,小白脸就是小白脸,压根不中用……”

  几个西盟会的大佬都觉得杨辰根本已经傻了,说的话毫无逻辑

  司徒明泽怒极反笑,不论杨辰疯没疯,他都下定了○决心不能让杨辰活

  “哦?你有什么办法让我们在场的兄弟流血呢?”司徒明泽逗弄地看着杨辰问道,就如同看着一条独自蹦达的小犬

  杨辰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几分突兀的苍凉面孔,无悲■◇无喜,好似全然放空而加诡异的是,杨辰的眼瞳逐渐从黑褐色,转化chéng妖艳的猩红……

  围拢在周围的四十几名西盟会的人同一时间感受到一阵森冷的寒意

  这不是普通的阴寒气息,这种莫名古怪☆的寒冷让所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只有一件事

  死亡

  不仅是西盟会的所有人,就连杨辰身后的蔷薇三人也都同样体会到了异常的镂骨冰寒,仿佛前面站着的杨辰已经化作了一个狂暴的风眼,以他为中心开始,一股无形的灰暗弥漫到了整个会场,“死气沉沉”这个词真正地展现了字面上最直接的涵义

  不少在场的黑道大佬第一个感觉是已经置身在一个马革裹尸的古战场,抛血的头颅,断腿剖腹的马匹,内脏纷飞的弥漫的尸体堆,鲜血染红粘稠不堪的荒野……

  这样的想象有些荒唐,但不少人艰难地咽着喉咙,偏偏就是想到了这些残忍的画面

  而对杨辰最为熟悉的蔷薇,在第一时间的惊骇过后,却是不知为何地心头一痛,望着眼前犹如淹没在黑暗里的男人的背影,蔷薇觉得自己的心头被一把利刃狠狠地切开,各种暴戾、肃杀、黑暗、凶残都被汹涌地灌输进内心深处,让自己的心脏快要停止跳动,难以呼吸,直至把自己*进苍凉的荒原,进入冰寒☆彻骨的极地,再也感受不到丝毫的温热……

  他是这样的感觉么?

  蔷薇的眼眶瞬间涌出了热泪

  在场的其他人却是不会有蔷薇这般多的感受,他们只是觉得这个地方突然间变得那么的陌生,只○因为眼前的男人散发的恐怖气息,叫他们的身体都有了麻木僵硬的感觉,明知道这只是一种类似于幻觉的东西,却难以挣脱这种虚无的束缚

  这一刻,所有人连呼吸都chéng为沉重的负担,心灵上的压迫感好似洪◇水猛兽,吞没了所有人的锐气

  司徒明泽睁大了双眼,眼球已经满是血丝,他是正对着杨辰,最能体会到此刻杨辰mù光中的空洞,这种空洞叫司徒明泽有了虚弱的感受

  眼前的男人根本不是人,自己在他□●面前,就如同一只蝼蚁面对一个人类

  蝼蚁就算拿了武器,聚chéng团,也抗衡不了人类踩下来的一只脚

  呼吸变得急促的司徒明泽很想大声呼喊,问清楚这个绝对变态的家伙到底是谁可他根本提不起★力气也鼓不起勇气

  有生以来第一次,司徒明泽害怕地想哭

  可就在这个时候,杨辰动了

  杨辰的动作很轻巧,不快,也不慢,与司徒明泽间的十步距离,在三秒内就已经跨过

  无丝毫感*彩的猩红色眼眸与司徒明泽对视一眼后,杨辰伸手在司徒明泽的后颈处拍打了下

  司徒明泽睁大了眼,好似忘记了反抗,被拍打过后两眼一闭,直接晕了过去倒在地上

  这一倒,仿佛是给其他所有西盟会的人打了一针强心剂,终于感觉到了眼下情况的危机,开始手忙脚乱地举起手里的枪支试图瞄准杨辰

  可是当所有人本能地反应过来要去攻击杨辰的时候,杨辰的度突然变得与适才完全天壤之别

  几乎■是一道残影,距离最近,两名制服着张虎的保镖被杨辰两掌推飞出去后,紧跟着最近的胖子大佬与他的两名手下也同时被杨辰的两个回旋踢给踹飞了出去

  “砰砰”几声撞到会场庭柱的闷响还没消散,杨辰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另一波人的中央

  杨辰的手刀化作钢刀一般,坠落般地劈在两名黑衣保镖的头顶上后,竟然硬生生如同热刀子切奶酪似地割了进去

  迸飞四溅的血肉浆液足以让这些混迹地下世界的黑道份子也为之作呕

  但杨辰丝毫没受到影响,双手双脚就跟在人群中曼舞一样,每一个动作都会带起一道道的血液和连绵不绝的惨叫

  依赖着枪械的护卫们根本难以想象,当枪口无法瞄准mù标的时候他们gāi如何面对敌人,当他们唯一有机会对准杨辰的时候,却是杨辰那金属般无坚不摧的肢体击打在他们**上的时候

  捧着杨辰衣服的小赵终于明白了杨辰脱下这些衣裤的用意,因为当他反应过来眼前这片血红的色彩是什么的时★候,他已经反胃地想要呕吐

  陈蓉是不堪,闻到弥漫开来的血腥味,小姑娘直接晕了过去

  即便反应最为微弱的蔷薇,也从开始强忍,变到最后闭上了双眼,不忍再看

  当最后剩下的五名西盟会◆chéng员胆战心惊地面对走来的杨辰时,终于其中有人想到了自救的方法,用颤抖着的手臂举起手枪试图瞄准可以被瞄准的蔷薇等三人

  可是他还是低估了杨辰此刻的度,没等他举起手,杨辰的手刀已经落在他的臂弯上

  “嗑喀”

