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外面的世界与我无关】


  370

  再接下去吃饭,已经没什么味道了,杨辰倒是把大碗de粥都吃完了,林若溪简单吃了几口,便跟慧琳yī样放下了碗筷

  王妈风卷残云似地收拾了餐桌上de东西,泡茶de事儿却直接推给了慧琳做,王妈想来也是不敢当着这种人物de面沏茶

  叫王妈觉得纳闷de是,这样de人物怎么无端端来自家了?难道林若溪做生意大到了国家领导人都要来串门见见de地步?

  杨公明正盯着林若溪买来deyī副名画家de油画瞧呢,那老妇见杨辰等人已经等他,便催促道:“老爷,吃完了”

  杨公明这才笑呵呵地回过身来,手指着墙上de油画,对林若溪笑着说:“这西洋人de画,看着是好看,可我总觉得还不rú拍照片来得实在”

  “èn”,林若溪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说他没艺术细胞?找死么?说他对?自己心里不舒服,所以还是只“èn”了yī声

  杨公明也不介意,转头对杨辰道:“杨辰,你这名字,是你自己取de”

  杨辰淡淡地点点头,“代号罢了,姓什么,叫什么,其实都无所谓”

  “年轻人,话不能这么说,人不能忘本,就跟爱自己de国家yī样,首先就得爱自己,其次爱自己de家,rú果连自己de根,都能随便,那人还有什么能不随便呢?”杨公明温声道

  杨辰忽然觉得自己像是yī拳头打在棉花上,老人de话语很是柔和,而且还面带笑容,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都这么跟你和声细语了,你总不好犯冲地跟他硬碰硬,再说欺负老人家总不像话

  “今天来不会跟我谈我名字de事情”,杨辰只能尽量奔主题,试图快点谈完

  杨公明点点头,“是有点比较要紧de事,不过……这事我想……找个静yī点de地方说,不知道可不可以?”

  “没什么可以遮掩de,想说就说,不想说就拉倒”,杨辰不耐烦地道

  “杨辰,不能这么说话”林若溪yī皱眉,瞪了杨辰yī眼,这家伙也太不礼貌了,不论对方是不是自己不希望见到de人,毕竟是长辈,再说都是用商量征询de口吻,怎么能这么无礼地说话呢?

  “杨老,不介意de话,去我书房里说怎么样?”林若溪提议说

  杨辰也知道自己说话语气重了点,见林若溪主动要缓和气氛,也就没再说什么

  杨公明也不生气,乐意地点头道:“那就谢谢你了,小姑娘”

  林若溪起身,主动地做了个请de姿势,带杨公明与老妇yī起上二楼

  上楼前,林若溪不满地看了杨辰yī眼,那意思很明显——“跟我上来”

  杨辰心里yī阵古怪,平日里对自己de事情很少过问,加不是那种爱管别人事情de女人,可今天,怎么林若溪对自己与老人de事情这么上心呢?难道是因为老人de尊贵身份么?

  其实这个问题,林若溪自己都有些奇怪,只是觉得,在这个老人面前,自己应该表现好yī些,仅仅就这样de感觉罢了

  杨辰见林若溪带☆着杨公明上去了,知道不上去也不是个事,只得慢悠悠地走上楼去

  慧琳在楼下,刚想为杨公明泡茶,就见四人已经上楼,怔在原地,焦急无比

  来到书房门口,林若溪为杨公明开了门,杨公明笑呵呵地说■了声“谢谢”,与老妇yī同进到书房里

  令林若溪感到羞涩脸红de是,那名和蔼de老妇人进书房前,竟是笑眯眯地说了声“小丫头长得真俏”

  虽然是老人对孩子deyī种宠溺般de夸赞,可好多年没感受过这种待遇de林若溪,还是很不适应

  随后杨辰也进了书房,林若溪见状,就打算关门下楼去

  可是,刚要离开,却被书房里de杨公明喊住了,

  “若溪啊,你也进来,这些事你也有资格来听”

  林若溪娇躯轻颤,杨公明竟然早知道自己是谁?有资格听?什么意思?难道杨辰真de是……

  带着几分忐忑,林若溪犹豫了下,点点头,也走入书房内,将门关上

  yī下子,书房里就安静了下来,几缕清晨de阳光从窗户de百叶窗射进来,暖融融de,消散了几分沉闷

  杨公明四周望了望,看着琳琅满目de书籍,笑着道:“若溪啊,这些书,都是你看de?”

  林若溪幽声应道,“是de”

  “不错,虽然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有文化de女人,总是能多明几分事理,特别是想要打理好yī个大家族de事情,没墨水是办不好de这是件好事”杨公明几分欣慰地看着杨辰,道:“杨辰,你娶得媳妇儿,爷爷很满意”

  爷爷?

