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你来过巴黎么】


  顾德曼先是没反应过来,即刻,忍bú住微微嗤笑,“杨先生真huì开玩笑,我们公司的司机几乎每天都在巴黎市区到处送人,虽然我没特别挑,但每个人都是对巴黎的路滚瓜烂熟的,怎么可能开错呢”

 ◆ “是么,我觉得顾德曼先生还是看看外面的情况,我怎么觉得,我们是在往一个反方向开呢”,杨辰拿着酒瓶,轻轻敲了敲车窗

  顾德曼有些恼火,这男人这是当自己傻子么?一个卖羊肉串出身的,也bú知道得了□什么天上掉下来的福分,竟然能到玉蕾当总监,跟自己平起平坐bú说,还能跟林若溪一起前来巴黎……bú过bú论他多少好运,实力就是实力,差距就是差距,他装成什么模样都bú过是个低等的俗人,他能知道什么?

  “杨先生,冒昧问一下,您来过巴黎么?知道索菲特大酒店在哪么?您知道巴黎的交通路线么?”顾德曼忍着怒气,强作温和dì问道

  “RueBoissyd'Anglas大街,15号,这个dì址,对么?”杨辰用标准的法语说道

  顾德曼这回彻底傻了眼,他完quán没想到,杨辰这作死的样,竟然还能**语?加让他无比惊讶的是,杨辰所说的dì址,的确是索菲特大酒店的dì址他可bú相信,杨辰瞎蒙都能蒙对这种东西

  这一下,顾德曼终于撇过头,张望起了外面的路况

  一望过去,顾德曼猛然发现,车子的确没有前往巴黎市区方向,反而是朝着市外的东北方向高驶去

  “这是怎么回事?”顾德曼惊声自言自语dì问,后背一阵冰凉

  一直没吭声的林若溪并bú知道巴黎的具体情况,但她立刻明白,杨辰说的是对的,车子bú知道为什么,没去酒店,而是前往bú知道的别的dì方

  意识到情况bú对,林若溪目光转向杨辰,她只能寄希望杨辰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

  杨辰却是耸了耸肩,似乎早知道林若溪huì问自己,道:“虽然我知道路bú对,但我可bú知道为什么出现这情况”

  顾德曼惊醒过来,赶紧坐到考前的位置,按了一个按钮,那是用来联络驾驶室的

  这种改装豪华加长宾利车的中央客人区域,为了防止谈话内容被司机听到,完quán阻隔了声音,只有通过联络器与驾驶室通话

  “斯皮尔斯皮尔你在做什么蠢事你开错路了你听到我说话了吗斯皮尔”顾德曼高声教训道

  bú过,bú管顾德曼怎么叫,接着怎么咒骂,叫斯皮尔的司机一句都bú回,仿佛根本没听到

  “别喊了,喊破喉咙也没用,难道你没发现,后面本来跟着的奔驰车早就bú见了么”,杨辰一边抿着红酒,一边笑着说道:“看来在你bú在车里的时候,司机跟保镖已经被人动过手脚,要bú是司机保镖换了人,要bú,是被谁收买了只可惜我是bú认识司机的,bú然没准刚才上车前还能帮你检查一下是bú是原本的司机”

  顾德曼悚然一惊,他压根就没想到过司机huì被掉包而回头一望,果然保镖的奔驰车早就bú在了虽然他是个出色的管理人才,但bú代表他有这样的经历,此时此刻,他才明白过来,己方三人竟然是被“变相绑架”了

  “怎么huì这样……bú行我要报警”顾德曼赶快掏出了手机,但是刚拨打了电话,却发现,手机根本没信号

  “别妄想了,车子里肯dìng有信号干扰器,打电话行bú通的”,杨辰哈哈笑道:“人家没那么笨,怎么可能想bú到你有电话”

  顾德曼双腿一软,坐回位子上,bú知道如何是好

  “哎……真是的,顾德曼先生,您挺乌鸦嘴啊,刚刚还说什么巴黎bú安quán,怎么一下飞机我们就被绑架了”,杨辰啧着嘴道:“这都bú知道得去哪儿呢,难道第一天到巴黎就得遭罪么”

  “别开玩笑了,你快想办法”,林若溪倒没太惊慌,可能是见杨辰很从容,她也觉得没什么可怕,但见杨辰一直吓唬顾德曼,她还是提醒了句

  顾德曼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虽然bú知道林若溪为什么bú怕,但见杨辰如此轻松,还是寄希望杨辰真有bú俗的本事,毕竟刚刚杨辰突然说了法语,就让他很意外

  “杨先生,看您如此淡然,应该是有法子脱身,我的安quánbú重要,可若溪是玉蕾的支柱,没了她,玉蕾国际可就要轰然倒塌啦她又是女孩子,千万别出意外啊”,虽然任谁都看得出是其自己怕死,但顾德曼还是很恳切dì望着杨辰说出一番无限好听的话

  杨辰皱着眉头,露出沉思的表情,想了huì儿,又掏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狠狠吸了一口

  林若溪与顾德曼也没心思阻止杨辰在车里吸烟,只是看着他,希望快点说出解决的办法

  杨辰吞云吐雾后,车厢里白雾弥漫,林若溪蹙着弯眉,忍bú住咳嗽了两声

  “办法嘛……肯dìng是有的”,杨辰目光深邃dì望着窗外,停顿了huì儿,才道:“只是……我还没想到……”

  “……”顾德曼张开了嘴,仿佛石化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差bú多半分钟过后,车厢○里才传出林若溪难得失控的愤怒嗓音——

  “杨辰你去死——”

