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奇怪的女人】


  466

  当蔷wēi走出门,放眼望向大门口的瞬间,身体微微停顿了下,蔷wēi忍不住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看错

  在花饰的老式西洋大铁门外,站着的是一个身穿浅蓝色小西装,白色女士☆衬衣,咖啡色短裙的高挑女子,黑色的蕾丝裤袜勾勒出纤柔无可挑剔的美腿,在门外静立的姿态,好sì阳光下生辉的玉兰

  当然了,如果她那张让人看不出任何瑕疵的脸蛋,不是那么一如既往的淡漠,蔷wēi或许真的只会有欣赏,而不会有那一丝紧张

  她怎么会来?

  即便只是隔了一堵墙,但蔷wēi看到林若溪来自己家按门铃,还是心里咯噔了下

  说实话,哪怕看到百多个人拿刀子站自己家门口,蔷wēi也不会这么心情复杂

  不论如何,蔷wēi也没想过躲避什么,径直地走到门口,面带恬静笑容地将门打开,望着林若溪清澈的眼眸,做了个请的姿势,

  “很高兴你能来,虽然有些惊讶”

  林若溪应了一声,sì乎在思考着什么,默默地走进门来,随着蔷wēi一起走向屋子

  “我之前很晚才知道的”

  “嗯?”蔷wēi望向林若溪

  “我说,我很晚才知道,你是我们家邻居,倩妮没告诉我”,林若溪道

  蔷wēi微微愣了下,她没想到林若溪开口讲的事情,竟是如此家常的一件事

  宛然一笑,蔷wēi道:“你说倩妮吗,她也没告诉我呢,我现在怎么觉得,倩妮是故意瞒着我们的”

  林若溪摇摇头,说道:“不会的,她只是没想到,最近工作很忙,公司碰到了点事,她是很认真的人,我也很忙,她一直在帮我”

  蔷wēi又怔了一怔,她本来只是想开个小玩笑,但没想到,林若溪却是这么严肃地回答了这个事情,并且回答了那么真诚,哪怕,她觉得根本无所谓原因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蔷wēi心想,不过,起初的那点小紧张烟消云散了

  走进客厅的时候,林若溪见到餐桌上的早饭,微微张了张嘴唇,说道:“不知道你正要吃早餐,打扰到你了,不好意思”

  蔷wēi恬然地笑道:“不用这么客气,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不像你,朝九晚五地好不止,管这么大个上市企业,我是个很闲的女人,想什么时候吃饭就吃饭,什么时候睡觉就睡觉,无所谓的,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怎么会在乎吃早饭这点事”

  “这样对身体不好,作息要有规律”,林若溪认真地说道:“虽然我也常常熬夜,但你既然有条件,还是讲究些规律好”

  蔷wēi再一次噎了一下,她感觉根本摸不到林若溪说话的逻辑,怎么突然又规劝自己讲究作息了?

  忽然觉得有些可笑,从小到大,第一个关心自己生活作息规律的人,不是fù母,不是长辈,不是亲信,也不是自己的爱人,竟然……是眼前这个应该恨自己的女人

  林若溪见到蔷wēi用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只当蔷wēi有些不悦,叹了口气,说道:“我是不是说多了,我没别的●意思,其实……我挺羡慕你能这么自由自在的”

  “你羡慕我,可我怎么常常觉得我该羡慕你呢”,蔷wēi幽幽说了句,又自嘲地笑了下,对林若溪道:“坐下来说,我也不急着吃早餐,我去给你充杯红茶”
●   林若溪点点头,但并没立刻去坐下,而是在蔷wēi家楼下宽阔的客厅里,慢悠悠走着,欣赏起了屋子里的雕塑、油画等摆设

  蔷wēi家一楼的摆设五花八门,中世纪欧洲骑士铠甲,浪漫主义时期的油画,印○象派的作品,文艺复兴时期的仿制雕塑,还有一些根雕、玉雕

  等蔷wēi泡了两杯红茶来到茶几边,林若溪才坐到织纺的椅子上,说了声“谢谢”

  蔷wēi抿嘴道:“你有喜欢的吗?”

  “什么?”

  “这些油画啊……雕塑啊,工艺品,你有喜欢的哪件的话,我可以送你”,蔷wēi说道:“当然不是说你没有,我知道你可以算全世界最富的女人之一了,只是我也不太喜欢这些东西,放家里怪阴森的,所以如果你喜欢就送你,据我所知有些还是名家的作品”

  林若溪sì乎有些不解,蹙着弯眉问道:“你既然不喜欢,为什么放了这么多名家的工艺品?”

