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动作很娴熟嘛】


  克莉丝汀倒没觉得意外,对着在桌的人优雅地笑笑,又对柳妍熙dào:“我可没有柳小姐的这种包,柳小姐高抬我了不过,我刚刚才发现,我们的林总似乎有呢”

  说着,克莉丝汀望到隔了一个杨辰的林若溪那头,笑吟吟地dào:“林总的那个包包,似乎也是爱马仕的”

  林若溪正慢条斯理地抿着红酒,思考怎么应付严家的事情,突然被克莉丝汀点着,微微露出些迷糊,但随即便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轻轻点了点头,“嗯,是的”

  柳妍熙眼里有几分不屑,在她看来,就算同样是爱马仕的包,在全zhōng海也未必找得出一只跟自己的是一模一样档次的

  在一桌人好奇的目光zhōng,林若溪竟是很随意地从椅子边地毯上拿qǐ了自己的白色包包

  一众在场的人心里几分唏嘘,随便放在地上的包,就算是爱马仕的,估计也好不到哪去,也不知dào克莉丝汀为什么要点名林若溪拿出包来看看,这不是落人家总裁的面子么

  不过,当包包被放上桌子,几个有靠得近的有心人就顿时发现,这包……有点不寻常

  “嘶……这……”一名知名制作人惊讶地倒抽一口凉气,dào:“这包的开口那儿,是倒‘V’的符号么?”

  “好像是……没错”,另一名音乐人也看出了几分不寻常,问dào:“我好像记得,这符号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是么?”

  那名制作人呵呵地笑了下,却是不语,只是瞥了一眼正自茫然的柳妍熙,有几分讽刺

  柳妍熙感到浑身不舒服,在她看来,那个白色的包包也不是流行的款,甚至还是有些老旧的样子,随便放地上的包,怎么会是多么了不qǐ的东西,但在场几个人的眼神,却好似等着看她好戏

  克莉丝汀看时机差不多,嘴角勾勒出一dào坏坏的弧度的同时,湛蓝色的眸子里流露几分无辜的样子,dào:“爱马仕的BIRKIN包,最为稀有的不是鳄鱼皮,而是,纯野生的鳄鱼皮所制作的而纯野生鳄鱼皮是非常稀有,极难捕捉和猎杀,不似养殖的鳄鱼,好歹有定时的供货所以,每个野生鳄鱼皮的包上,都会有倒‘V’形状的标志”

  这话一解释出来,在场的人都连连点头,这些人都是上流社会混迹久了的人,就算没见过也是听说过

  柳妍熙顿时满脸通红,恨不得当场愤然离去

  克莉丝汀的话就跟一把把锋锐的刀子一般,硬生生割着她心口的肉

  林若溪没想到克莉丝汀竟然拿着自己的包愣是去跟柳妍熙针锋相对了,作为主人,她觉得得不偿失,毕竟是商家跟艺人的合作关系,但又没办法挽回什么,只好将包默默地拿回去,放回地毯上

  “这个包其实不是我的,是我奶奶以前用过,转送给我的,是很老的一个包了,柳小姐的可比我的漂亮多了”,林若溪淡笑着说dào

  这话听qǐ来不错,但明白人却都很清楚,柳妍熙半点面子都没捞回

  珍惜的野生鳄鱼皮制作的包,哪怕是几十年前的东西,那也绝对是经典zhōng的经典收藏品这种包,甚至可能全世界独一无二只有这样一个其zhōng所饱含的价钱,哪是几十、几百万能说得清的?

  而这样价值连城的包,竟然就被林若溪随意地放地毯上,再对比之柳妍熙拿了个几十万的包就放桌子上显摆,就显得无比讽刺了

  攀比下包包,只是饭桌上的一个小插曲,也不会有人真的没头没脑地一直聊下去,虚与委蛇的一套,没人不会

  一众人又开始聊其他话题的同时,一直在大吃大喝的杨辰却是从头到尾都没怎么说话,除了与几个宾客敬了敬酒以外,仿佛一切都跟他毫无关系

  话题又转到克莉丝汀身上的时候,一名音乐人好奇地问dào:“克莉丝汀小姐,这次来参与玉蕾国际主办的选秀,应该是与林总的交情极好”

  其实这样的问题,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必然是那样,不然的话,克莉丝汀这么忙碌的国际巨星,谁没事来华夏当评审想来能请动她的,也只能是玉蕾这个向来低调的美女总裁了

  结果,克莉丝汀却是摇了摇头,笑dào:“这还是我第二次见林总,我之所以来参与这次活动,是因为杨总监是我老朋友了,是,亲爱的杨总?”

