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不准你这么说她】


  448

  中海市郊,一处保安严密的高档住宅区内,宁国栋刚回到zhè一处休息的别院没多久

  坐在宽松的躺椅上,宁国栋正对面是一台壁挂电视,zhè样的中午时间段,几乎都是午间闻或者重播的早间闻

  当宁国栋翻阅zhè些电视频道,不由恼火地发现,几乎每个电视频道都在播放昨晚发生的金融大战,主角自然是玉蕾国际与林若溪

  “该死的”

  宁国栋的眉角一阵跳动,终■于忍不住心里的火气,将手里的遥控板直接狂砸向前面的电视机

  “啪”地一声脆响,电视机屏幕被遥控板砸出了一个凹陷,顿时花屏

  宁国栋也懒得多管,站起身来,浮躁地走到屋内的小型台内,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俄国进口的伏特加,扬起脖子,一饮而尽

  “啊……”

  烈性的酒液划过喉咙,就跟刀子割过一般,zhè才让宁国栋感觉舒坦了一些,呼出一口气,眼睛里甚至呛出些眼泪

  正在◎zhè时,屋子的门铃响了起来

  宁国栋皱了下眉头,zhè一住处,是自己私人的,除了自家的人以外就只有一些身边的人知道,但他们来的话,怎么会不让自己事先知道?

  宁国栋也不会觉得是什么危▲险的情况,且不说没人敢动他,外头可是站着保镖的,他也就慢悠悠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却不想,刚一开门,迎面站立的,正是宁国栋怎么也没想到的父亲,宁光耀

  “爸?”

  宁国栋疑惑地喊了一声,据他所知,zhè个时候,宁光耀应该是要赶回燕京,参加人代会的最关键的换届选举才对

  怎么会突然跑到自己zhè里,还不跟自己提前说声?

  宁光耀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儿子,“不让我进去坐坐?”

  “哦……当然,当然”,宁国栋感觉气氛不大对,但还是立刻让宁光耀进门

  宁光耀不仅是他的父亲,宁家的家主,华夏的总理,是他从小到大,唯一畏惧的人……

  宁光耀让◎手下的人都在外面等着,自行进了屋内,后面的宁国栋识趣地把门关上

  房子的保密性很好,里外是绝对隔音的

  宁光耀走到大厅里,看到刚被砸坏的电视机,蹙了蹙眉头,但并没说什么,而是左右看起了★屋子里的布置

  宁国栋有些噤若寒蝉,他本以为父亲会问自己为什么砸电视机,但父亲竟然没问,zhè显然不合理,不过,他也从来猜不透父亲在想些什么

  “你zhè房子,花了多少钱买的”,宁光耀突然问道

  宁国栋一愣,脸上露出几fèn难色,最后一咬牙,道:“没花钱,是地产公司送的”

  宁光耀点点头,似乎没觉得意外,道:“zhè样的礼物,你没少收”

  宁国栋见父亲没生气,越发感觉诡异,道:“其实……也不是很多,爸,我也不是愣头青,不该碰的,我绝对不碰的”

  “是么……”宁光耀回过头,眼里有几丝异样的光芒,“你说说,什么是不该碰的”

  宁国栋怔了一下,有点不敢碰触父亲的目光,一股子无形的压力,在他心口不断地扩张着

  “绝对不碰危害国家,有损我们宁家门风的事情”,宁国栋咬牙道

  宁光耀又问,“你自认为,做到了么?”

  “我……”宁国栋沉吟了会儿,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是,父亲,我相信我就算没全部做到,但到现在为止,肯定没什么大的纰漏您应该最清楚,我在部门里可是从来没有任何投诉的”

  “做的好与坏,不是别人写不写信,上不上访,能判定的好与坏,重在人心”,宁光耀的眼神渐渐有些阴沉,道:“我原本以为,我是个成功的父亲虽然,你不是特别有才华,不是特别有智慧,但好歹,你是个本fèn的人,会听话的儿子zhè个世界上,但■凡任何人,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领导者,最重要的,就是先学会被领导

  你过去,一直都很虚心地被我领导着,zhè其实没什么可丢脸的,我很喜欢你zhè点,别的家族会羡慕宁家有你zhè样的子孙但是……国■▲栋啊,你怎么偏偏,在zhè种时候,zhè种事情上……就不肯听我的话呢?”

  宁国栋感觉背后有些发寒,干笑着问道:“父亲,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情,我想是不是中间有什么误会?”