  骨骼断裂声出奇地清脆,当那汉子意识到疼痛的时候,他的那只手臂已经握住手枪一并掉落在了地上

  五个人没等杨辰再度动手,直接被眼前的恐怖场景吓晕了过去……

  时间,画面,在这一刻定格

  偌大的会场里,灯光依然明亮,但光洁的地板上,此刻却chéng了修罗场,散乱的鲜活肢体,流淌的殷虹血液,各种惨状的不甘面孔……而造chéng一切的,仅仅是场地中央站立的一个孤单身影而已

  一直都趴在地上的张虎是唯一壮着胆子mù睹一切的观众,他没敢爬起来,因为他的双腿已经酥软的没骨头一般……

  紧闭着双眼的蔷薇听到四下安静,终于小心地睁开了双眼,莹莹的mù光中,蔷薇看到了依然站立的那个男人,同时也看见了遍地躺着的男人

  他赢了?

  他赢了

  顶着四十多人的枪眼,在几十平米的地面上,这个男人用几息功夫,战胜了所有敌人●

  蔷薇已经顾不得眼前那一切的惨状,因为她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冲过去给杨辰一个激情的拥抱

  拖着席地的长裙,蔷薇也顾不得满地的血水,一路飞跑到杨辰身后,用力一把抱住了杨辰的后腰,喜极而泣★

  “老公,你真做到了……”劫后余生,蔷薇根本顾不得什么黑道大姐的颜面,只想抱住男人高兴地痛哭

  但杨辰并没有转过身来,依然站在原地,只不过,身体开始瑟瑟颤抖……

  蔷薇发现了杨辰的异常,紧张地走到杨辰正对面,当她看见杨辰此刻的脸色时,吓得花容失色

  杨辰此刻眼眸的猩红已经褪去,恢复了正常眼色,但mù光却显得呆滞无光泽,整张脸色铁青,还时不时浮现病态的红白色,冷汗不◇断地从杨辰的额头上滴落,两片嘴唇已经如白纸般失去了血色

  杨辰的整个身体就跟从水里走出来的一样,被汗液所浸透,还在愈来愈烈地颤抖颤栗

  “老公……你……你怎么了?”蔷薇害怕地胜过刚才被■枪眼堵着的时候,她不能想象如果没有杨辰她接下来的人生会怎么样,但此刻显然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她不能看着杨辰这么下去

  “老公你说话,快说话啊你怎么了我怎么才能帮你?”蔷薇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不断地摇晃杨辰的手臂

  小赵和张虎也都回过神来,虽然眼前的场景让他们腿软,但他们担心的是杨辰怎么了

  杨辰在蔷薇的不断摇晃下,终于略略恢复了点神智,额头青筋鼓起,仿佛忍耐着剧烈到难以□◎,不断地摇晃杨辰的手臂

  小赵和张虎也都回过神来,虽然眼前的场景让他们腿软,但他们担心的是杨辰怎么了

  杨辰在蔷薇的不断摇晃下,终于略略,búduàndìyáohuǎngyángchéndeshǒubì

  xiǎozhàohézhānghǔyědōuhuíguòshénlái,suīrányǎnqiándechǎngjǐngràngtāmentuǐruǎn,dàntāmendānxīndeshìyángchénzěnmele

  yángchénzàiqiángwēidebúduànyáohuǎngxià,zhōngyúluèluèhuīfùlediǎnshénzhì,étóuqīngjīngǔqǐ,fǎngfórěnnàizhejùlièdàonányǐ想象的疼痛,狞声嘶哑,断断续续地道:“打……打……打晕……我……”

  蔷薇愣了下,听到这样的回答,她犹豫了起来

  “快……”杨辰痛苦地咆哮了声,双眸翻起了白眼,身体近乎抽搐

  蔷薇终于不忍心再看杨辰这么下去,咬牙狠了狠心,聚起了劲力一掌打在杨辰的后脑下方

  但杨辰的身体强度远蔷薇的想象,哪怕杨辰已经故意不设任何的防备,主动要求被打,蔷薇的奋力一击依然无法将杨辰的神经刺激到使人晕眩过去

  蔷薇咬咬牙,对赶过来的张虎喊道:“张虎,用尽你所有力气打晕杨辰,快”

  张虎吓得面无人色,但知道此刻情势紧张,也只好鼓足了所有勇气,拼尽全力地一掌拍打在杨辰后颈处

  杨辰的身体直接被重重地拍打,扑进了蔷薇怀里,一声闷哼后,终于昏迷了过去

  “杨……杨哥他……怎么了?”小赵结巴着紧张问道

  蔷薇看到杨辰虽然昏迷,但脸上的肌肉依然虬结,知道他仍旧痛苦不堪,不敢再多耽误时间,飞快地吩咐小赵道:“这里的善后你跟张虎两个人解决,我现在要立刻带杨辰去医疗,你们有任何急事都暂时别烦我”

  说完,不顾张虎和小赵苦着的脸,蔷薇横抱起了杨辰就往外跑出了大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