  高公路上,加长宾利车飞驰着驶过,度之快,根本búhuì有机huì让人中途跳车逃跑

  车厢里,杨辰悠哉dì喝着红酒,□○里才传出林若溪难得失控的愤怒嗓音——

  “杨辰你去死——”

  高公路上,加长宾利车飞lǐcáichuánchūlínruòxīnándéshīkòngdefènnùsǎngyīn——

  “yángchénnǐqùsǐ——”

  gāogōnglùshàng,jiāzhǎngbīnlìchēfēichízheshǐguò,dùzhīkuài,gēnběnbúhuìyǒujīhuìràngrénzhōngtútiàochētáopǎo

  chēxiānglǐ,yángchényōuzāidìhēzhehóngjiǔ,抽着那劣质的烟草,而林若溪被杨辰耍了一次,大骂了几句,在杨辰身上狠狠捏了几把后,也坐在那儿生闷气,bú想说话

  只有顾德曼,哭丧着脸,压根没心情维持平时的贵公子形象

  bú知bú觉,随着车子行驶到bú知道第几段高,天色已经入夜,外头的天空星光点点,偶尔闪过路灯与一些广告牌,告诉车里的人,他们离巴黎市区越来越远

  顾德曼本是来接林若溪二人,然后还安排了豪华酒店与奢靡晚餐,却bú想,突变就天塌dì崩似dì被绑架了,也bú知道要被送去哪儿想起这些日子的传闻,只觉得凶多吉少

  心里压力一大,顾德曼没过多久就晕死过去,一时半刻还真醒bú过来

  杨辰看到顾德曼就这么●bú争气dì晕倒,摇了摇头叹道:“看着挺壮的,胆儿也太小了,啧啧……”

  林若溪坐在舒软的座椅上,抱着双膝,偶尔瞥一眼对面坐着的杨辰,这男人一直在抽烟喝酒,葡萄酒都喝完四瓶了,幸亏车里有简易厕◆búzhēngqìdìyūndǎo,yáoleyáotóutàndào:“kànzhetǐngzhuàngde,dǎnéryětàixiǎole,zézé……”

  línruòxīzuòzàishūruǎndezuòyǐshàng,bàozheshuāngxī,ǒuěrpiēyīyǎnduìmiànzuòzhedeyángchén,zhènánrényīzhízàichōuyānhējiǔ,pútáojiǔdōuhēwánsìpíngle,xìngkuīchēlǐyǒujiǎnyìcè所,bú然都bú知道他要怎么撒尿

  “杨辰,你是故意的对bú对”,无声了许久,终于在入夜的时候,林若溪问了句

  杨辰“啊”了一声,表示bú懂什么意思

  “你肯dìng有办法逃跑的,你是故意bú逃,对吗?”林若溪肯dìngdì说

  杨辰咧嘴一笑,“bú愧是我老婆啊,这都能想到,我的确想看看他们是到底要做什么,要送我们去哪儿”

  “一点都bú难猜,你这人从来就没个正经的,老装得被人家欺负,最后总是换成被你欺负……我被你骗了这么多次,早习惯了……根本没什么了bú起的”,林若溪微微噘了噘嘴,可能是bú在往日工作状态,显得小女儿清纯风情,bú悦dì说道:“你最好别最后出什么乱子,要是玩过火了,出了什么事,或者耽误了这次正事,你就死dìng了”

  杨辰摆摆手,叼着烟,懒洋洋笑道:“放心放心,我们还没圆房呢,我可bú想真翘辫子”

  “你……”林若溪又羞又气,双靥霎时娇艳欲滴,看了一眼躺着的顾德曼,确认他没醒过来,才安心了点,但还是瞪了杨辰一眼,bú敢再多说什么

  终于,在一段略微颠簸的道路后,车子驶进了一处黑暗的空间里,随后停了下来

  车上的顾德曼似乎受到震动,从昏睡中醒了过来,张望了下,看到杨辰与林若溪还在车里,似乎稍微安心点,但又感受到四面八方quán是黑暗一片,立刻又瑟瑟发抖起来

  “这……这是哪里?”顾德曼情bú自禁问道

  林若溪无奈dì看了他一眼,虽然没指望顾德曼能做出什么让人叹服的事情来,但这个贵族家大少实在没什么水准,一碰上危难,平日里的那副子高贵样就九霄云外去了

  “来的路上,他们似乎特意选了颠簸的小路,没什么路灯,看bú见路牌,根本bú知道现在在哪儿”,林若溪好心dì回答了句

  顾德曼的脸加垮了下来,“我……我们búhuì被杀……”

  “búhuì的,如果要杀我们,路上早该动手了”,林若溪说道

  “这可难说哦”,一直没发话的杨辰嘿嘿笑道:“没准人家是想讹诈完了所有利益,再杀我们毁尸灭迹呢”

  “啊?”顾德曼悚然惊吓dì大叫了声

  林若溪瞪了杨辰一眼,“你就别吓他了,bú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胆大,天bú怕dìbú怕的没个正经”

  正当这时,宾利车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黑暗中,两个手电被打开,射出两道刺眼的光芒

  四名quán身墨色军人制服,踩着牛皮长筒军靴,武装着金属钢盔与护目镜的高大神秘人出现在门外四人的手里都持着闪烁黑光的自动步枪,黑压压的体魄散发着浓烈的军人彪悍气息,叫人喘bú过气来

  其中一人扫了眼车里的杨辰三人,最后将目光锁dìng在最外沿,穿着白西装的顾德曼身上

  虽然有钢盔与护目镜在,看bú到男子的表情与眼神,但顾德曼还是颤抖着僵硬了身体,咽了咽唾沫

  “咳咔”

  男子手里的自动步枪举起,闪电般的,枪头那黑洞洞的口子,就对准了顾德曼的眉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