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蔷薇的抉择】


  124

  淅沥沥的秋雨轻飘飘地落在小庭院的水池面上,带起丝丝涟漪

  两株硕大的芭蕉随风轻轻摇曳,那宽阔的叶面遮挡了本就昏暗的光线,让模糊的阴影拓印在落地玻璃门内的地板上

  清晨,蔷薇的卧室里显得清冷ér静谧,带有古朴图文装饰的床头灯彻夜未关,由于是阴天,此刻那团灯光显得黄晕晕格外亮眼

  已经换上身蓝白色宽松亚麻睡衣的杨辰仰躺在床上,闭着双眼,发出微弱但均匀的呼吸,只是浓密乌黑的眉头却是轻锁着

  咖啡色犹如液态巧克力般的床单褶皱bú堪,好似告诉别人,昨夜床上睡着的男人,是做了多么剧烈的动作

  这时候,房门被轻悄悄地推开,端着一盘小米粥和一碟子糖蒜的蔷薇已经换了身乳白色的绸质睡裙,姣美的脸蛋上满是愁绪与担忧,莲步轻挪着走到杨辰床边将粥菜放下,俯下身给杨辰拉了拉薄被

  坐在床沿,蔷薇神色复杂地看着酣眠的男子,她一整晚都没睡,带着杨辰先去了医院,检查完毕后又叫了私人医师来到这里给杨辰治疗等杨辰平稳下来确定没什么危险,蔷薇才去处理了宴会后的事宜

  快的惊人地作出了一系列影响西区未来地下格局的重要决策后,蔷薇又匆匆地回到屋子里,亲手照料杨辰到今天早晨

  这个男人又一次带给了她彻彻底底的震撼,但同时,也让她有一次感受到了彼此间所隔阂的鸿沟

  蔷薇bú喜欢这种感觉,她有太多疑问,可一切都必须等杨辰醒过来

  就在蔷薇沉思着一些繁杂的画面时,原本闭着眼的杨辰惺忪地睁开双眼,长长地呼了口气

  蔷薇灵敏地捕捉到这一瞬,顿时涌起一阵惊喜,用力地抓住杨辰的一只手,“老公,你醒了?”

  “现在几点?”杨辰淡淡地笑了笑,投去了一个让蔷薇放心的眼神

  “还早呢,才七点,要bú要再休息一会儿?”蔷薇看着杨辰苍白的脸色,心头一酸,但强忍着笑笑说:“你可吓坏我了,突然就这么奇奇怪怪的,我一整晚都没睡呢”

  杨辰双臂撑了下床面,自己坐起身来,凑到蔷薇脸颊处亲了口,“我没事了,倒是昨晚我昏了以后,都发生了什么?”

  蔷薇见杨辰没有自己解释的意思,也很乖巧地没开口询问,整理了下说道:“我昨天带你去了医院,简单检查完后医生说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你好像特别亢奋,心跳也比较快,给你打了镇静剂后,你就安静了许多后来我带你回到这里,请来我的私人医生给你开了点安神的药,你就一直睡到现在”

  “是么……我都bú记得了”,杨辰苦笑着摸了摸额头,事实上他唯一记得一件事,就是自己大脑内爆炸一般的剧烈疼痛

  原本以为修养了一年,又过了这半年多的悠闲rì子,自己就算迫bú得已动一次真格,杀几十个人,也bú会像过去那样难以控制,可是没想到,自己的那个老毛病依然没有几分好转

  所幸随着自己那门古怪功夫的境界bú断提升,已经能够勉强克制一下那恐怖的狂暴情绪,才有了后来叫蔷薇打晕自己的那一幕,要bú然……

  杨辰一阵后怕,看来自己还是托大了,以后依旧要注意让自己保持神经的放松,放宽心态,bú能过渡劳累,要bú然压抑bú住自己的情绪,又万一没能及时控制住,铸成大错也就难以挽回了

  蔷薇继续说道:“至于宴会会场那边,只有司徒明泽和四个保镖活了下来,我已经将司徒明泽监禁了西盟会现在已经乱成一团,几乎所有重要的人物都被你杀了我已经让我的手下配合张虎去整顿西盟会的势力,接下去的rì子里可能事情会很多,但用bú了多久,整个西区就bú会有‘西盟会’这三个字对了,好笑的是周光年那个老狐狸,竟然获得消息后,主动打电话恭喜我,还说以后要和睦相处”

  杨辰点点头,问道:“那司徒明泽你打算怎么处理?”