  林若溪瞬间yī对水汪汪de眼眸睁到了最大,几乎大脑都缺氧了,木讷地转过头,望向身边yī声没吭de杨辰

  杨辰蹙了蹙眉毛,他de确◇没想到,杨公明会rú此简单随意地说出,彼此血缘上de关系

  “我可没说过,我有什么爷爷,我想老人家你认错人了”

  说到这份上,杨辰反倒心静了下来,嘴角挂着淡淡de笑意,回道

  ★杨公明也不介意,仿佛没听到杨辰de话,眼里闪过几缕思绪,语气有些飘忽地道:

  “二十多年前de冬天,差不多也是这个时节我de儿子杨破军,跟我那还没进门de儿媳妇郭雪华,生下了我deyī个孙子不过,他们两个人都瞒着我,因为,这个孩子是在我儿媳妇没进门前,就怀上de

  他们觉得我不知道,其实,我早知道了幸好,他们没把这孩子打掉,rú果他们那么做,我肯定会阻止他们

  既然是老天爷决定要让孩子诞生,就不该去抹杀他de存在,即便还没出生,都是yī条我们杨家de生命,我de孙子或者孙女

  只可惜,当时de我,正是竞选人大委员长de重要关卡,杨家上上下下,旁系本宗加起来过百de男女老少,都等着我de上位,来巩固家族de地位当初正是我们华夏发展最为迅de年代,任何人de上位,等于是yī个家族de绝对兴旺而若是在那竞选中失败,作为拥有深厚底蕴de杨家,那么多与我们家族挂钩de国企,那么多地方官员,被打压下去,甚至吃得骨头都不剩,也是必然de

  当时de我,根本没有闲暇去顾及我这个孙子de秘密诞生,甚至,我还很清楚,未婚先孕地生下孩子,对于那个时代我们这样de家族而▲言,就是yī桩丑闻

  我de儿子儿媳妇也很清楚那点,所以,他们把我de孙子,寄放在了yī家孤儿院里打算等我竞选完了,再把孩子抱回来……”

  随着杨公明de慢慢叙说,杨辰de脸色阴晴不定☆

  林若溪也总算大概了解了这事情de真相,从起初de震惊,渐渐de,看向身旁杨辰de目光柔和了起来

  原来,他身世这么坎坷么?

  “后来,我不负众望,靠着这么多学生和同人de帮○■

  林若溪也总算大概了解了这事情de真相,从起初de震惊,渐渐de,看向身旁杨辰de目光柔和

  línruòxīyězǒngsuàndàgàilejiělezhèshìqíngdezhēnxiàng,cóngqǐchūdezhènjīng,jiànjiànde,kànxiàngshēnpángyángchéndemùguāngróuhéleqǐlái

  yuánlái,tāshēnshìzhèmekǎnkěme?

  “hòulái,wǒbúfùzhòngwàng,kàozhezhèmeduōxuéshēnghétóngréndebāng忙,帮杨家获得了在燕京生存稳固发展de根基

  我记得,当选de那yī天,我第yī件想到de事情,就是,该想法子,把我们家de孙子抱回来了rú果不是那个小家伙去孤儿院里受苦,他爷爷怎么能安然地当选呢?

  但,当我儿子跟儿媳妇再去那家孤儿院de时候,那里竟然被拆迁了,那群孩子,也是众说纷纭地不见了,不用提,我们家那个才出生没几个月de小家伙”杨公明眼里流露出几分哀伤,当年de事情,历历在目,却是让这名老人夙夜长叹

  听到这里,杨公明身侧de老妇人也是yī脸伤怀,默默地擦了擦眼角de泪水

  林若溪望了望身边默无表情de杨辰,原来他从小没父母是真de,他还是婴儿就这么失去了所有亲人,他是怎么成长起来de?

  同时林若溪也算是明白了杨辰为什么对那天下跪de郭雪华说什么“永远别说求”之类de话,也明白了,真正不杀杨烈de原因……看来,杨辰早知道了这yī切

  “你以为,说这些有用么?从我有记忆开始,我de世界里,就已经没有任何所谓de亲人了就像警察局里我de个人履历yī样,五岁前de事情,我全部都忘记了,被人领养也好,被人卖掉de也罢,有de只是yī个不知道谁告诉我de姓五岁后,我就去了国外,yī直到现在,我能站在这里,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de”,杨辰自嘲地笑了笑,“孙猴子还知道自己是石头里蹦出来de,当我变得都不像个人de时候,谁能告诉我,我是从哪里来到这个世界上de?放开身体de痛苦不说,你知道,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是怎么样de感受么?你们那所谓de悲伤,算得了什么?”

  杨公明哑然,望着杨辰,沉默说不出话来

  林若溪眼眶有些发红,此刻杨辰身上平日里de散漫气息荡然无存,仿佛整个人都被yī片苍凉de荒漠所覆盖,聊无生机地绝望

  “我de心已经很累了,我没有那种要报复谁de想法,但希望你们可以不要来打扰我de生活,我只想安静地生活,让外面de世界与我无关”,杨辰说完,转身就欲走出书房

  “等yī下”

  杨公明突然喊了yī声

  杨辰脚步yī顿,正想回头,却听得地板发出yī沉沉de震动声

  这种声音?杨辰猛地睁大了眼,转身yī看,杨公明竟是yī脸正色地跪倒在地

  不仅是杨辰,就连林若溪与那名老妇人都脸色大变

  不论是长辈也好,领导人也好,杨公明给自己de孙子下跪,绝对是挑战人心理承受极限de事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