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万一】


  225

  看到杨chén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林若溪几乎是呼吸一窒,但紧接着,双靥红地快要滴出水来,似喜似嗔地剜了杨chén一眼,冷哼道:“原来你没事泡-书_)”

  “谢谢老婆的关心,虽然遭遇了点麻烦,但我没事”杨chén满意地笑道

  要死了妍妍乱说什么,什么有人中枪不中枪的,这个坏人根本没事完了完了,刚才说的话肯定都被他听到了,以后还怎么见面啊,羞都羞死了

  林若溪越想越别扭,原来,之前接到许智宏那个古怪的电话后,她jiù打电话通知了在警局上班的蔡妍,寻求援助,毕竟她根本没有任何头绪刚才蔡妍突然接到袁家与方家的消息,让他们警局派人手到二医院提供警力,才●告诉了林若溪相关的一些事

  林若溪只听得蔡妍说有人中枪,第一时间jiù挂了电话赶来,却不想,过于心急,根本没问清楚谁中枪,才造成刚才一幕

  “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林若溪发觉杨ch◇én的笑容很古怪,眼神的侵略性让她有些不自在

  杨chén朝前走了一步,林若溪jiù立刻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杨chén

  “我又不会吃了你,来,过来,看在亲爱的你这么关心我,为我担忧,我打算勉为其难地送你一个拥抱,不收费的,如guǒ需要亲一下,那也可以,不过要让我反亲你一下”,杨chén说着,爽快地张开双臂,一脸大义凛然

  一旁的两名小护士看见这一画面,都看好戏一般地躲一□边窃笑

  “流氓”

  当着别人的面,被开这样的玩笑,林若溪感觉耳根子都烧红了,气鼓鼓地瞪了杨chén一眼,转身jiù拎着小包跑走了

  杨chén一脸郁闷,怎么每次都骂这两个字,■看来要扩充一下林若溪的骂人词汇,冲两个小护士说道:“你们偷笑什么?把我老婆吓跑了”

  说完,不顾两个脸上写满无辜的小护士,屁颠屁颠追了上去

  一路追到医院门口,林若溪的红色bīn利车j☆iù停在那儿,杨chén见她准备要上车,一个箭步上前,拦住了她

  林若溪此刻已经恢复了冷若冰霜的平日模样,盯着杨chén说道:“让开”

  “我会让开,不过出于你对我的关心,我觉得该告诉●你为什么发生了这一切么”,杨chén无奈地笑了笑,看来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在她心里的位置,只是简单开了个玩笑,jiù要跟自己翻脸一样了

  “我不想听,我也没兴趣了解你的事,我只是来确认你死没死,□既然你没死,那我下午还要去开会”林若溪冷冰冰地说

  杨chén叹了口气,也不再自讨没趣,让开让林若溪上车

  林若溪头也不回地将门关上,直接发动了车子jiù走,一转眼jiù出了医院大门 ▲
  杨chén苦笑着摇了摇头,掏出手机,拨通了蔷薇的号码……

  与此同时,在一辆加长的白色凯迪拉克车内,杨婕妤正拿着手机,与人通话

  “……哥,事情jiù是这样,所以需要你下达一些军令,让江南军区的陆地部队跟海军对中海实行后半夜的封锁”杨婕妤说道

  电话那头,一个浑厚的男子嗓音说道:“我没问题,不过你需要请示爸的意思”

  “爸很喜欢小野这个外孙,肯定会同意的”

  “嗯,jiù算不是为了外甥,他老人家最看不过的jiù是这样的势力,还有事么……”

  “哥,我还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杨婕妤犹豫着道

  “婕妤,我们是亲兄妹,你什么时候对我也要瞒着什么了?”男子不悦地道

  “不是的,哥……我……我今天碰到一个年轻人,他……他叫杨chén”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而后道:“是吗,怎么了”

  “他跟你年轻时候,长得很像,和伟跟我是同样的感觉……”杨婕妤费了好大力气,仿佛才说出了这句话

  这一次,电话那头沉默的时间久,良久才道:“知道了,这件事,不要跟爸说,等爸同意了,你发个信息给我,我会让军队先封锁海域,再封锁中海市周边所有通道”

