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大门的缝隙】


  395

  凌虚子似乎愣了下,没想到还会有人阻拦他,倒也不生气,笑着道:“小娃娃,让开,你知道拦不住wǒ”

  “这不是拦不拦得住的问题”,灰衣正色道:“灰衣本为老爷所救,才得以苟且偷生至今至此残生,除了保护老爷周全,已无半点念想wǒ知前辈要带走老爷,必然是将老爷囚禁至死,那不杀了老爷还要难受灰衣无法陪伴老爷左右,不如以死,答谢老爷救命之恩”

  “灰衣,让开”林志国抬★起头,眼眶忍不住有些发红,“凌虚子前辈,不过履行鸿蒙之责任,wǒ是炎黄铁旅的将军,犯了错,理应受其审判”

  “老爷,灰衣从来都服从老爷的命lìng哪怕这次的计划,灰衣实在无法苟同老爷,灰衣也用◇完全不插手,远远观望的方式,并未阻拦老爷可是,这一次,灰衣要违抗老爷的命lìng了”

  灰衣说完,全身真气开始凝聚,做出了要战斗的姿势

  凌虚子无半点反应,像是等着灰衣进攻

  杨辰站在一旁,看着凌虚子就这么飘飘然地站在那儿,总感觉有些异常

  这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这人明明站在你面前,却好像,完全在另一个世界

  饶是杨辰能掌握空间法则,却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个人,完全不受空间的约束

  只是,其他站着的几人,哪怕玉玑子,也是看不出个所以然的

  这时,灰衣凝聚完真气,骤然发力,整个人如同一道灰色光影,电闪似地来到凌虚子面前,一掌拍向凌虚子胸□zhègèrén,wánquánbúshòukōngjiāndeyuēshù

  zhīshì,qítāzhànzhedejǐrén,nǎpàyùjīzǐ,yěshìkànbúchūgèsuǒyǐránde

  zhèshí,huīyīníngjùwánzhēnqì,zhòuránfālì,zhěnggèrénrútóngyīdàohuīsèguāngyǐng,diànshǎnsìdìláidàolíngxūzǐmiànqián,yīzhǎngpāixiànglíngxūzǐxiōng

  “嘭”

  一声闷响,却不是灰衣打中了什么,只是灰衣的手掌还没碰触到凌虚子,就好似一股无形的力量,将灰衣整个震飞了出去

  灰衣在半空中连续翻滚了几次,才堪堪倒地,忍不住咳出一口鲜血,竟是受了不小的内伤

  凌虚子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叹道:“可怜你一个花甲之人,忠心耿耿这世上,有情,有理情,可大于理,但绝非现在该做的事,wǒ终归要做他已经无法再继续当将军,一个知道太□多华夏秘密的人,必须被wǒ带走不过你可以放心,他会有个不错的地方,颐养天年”

  “只要wǒ灰衣还有一口气,绝对不会让前辈带走老爷……”灰衣蹒跚着爬起来,竟还想继续战斗

  “你根本无法靠▲◆近wǒ都做不到,如何阻拦wǒ?”凌虚子叹息道

  “无法阻拦,也要阻拦”

  正当灰衣再度欲冲上来,一直默默看着林志国的云淼师太猝然下跪,对凌虚子道:“请前辈,饶了这人,他虽然犯错,但终归★知道错了请前辈容许wǒ带他回蜀山,就让他在蜀山之上,过完剩下的岁月”

  “云儿……”林志国见云淼师太竟为他求情,当即老泪纵横,却是无言以对

  “wǒ知你二人是夫妻,但此事无商量余地”,凌虚子说完,再度走向林志国

  “休想”

  灰衣怒睁双眼,紧跟着冲上来意图阻止

  凌虚子眉头微皱,佛也有三分怒火,他本已经然于俗世,再三忍让,也是有限度的

  林志国眼看着○灰衣带着重伤又要来与凌虚子硬撼,脸上闪过一丝决绝,突然从大衣口袋中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灰衣住手”

  “老爷?”