  杨辰斜了她一眼,暗想直接说“是”不就得了,还把自己扯进去,只地dào:“没错,我们以前在美国的时候有点交情,不过不熟”

  这话可没人信了,不熟?不熟还来帮你?

  一群人顿时对杨辰的看法又高了好几分,没想到这个从头到尾跟个土鳖一样吃吃喝喝的男人,才是关键性的角色

  正当这时,林若溪却是蹙了蹙秀眉,从旁拿qǐ一块湿巾,伸手到杨辰的嘴边,柔柔地帮杨辰擦了一擦他嘴角的油渍

  “跟小孩子一样,吃相好看些不行么”,林若溪幽声抱怨了一句

  杨辰先是楞了一下,随即咧开嘴,轻轻只用林若溪听得见的声音dào:“动作很娴熟嘛,也没见你以前练过”

  林若溪白了他一眼,一只脚在杨辰的脚尖上狠狠在桌子下面踩了脚

  杨辰装作吃痛的样子,他很清楚,女人这么对你,肯定是希望看到你受教训的表情,而非真的不痛的事实

  两人这一系列的小动作,表情,其他在座的这些人,自然都有发现几分,可在座的也都是明白人,有些事情哪怕好奇,也放心里不会随便问出来

  杨辰之所以纳闷,也是因为,他没想到林若溪竟然不顾场合地跟自己做这么亲密的事情,按照从前两人的关系,这几乎是天方夜谈

  仔细一想,也只能是由于,林若溪的心里,的确已经认可自己是她丈夫了,同时也把自己放在了她的颜面之上,公司里的职位,外人眼里的地位,对于她来说,并没自己的男人来得重要

  杨辰心里几分甜蜜,不过在旁的林若溪却是恍然不觉,或许在她看来,这一切并没什么特别的,她本就不是太在乎别人看法的女人,随性而来罢了

  一场晚宴结束,众宾尽欢,恐怕也只有柳妍熙强颜欢笑,一直到散场

  宾客们逐渐地离开了会场,杨辰一桌自然最后才走,当杨辰看看差不多时,也就站qǐ身来,从椅子上拿qǐ自己的西装外套,眼神示意了一下林若溪

  “我坐你的车回去,那加长林肯车就送赵腾王洁他们”,杨辰dào

  林若溪也没意见,不知dào从什么时候开始,并不太避讳让别人看见自己跟杨辰在一qǐ,连她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

  克莉丝汀自然有专门的一大堆人保护着离开,倒也不用杨辰费心

  与几个音乐人制作人握手dào别后,杨辰刚要离开,一个闪光的小东西就从自己手上的西装外套里掉了出来

  杨辰拍了拍额头,那东西正是贞秀送自己做纪念的铂金月牙坠子,自己一直有按那丫头做的带身上,哪怕不挂脖子上,也放衣服口袋里,不过却是掉出来两回了

  弯腰,伸手捡qǐ坠子,杨辰正打算放回衣服口袋里,却不想,听得刚也要走的柳妍熙惊呼了一声

  “这是……”

  柳妍熙似乎见到了什么极为夸张的画面,目光紧紧盯着杨辰那抓着月牙坠子的手,快步走到杨辰面前,几分焦急地问dào:“杨总监,能让我看下这个坠子么?”

  杨辰纳闷,这女人不是刚刚还装作没见自己一样,也不dào别打算走么,怎么又折返了,自己手上的月牙坠子难dào很特别么?

  “这是我一个很重要的人送我的纪念礼物,我并没打算展出给所有人看”,杨辰自然不会轻易买柳妍熙的账

  柳妍熙这才猛然醒悟,自己跟眼前的男人可没那么好交情,不由咬了咬嘴唇,一张姣美的脸蛋一阵红一阵白,显然压抑着火气

  “既然这样……那再见”,柳妍熙狠狠剜了杨辰一眼,又几分复杂地看了看一直都淡然若素的林若溪,才带着助理一行离开

  等柳妍熙走后,林若溪才微微叹了口气,上前来dào:“给她看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这人怎么就拐不过弯来”

  杨辰耸耸肩,在林若溪耳边说dào:“拐过弯的那还是你老公么?”

  林若溪不再说什么,懒得理他,转身就走

  杨辰嘿嘿笑着,立马屁颠跟上

  只是两人并不清楚,柳妍熙才刚一出会场,就走到洗手间,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不多时,电话里传来一个说韩语的成熟男子嗓音:

  “妍熙,乖女儿,不是忙着在华夏办演唱会么,怎么还有空给爸爸打电话?”

  柳妍熙情绪还处于激动的状态,尽可能压住声音,说dào:“爸爸,我……我好像……看到月牙了……”

  电话那头顿时沉默了下来,柳妍熙只能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

  良久,电话那边的男子才说dào:“把详细的说给爸爸听,爸爸来处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