  蔷薇眼中闪过一道厉芒,但犹豫了许久,叹息道:“我bú知道,我暂时打算过段rì子,把他送去国外,选个欧洲的小国家,给他一笔钱,让他去养老”

  “你bú杀他?”杨辰有些意外,在他看来,蔷薇显然有铁血黑道女王的潜质

  蔷薇目光复杂地看着杨辰,“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杀了他,但现在,因为你,我觉得我bú能杀他”

  “为什么?”杨辰觉得自己bú够聪明

  蔷薇凄然笑道:“其实他有句话说得对,bú论他是谁,人也好,禽兽也好,可我的身体里流淌着他的血液,这个事实永远bú会改变他是我的父亲,虽然我憎恨他,看bú起他,可的确是他跟我母亲一起带我来到这个世界没有他,就没有我我想,bú论什么原因,女儿杀死自己的父亲,都是一个bú容原谅的错误……”

  “就像……”蔷薇定定地看着杨辰,道:“就像,如果以后我们有了孩子,我实在bú能想象,孩子怎么可以杀了你,杀了他的父亲……哪怕作为母亲,哪怕我那时候已经死了,我也会在另一个世界伤心欲绝的”

  杨辰怔了怔,才姗姗笑道:“这好像没什么可比性,我怎么可能跟司徒明泽一样,我可bú会让我的子女恨我甚至想杀我”

  “司徒明泽也bú是一开始就想让我这个女儿恨他,想杀他的”蔷薇幽怨地道

  杨辰咋舌,说bú出话来,思考了下,才道:“都随你,只要你认为正确就好我都支持你”

  蔷薇恬笑着上前在杨辰嘴唇上湿润地亲了口,又用丁香小舌在杨辰的脸上滑腻地划出一道凉凉的痕迹,水汪汪的眼眸里脉脉含情,“老公,谢谢你,谢谢你给我的一切”

  “没什么可谢的,我只是在做我喜欢做的事情罢了”杨辰感触颇深地道

  “我决定告诉你一个秘密”,蔷薇突然下定某重要的决心,“原本我打算一辈子都bú说的,但我现在觉得,隐瞒那段过去,是对我们感情的bú负责”

  杨辰皱了皱眉头,默然bú语

  蔷薇深吸一口气,才道:“其实我之所以离开司徒明泽,走上今天的道路,并bú仅仅是因为我讨厌他的为人处事,还有别的原因”

  “老公,你知道吗,我跟我母亲年轻时候的样子,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呢……”蔷薇说道

  杨辰点了点头,他有记得,司徒明泽在酒曾经提起过这个事

  “在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司徒明泽就已经带领着西盟会的大群人在西区打拼,他每天都是一身酒气,甚至一身血腥味地回到家里他对我们母女两个,好的时候,就仿佛是天下最好的丈夫和爸爸,他非常宠爱我妈妈,妈妈要什么他都会给他也很疼我,我一哭他就会哄我到笑,还会抱着我转圈,带我荡秋千……”

  “可☆是,每当他喝醉了酒,或者杀了很多人,心情bú好的时候,他就跟变了个人一样……他暴戾,凶残,毫无人性他一到家就会用任何细小的瑕疵来对我妈妈又打又骂,甚至还会拿酒瓶子砸我妈妈……还会……还会当着我的面,对◆我妈妈做那种事……”

  “等等”,杨辰疑惑地问道:“你母亲,bú是你很小就离世了么?”

  “那是假的,这是我跟司徒明泽一起撒的谎言”蔷薇苦涩笑了笑,继续诉说……

  “那个时候我还很小,bú懂很多大人间的事情,但我知道,司徒明泽就是个喜怒无常的狮子,你在他身边,永远bú知道下一刻是生还是死”

  说到这里,蔷薇顿了顿,似是回忆起bú少往事,擦了擦润润的眼眶,ér后继续道:

  “直到有一天,我又听到妈妈跟司徒明泽吵架,那时候我已经上了小学,我听得懂他们在谈些什么……我妈妈出轨了,她跟一个司徒明泽的手下发生了关系,ér且还试图离开这个精神失常的男人,想要私奔……可是,偏偏被司徒明泽察觉,及早地遏制了”

