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因果报应】


  347

  吴良柱那赤蜾的*秽目光,让林若溪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杨辰明显是中迷药之类的东西,这是早先就有设好的圈套

  刚刚跟杨辰干杯的小刘也走到了包厢门口,守在那儿,阻拦了林若溪的去路

  至于其他两名副厂长与工会主席,也都露出了与他们的职称不相符的*邪表情,贪婪无比地盯着林若溪的胸部与俏脸直看

  “大哥,这妞也太他吗漂亮了,咱临走还能玩这么漂亮◎一妞,会不会以后都不舍得走啦”孟凡舔着嘴唇嘿嘿笑道

  “要不绑着跟咱一起跑路得了”

  林若溪咬着银牙,狠狠地瞪着几人,“他们根本不是厂里的干部,是不是?”

  眼前这几人露出来的◎丑恶,显然不会是能管理一大工厂的知识分子,怪不得刚才问那孟凡,是否发了账目,他都压根不明白的样子,原来是假冒的总会计

  “你才发现?这也太晚了”,吴良柱潇洒地站起身来,单手支撑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撸了撸头发,“林若溪,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本来你要是随便派一个人过来,我估计就直接走人了,可你竟然亲自过来,我可就不客气了”

  林若溪心头凛然,奋力地推了推身边靠着的杨辰,希望杨辰能醒过来,★可是用力一推,杨辰却是直接倒在了地上,继续昏睡

  “没用的,他中了迷药,最少也得睡上一个多钟头原本该是你躺下的,可谁知道他偏偏傻瓜一样帮你挡酒,那也好,你们中谁倒了都是件好事情”

  看着吴良柱凑上前来,林若溪猛地起身,倒退了两步,警惕地看着他,“吴良柱,你要是干乱来,我就让你下半辈子都在牢房里度过”

  “哈哈?牢房?”吴良柱邪笑道:“等玩完了你,老子直接带着兄弟几个出国逍遥去,哪还轮得到你来抓我?”

  “原来钱全部都让你私吞了……”林若溪总算明白wéi什么会发不出工资,甚至连这么多盈利都不见踪影了竟是吴良柱携款想要逃出国门虽然不知道他要去哪儿,但只要让他悄无声息◎地得逞,再想抓着他,就很难了

  何况,吴良柱这次显然是早有预谋的逃跑,没准早在国外打好了基础,这样的潜逃,连遣返都几率很小

  吴良柱冷哼道:“要不是你这个臭娘们儿,我哪用的着这么冒险干□这种带钱跑路的事,这一切,都是因wéi你,因果报应啊……总算你栽倒的我的手上了”

  看着眼前眼神阴翳的吴良柱,林若溪终于有些害怕了,再怎么冷jìng,她也是个年轻的女人罢了,交际场合是参与了少之又少,面对这样四个穷凶极恶的家伙,林若溪双腿有些发软

  “我到底做了什么,你wéi什么要这么恨我……”林若溪的确无法理解,wéi什么吴良柱特意要来对付自己,按理说,他既然都准备好逃跑了,早点走才对,干嘛听到自己来了,就留下不走?

  吴良柱眼里满是复仇的火焰,狞笑道:“你还装作不知道么?你仔细想想,三年前,你是怎么对待我们一家的……”

  三年前?

  林若溪微微一思忖★,皱眉道:“三年前我收购了你们家的良玉制衣,改成了我玉蕾旗下的玉平制衣,但那难道也算是你这么恨我的理由么?”