  “●dòngā,nǐzěnmepiānpiān,zàizhèzhǒngshíhòu,zhèzhǒngshìqíngshàng……jiùbúkěntīngwǒdehuàne?”

  níngguódònggǎnjiàobèihòuyǒuxiēfāhán,gànxiàozhewèndào:“fùqīn,wǒbúzhīdào……nǐshuōdeshìshímeshìqíng,wǒxiǎngshìbúshìzhōngjiānyǒushímewùhuì?”

  “误会?”

  宁光耀突然觉得可笑,冷哼着笑出几声来,才道:“你还想瞒着我?还是,你真的已经变得,zhè么麻木不人?”

  宁国栋大脑有些转不过来,木然呆立在当场

  宁光耀背过身去,感叹了一声,才说道:“是谁,准许你,擅自地把那种东西发去给全国媒体的……”

  几乎是一个激灵,宁国栋双腿有些发颤,咽了咽喉咙,说不出话来

  “你以为,不说话就可以了么?你以为,做了那样的事情,可以就zhè么揭过去么?”宁光耀转过身来,目光森然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国栋,难道你心里,宁家的子孙,在追求自己的另一半的时候,就是用zhè样不择手段的方式么?去毁灭去打击去报复一般的,追求一个已经结婚的女人?”

  宁国栋猛然抬起头来,似乎想到什么,失声道:“爸你派人监视我?”

  宁国栋zhè才回过神来,自己见曾茂一直到今天去见林若溪和一系列的事情,根本事先没跟宁光耀讲过,身边的人也都不敢去乱说,唯一的可能,就是宁光耀早就派人在自己身边检视自己的一举一动

  突然间,宁国栋发觉,自己真的不了解自己的父亲,原本如同青天白日般公正开明的父亲,竟然也有如此阴暗不为人知的手段?甚至是监视自己的儿子

  “是又怎么样,若不是zhè样,zhè次的事情真被你闹出去,我难道还能给你擦屁股不成?”宁光耀怒火中烧,甚至不惜粗口

  宁国栋的呼吸急促起来,压低了嗓音,反问●道:“爸……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为什么你zhè么在乎那个女人?她就算是跨国公司的总裁,那又怎么样?不过是一个贱女人与野男人私通生下的小贱人”

  “住口不准你zhè么说她”宁光耀怒目大▲喊道

  “难道不是吗?”似乎被碰触了逆鳞,宁国栋嘶声大喊,仿若癫狂,“爸我是你亲生儿子我从小到大,从来不敢违逆你的任何意思你要我考多少fèn,我就多少fèn你要我自己努力进北大,我就自己努力进北大你要我进哪个部门,我费尽千辛万苦,层层筛选,不要任何人帮忙地考进部门我每年的工作量,你都给我要求,我就连见家族里长辈的次数,你都严格限制我我从来不抱怨,我从来不生气因为我知道,你zhè都是为了让我继承宁家的一切

  但是,今天,我不过是想为自己后半辈子找个女人,仅仅zhè么一点可怜的要求,zhè难道很过fèn吗?林若溪结婚了又怎么样?她是跨国企业总裁又怎么样?她的结婚,连婚礼都没有,zhè跟结不结婚有什么两样?难道在zhè个上层的圈子里,抢一个女人的事情很稀罕吗?就连包养情芙都不算什么的社会,我宁国栋仅仅想要一个女人,zhè难道很过fèn吗?”

  “逆子你……你竟然说出zhè种话你……你给我跪下”宁光耀大怒训斥,身体开始剧烈颤抖

  宁国栋嘴角一阵抽搐,但双膝还是跪倒在地,抬头正对着宁光耀,高声道:“我可以下跪,但zhè是因为你是我爸,你是华夏政府的最高执政官,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做的事多么罪有应得我只是用与那个女人身份般配的手段,去做了zhè一切

  只要把那份病历公开,林若溪就会成为身份低贱的野种,她对玉蕾的合法继承权将被否决是她和她那个死掉的贱女人,骗得了如今的一切全社会的人都会对她不耻,都会认为她害死了林坤,害死了老总裁撺夺了一切到那时候,我把她变成我的女人,有谁会知道?难道那不是事实吗?”

  “啪”

  一声脆响,宁光耀冲上前来,直接给了宁国栋一个大耳光

  宁光耀的眼里充满了血丝,低声吼道:“我告诉你……就算你zhè辈子不结婚,我也不准你碰林若溪半根手指头还有,你再敢叫林若溪一声贱种,再敢亵渎她的母亲,老子我今天就拿枪毙了你”

  也不知道是被一巴掌打傻了,还是听到宁光耀从来没有的恶语,真的害怕了,宁国栋摸着自己红通通的脸,彻底愣在当场,眼里一片灰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