  “那天司徒明泽跟妈妈吵架的声音大得让我感觉整个楼都要塌了一样,我躲在房门的外面,想要逃跑,但我却没力气离开”

  “到最后,我听到房间里传出妈妈的惨叫声,妈妈bú断地喊救命,叫得把我都吓傻了,可我当时除了哭以外什么也bú知道……”

  “等屋子里安静下来以后,房门才被打开,当时司徒明泽走了出来,看到我在房门口哭,只是一脚把我给踢开,然后就头也bú回地走了……”

  蔷薇咬着殷虹的唇瓣,惨然笑道:“老公你知道吗,我这辈子第一次看见死人,死的,是我的妈妈……”

  “我妈妈被司徒明泽活生生拳打脚踢,踢地全身被血染红,死在了家里,死在了我的面前,我到现在做噩梦,梦见那个场面还是会惊醒过来,因为妈妈的眼睛是睁开的,我好像感觉她是在看着我,她好像是恨我,恨我没能进去阻止……可……可我一个十岁的女孩子能做什么呢……”

  杨辰静静地听着,也bú说话,从他有记忆以来,除了自己叫杨辰以外,根本bú知道所谓的家庭,所谓的父母,所以蔷薇的过往虽然感伤,但杨辰并无法真正地领会,只能默默倾听

  “后来我慢慢长大了,司徒明泽也没对我怎么样,他好像根本忘记了他打死了我的妈妈,他的妻子,他高兴的时候还是跟我笑,他生气的时候还是打骂我……”

  “我失去了妈妈,但我总是说服自己,是因为妈妈背叛了爸爸,才会有那个下场,所以我并没有反抗司徒明泽,我想他心里肯定是爱我的”

  “一直到……我十八岁生rì那一天……”蔷薇眼角的泪水渐渐风干,清冷着说道:“那天晚上,他和几个叔伯给我庆祝完生rì后,一起回到家里他突然很特●别地来到我房间里,跟我谈了很多话,有关于我小时候的,有关于他生意上的,有关于帮会的,和一些别人家孩子的事的……”

  “我当时bú明白他为什么说这么多,但我一直这么听着……到最后,他开始谈一直都○没提起过的妈妈……”

  “他说他很想念妈妈,他很后悔因为控制bú住情绪将妈妈打死,但他希望我bú要怪他,因为他比谁都要痛苦……”

  “其实很多事情时间久了,自然也就淡了,虽然我很难过,心里对他也有怨愤,但他在我眼前那么伤心地哭着求我原谅,我实在很难对他起责怪的心思,毕竟他是我亲生父亲”

  “可是……”蔷薇呼吸有些急促,“可是他突然说,说我跟我妈妈很像,就和他第一次见到妈妈时候的样子一模一样他突然用无限渴望,满是侵略的目光看我,问我愿bú愿意帮他弥补缺憾,代替妈妈的位置,成为西盟会的女主人”

  “他要他的亲生女儿做他的女人”

  最后的话语好似用尽了蔷薇所有的力气,蔷薇垂下臻首,喃喃道:“我bú记得当时我怎么想的,我只是疯狂地把他推出了房间,在被子里哭了一整晚……到后来……我才终于意识到了他的无药可救,我也才下定决心离开他……”

  杨辰没想到事情竟然还有这样的背景,蔷薇有司徒明泽这样的父亲,没有走上bú归路的确是万幸,看到蔷薇虚脱似地娇躯,伸手将她搂进怀里,拍拍柔软的脊背,“说出来应该会卸下许多,起码我能帮你分担,像我这样没心没肺的人,最适合帮女人分担这些头疼事了”

  蔷薇躺在杨辰胸口,抿嘴笑道:“是啊,心里舒服许多,bú论老公你怎么看,我都已经可以问心无愧地面对你了”

  “其实你本来就bú用瞒着我,那bú是你的错,你只是一个被害者的角色罢了”杨辰无所谓地道

  蔷薇突然挣扎着转过身,抬头凝望着杨辰的双眼,无比关切,又有几分委屈地问道:“那老公你是bú是也应该告诉我一些你的过去,起码,我想知道你昨晚,到底是怎么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