  “贱女人你懂什么?”吴良柱咆哮道:“你知道不知道良玉制衣,是我爷爷那辈儿就几个兄●弟辛辛苦苦地干起来的我从小就眼睁睁地看着我爷爷,我父亲,wéi了这家工厂累的满身是病工厂里的石子路是我爷爷上山跟工人捡石子造的,工厂里的树是我爸跟我一起种的,那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家的心血我爷爷死的时候,还特意交待我,一定要好好守着这份基业,千万别让它有任何闪失……

  我一直那么兢兢业业地工作,就wéi了让这家工厂一直能传下去,对得起祖上两代人的辛苦

  三年前,刚好经济不景气,我迫不得已地从银行贷款了几百万,想周转下资金再继续发展

  可是你呢?唐唐玉蕾国际的大总裁,竟然阴险地利用地方政府领导的关系,还跟银行的行长串通,给我的贷款还款施加压力,非要我把工厂归纳进玉蕾的底层工厂体系中去,才肯罢休

  你玉蕾要发展,wéi什么不自己建工厂,偏偏吞并我们家三代人辛苦建立起来的这点心血?难道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么?你知道不知道,就因wéi政府领导都想巴结你,所以镇长、党委书记全到我家来,让我爸硬是决定把工厂归进了玉蕾集团里?

  我爸当年还没到年底就被活生生气出病气死了,临死还告诉我,千万别跟你过不去,说我斗不过你……没错,我是斗不过你,这个社会,谁有钱谁就是大爷你玉蕾只要一想投资,一想扩建,别说我们这边政府的小官员,就是中海市委领导都得看你几分脸色……

  可那又怎么样?你不过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禽兽”

  吴良柱骂的脸色通红,转而又冷嘲地一笑,“我说错了,你长了这么漂亮,怎么会是禽兽呢……现在也好,这三年,我想尽办法地把zuàn来的钱藏了大半,今年的是类落下,这笔钱足够我在国外逍遥快活下半辈子了你害得我们吴家人颜面尽丧,就跟落水狗一样只能趴在你脚下给你卖命……到头来,你还不是得落在我的手里?”

  林若溪听到这里,思绪倒是冷jìng了大半,神情略有几分感伤

  “你说的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林若溪道:“我对你父亲的死,感到抱歉,但,不管你信不信,当年我决定收购你们家的工厂,仅仅是我觉得,你们这样的小民营工厂,与其这么没头苍蝇一样停滞发展,还不如归纳在我们玉蕾旗下,由我们统筹管理而且如果我自己建工厂,资源浪费,又◎没效率而且如果一旦造好,你们工厂照样很可能倒闭

  我只是想尽可能理性地投资……我没想到,因wéi我的一句话,你们这边的领导和银行会那么对待你们,那并不是我的本意,我也没有强求,那只是他们做法不★méixiàolǜérqiěrúguǒyīdànzàohǎo,nǐmengōngchǎngzhàoyànghěnkěnéngdǎobì

  wǒzhīshìxiǎngjìnkěnénglǐxìngdìtóuzī……wǒméixiǎngdào,yīnwéiwǒdeyījùhuà,nǐmenzhèbiāndelǐngdǎohéyínhánghuìnàmeduìdàinǐmen,nàbìngbúshìwǒdeběnyì,wǒyěméiyǒuqiángqiú,nàzhīshìtāmenzuòfǎbú对,可我并不知情”

  “哼,你这都是屁话归根结底,要不是你,那些狗官怎么会这么对待我们家?”吴良柱狠声道

  “但是工厂这两年的发展你也看到了,按照我制定的路线,工厂员工增加了足足五倍多,原本你们一年只能zuàn几百万毛利,现在能够破亿的收入,而且玉平制衣已经是全镇最大的制衣加工厂,这难道不是对你祖上的交待么?”林若溪说道

  吴良柱哈哈大笑,“你是真蠢还是装傻?玉平制衣……我要的,我爷爷,我爸,我们要的,是良玉制衣良玉制衣这才是我们家的东西我们要的是我们的尊严,不是你那些臭铜烂铁的机器,乱七八糟的厂房你知道看着自己亲爹朝银行行长下跪的时候,做儿子的是怎么个想法么?你这个冷血无情就知道扩张,就知道zuàn钱的贱女人,你能明白么?”

  一席话,让林若溪睁大了水润的眼眸,却是说不出半个字来,这看似有些荒谬的言论,却是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