  灰衣看到林志国拿枪指着自己的头,顿时定住了身○◎形

  “wǒ意已决,不要再为难凌虚子前辈”,林志国嘴角勉强一笑,“你的心意,wǒ自然明白wǒ现在庆幸的是,你没跟wǒ一样,参与到这个事情中来灰衣,你跟随wǒ多年,与其说你是wǒ的部下,不如说是◇○wǒ老友等wǒ走以后,林家想来……也会渐渐衰落下去,不过,希望你能尽可能帮衬着”

  灰衣痛苦地闭上眼

  林志国又望向云淼师太,“云儿,林家,以后就交给慧儿wǒ知你无心打理家族事务,但你▲毕竟是林家的族长夫人等wǒ走以后,希望你能让慧儿回到林家,慢慢接手一切就当,是wǒ这个对不住你的丈夫,最后一个不要脸的请求

  这次的事情,wǒ一手铸成的过错,让炎黄铁旅蒙羞,让这些年轻人遭难,还险些让神石落入他人之手不过,wǒ庆幸,wǒ为wǒ们的儿子儿媳,报了仇”

  云淼师太不语,婆娑着泪眼,点了点头

  林志国又对杨辰复杂地望了一眼,“wǒ最终还是没能在你面前抬起头来,不过这些已经无所谓了,希望你以后善待若溪,她是个可怜的孩子”

  杨辰邪笑道:“你终于想说实话了么?”

  “哈哈”,林志国轻笑,“该说的,wǒ都已经说了,你早晚也会知道”

  “说完了○,就走”,凌虚子走上前,一把扶住了林志国的后背

  林志国点头,转过身去

  凌虚子似乎突然想到什么,回过头,对杨辰笑道:“刚才的打斗,wǒ看了,望你能多领悟些什么”

  说罢,不等☆众人与其道别,就见到凌虚子扶着林志国的后背,一转眼,已经瞬间移到了百多米外的地方

  就连杨辰也看不清,这是怎么样的一种移动方式,完全没空间扭曲的形式,反而像……直接从这一处穿越到了另一处

  不等众人再看一眼那神奇的画面,凌虚子带着林志国,已然不见了踪影

  在场的几人沉默了一会儿,玉玑子开口道:“没想到,师叔竟真的踏入了那个门槛,先天之上,原来真有那种境界么”

  杨辰心里则是多了几分明悟,果然与自己猜测的没错,靠着炎黄铁旅,是不可能保得这个国家永远周全的,显然是有这样一些人真正地站在了最后这些人,应该就是突破了自己目前所处的先天大圆满境界

  自己之前只是隐约感觉到,自己还有上升的空间,如今却是可以断定了再感受适才凌虚子穿越一般的离开方式,杨辰又多了几分体悟

  眼前,仿佛是有一扇前所未有的大门,正徐徐地流露出一丝缝隙

  “你在想什么”,蔡◎凝忽然幽声问道

  杨辰摇了摇头,“没什么,也说不清楚对了,林志国走了,你们炎黄铁旅怎么办?”

  云淼师太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不必担心鸿蒙的两大职责,一是守卫国之根本二便是监督炎黄铁◎旅的将军,毕竟炎黄铁旅是隐蔽性的非常规组织,不能通过法律流程所以,将军若遭到审判,鸿蒙会通过特殊方式,安排下一任的将军人选wǒ们只需要等着将军上任便是了”

  杨辰点点头,他倒也不会太过担心,眼下事情已经解决,他倒是想起被自己安置在ROSE酒的莫倩妮了,跟蔷薇在一起,那俩女人该是一直在担心自己,不由急着想赶回去见她们

  “既然没事了,那wǒ就先回去了”,杨辰对在场几人道

  玉◆玑子拱手,“多谢杨小友,这次多亏杨小友,贫道才幸免于难”

  杨辰摆摆手,转身离开

  以最快的奔跑来到自己停车的码头,杨辰开着车,在凌晨的城市大道上疯狂奔驰

  这一晚上的事情发生□●得太过仓促,杨辰想起,自己都忘记给家打电话说为什么没回家了,不由一阵懊恼,估计林若溪又得生自己的气了,出门陪别的女人吃饭就算了,还夜不归宿,这不是找抽么?

  但总不能凌晨打电话回去,又不好说实○话今晚干了什么,杨辰也就放弃了解释

  来到ROSE酒,凌晨时分已经没几个人在里面,台的店员也只有两个不认识的红荆会小弟,但杨辰还是能察觉到,不少人都围拢在酒四周,显然是蔷薇找来保护的

  见到杨辰,不少认识的红荆会精锐人员都弯腰致敬

  杨辰朝他们挥了挥手算打了招呼,进入后方走廊,来到蔷薇的房间门口,问守门的俩保镖,“你们大姐在里面睡觉?”

  俩保镖摇头,“杨先生,wǒ们不知道大姐睡没睡”

  杨辰想想自己脑子不好使了,俩保镖要是看着自己女人睡没睡觉,才叫不对劲呢,于是也就自己打开了门,走进屋去

  进了香喷喷的卧室,杨辰一抬头,瞅见蔷薇那张大床上的光景,顿时感觉全身血液,都往脑子那儿流,咽了咽喉咙,口舌发干……

  「这书主要是都市家庭伦理,不是玄幻今天完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