  杨婕妤松了口气,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另一头,杨chén通知了蔷薇大致的事情后,蔷薇立刻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和热情,想来她也意识到,这会是一统全中海的好机会,于是约好一小时后去ROSE酒见面,在这之前,杨chén还是选择回医院内与几人说一下,顺带跟糖糖道别

  来到特护病房门口,杨chén与袁和伟跟方中平说了红荆会方面已经通知完毕,晚上可以出★动所有力量与政府警队、军队合作剿灭东兴所有据点,这让方中平眼前一亮

  “杨chén,如guǒ这次的行动顺利,你将会是中海的大英雄”方中平说道:“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当初糖糖连续好多次差点被东兴的▲★动所有力量与政府警队、军队合作剿灭东兴所有据点,这让方中平眼前一亮

  “杨chén,如guǒ这次的行动顺利,你将会是中海的大英dòngsuǒyǒulìliàngyǔzhèngfǔjǐngduì、jun1duìhézuòjiǎomièdōngxìngsuǒyǒujùdiǎn,zhèràngfāngzhōngpíngyǎnqiányīliàng

  “yángchén,rúguǒzhècìdehángdòngshùnlì,nǐjiānghuìshìzhōnghǎidedàyīngxióng”fāngzhōngpíngshuōdào:“wǒxiǎngnǐyěyīnggāizhīdào,dāngchūtángtángliánxùhǎoduōcìchàdiǎnbèidōngxìngde人绑架”

  “没错,所以我能理解你这么激动的原因”杨chén道

  方中平愤慨道:“东兴的周光年一直想把他的那些罪证抹掉,还想通过政府的势力,帮他们洗白,让他们的一些黑道生意合法化,不过▲因为我一直与他做对,他的那些虾兵蟹将无法安插进政府部门,所以一直想用糖糖的安危来威胁我要不是他的势力太过复杂,我恨不得立刻jiù掀了他所有的据点”

  杨chén笑道:“这么说来,方书记你这人还■☆是有些正义感的,我倒纯粹是不喜欢那老头子干的事,嫌他老找我麻烦,所以才会与你们合作”

  “哈哈,谈不上正义感,但想要在这把交椅上坐稳了,不是靠耍耍小聪明jiù可以的,想要爬得高,坐得稳,不是与▲那些肮脏的东西同流合污,jiù能做到的人在做,天在看,我方中平不是什么为大义抛头颅洒热血的烈士,但好歹也有一份良心,东兴这些年的所作所为,的确叫人发指”

  杨chén与二人谈好后,袁和伟与方中平也都带着保镖们离开,开始部署具体的作战计划

  杨chén走进特护病房内间,糖糖正守在袁野的床边,见到杨chén一个人进来,糖糖疑问着抬头

  “糖糖,我要先走了,今晚你jiù留在这里,外面有很多人保护,会很安全”

  “大叔,我知道今晚会很乱,大叔你也要保护好自己”糖糖关切地道

  “嗯,那我走了”

  杨chén刚欲转身,糖糖又叫住了他

  “大叔……”糖糖抿了抿薄唇,说道:“大叔,我在想,如guǒ袁野哥万一……我是说万一他有点什么,我希望能跟他结婚……”

  “你什么意思”,杨chén愣了下,问道

  “我已经想了很多了,如guǒ袁野哥出了点什么事,过了今晚,没能醒过来……那么,我会用我妈妈生下我的方法,以后也为袁野哥生一个孩子,而且我会跟袁野哥结婚的”糖糖目光灼灼地说道

  安静的特护病房内,除了仪器的轻微细响,只有糖糖清脆而坚定的话语声

  杨chén怔怔看着糖糖,突然觉得,眼前的女孩真的已经不是昨日的糖糖了,她的话让他感觉到心底发怵,但多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震撼

  “我会告诉孩子,他父亲是个充满理想的,勇敢的男人,是他妈妈这一生最深爱的男人,虽然他只能从照片上看到父亲的模样,但是我想,他一定也会以他父亲为荣的”糖糖嘴角微笑着说

  “别胡思乱想了”,杨chén伸手摸了摸糖糖的额头,“jiù冲你这☆句吓死你大叔的话,袁野敢不醒过来,我jiù不放过他”

  “嗯我也不放过他”

  jiù在这时,没人发觉,躺在床上,安然不动的袁野,一只左手的指尖,微微颤动了下……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