  蔷wēi轻笑道:“不是我收来的,是我fù亲的藏品,我并不喜欢”

  林若溪点点头,抿了抿热腾腾的红茶,犹豫了下,才说道:“我听说……你的身份比较特殊……”

  蔷wēi觉得林若溪那有些腼腆的样子很鲜,眼前的女子仿佛是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哪像跨国集团的掌舵人,跟她比,自己就像是大了十几岁一样

  “不用这么说,我就是黑社会的,而且还是中海黑社会红荆会的幕后第一把手,说简单点,我就是所谓的坏人的老大”,蔷wēi朝林若溪眨眨眼,“你是从你奶奶那里继承了商人的衣钵,我是从我那个fù亲那里,接下了黑社会的衣钵呢”

  林若溪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微微讶异地问道:“伯fù他……也是?”

  蔷wēi咯咯笑道:“是啊,而且还是跟我对着干的,不过……现在已经被我打败,送去国外了,所以,这里他所留下的东西,我也没兴趣一直留着”

  林若溪感觉有些适应不下来,女儿干掉了自己的fù亲?还是黑道对决?

  不过,林若溪毕竟是擅长理性地分析,虽然惊讶,但很快就理出了一些头绪,怀疑地问道:“这些事情……跟那个男人有关系,是吗?”

  蔷wēi喝了口茶,收敛了几分笑意,点点头,“嗯,是的,如果不是他,我早就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林若溪的目光有几分清冷,“难道……伯fù他……”

  “我fù亲曾经一度想杀我,但因为杨辰的关系,他没能成功,而且最终被我打败了,我也因为这样,成了中海唯一的黑道魁首◇……”蔷wēi简单地说了下

  林若溪捧在手心的瓷杯微微颤抖了下,蔷wēi的话很轻描淡写,内容仿佛很单薄,但林若溪很清楚,那些往事中包含的东西,有真太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

  fù亲要杀女◇◎儿?女儿又打败了fù亲,并把fù亲流放国外?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心灵的折磨呢

  而且,那个男人,竟然一手让眼前这个看起来柔若娇花的女人,成为了中海的黑道首领,他……他竟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做了◎◆样的事情么……

  林若溪心头有点发酸,自己作为他的妻子,让他挽救玉蕾国际一次,还是付出了那样的条件作为交换,可是,他为了眼前的女人,却是如此大方地扶她上位

  但林若溪知道这不是该嫉妒的○时候,她也没嫉妒的习惯

  “我今天来,其实除了跟你正式地认识一下,还想感谢你,上次救了我”,林若溪柔声道

  “不用谢我,我这也是为了自己”,蔷wēi道,“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会自责,他会伤心难过,他伤心,比我死了还难受”

  林若溪的两只手用力握了握茶杯,蔷wēi的话仿佛是在自己心头用针尖刺了下——这是在告诉自己,她在感情上不会低头么

  可事实上,哪怕她不说,自己也知道不可能让她低头的

  想到这里,林若溪略显疲态地笑了笑,“不说他了,说你跟我的事你知道么,我曾经的fù亲……也想要杀我,也是被那个男人救下的呢不过,我没有像你那样经历这么多,但我还是感到很可笑,我们竟然都是被自己亲人所妄图杀掉的人”

  蔷wēi愣了愣神,目光瞬息万变,最后才喟然一叹,“是这样……我不知道,原来你也这么辛苦”

  林若溪放下茶杯,伸出纤柔的素手,到蔷wēi面前,温婉地淡笑道:“很高兴认识你”

  “……”,蔷wēi伸出柔荑,两只同样白皙粉嫩的手握在一起,有一丝温暖,“我也是”

  林若溪向来不是拖泥带水的性子,把想说的话说完后,便站起身来,道:“我得去上班了,以后有机会再聊,还可以把倩妮叫上”

  “嗯,我送你”,蔷wēi起身,好sì送认识许多年的朋友一般,完全不sì情人yǔ正妻的关系

  当林若溪快出门的时候,蔷wēi忽然对着林若溪的背影破口而出道:“珍惜你自己,你是最应该陪在他身边的女人……”

  林若溪脚步一顿,但并没多停留,也没回头,即刻又自然地走出门去

  这时候,淡淡的晨光散落在院落里,走向大铁门的小道上,林若溪倩倩的背影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朦胧的金光……

  或许,你才是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