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住口】


  515

  波光粼粼的塞纳河平静安详,岸边,几株高大挺拔的法国梧桐树展开着巨大的树冠,青黄交错的硕大叶片被风吹地摩挲作响

  这种梧桐树的叶子,往往能越过寒冬,直到春季前后,才摇☆摇欲坠,直到凋零

  此时,恰好有几片泛黄的叶片,被风吹落,飘摇zhōng,晃悠悠地最终落在花园栏杆处,静静安息

  杨辰茫茫然地看着叶子落到脚跟前的黑色泥土地上,也不知道shì过了多少时■间,好似很长,好似才几秒,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在一时间空白了下,过了良久,转头看着林若溪淡然神情,才勉强咧嘴笑着道:“你知道了”

  “你希望我不知道?”

  “其实,我也不用觉得惊讶,肯定shì克莉丝汀那个大嘴巴,告诉你的”,杨辰苦笑

  “她告诉了我一些,但我想听你亲口shuō,当然,你可以不回答的”,林若溪shuō

  “没什么希望不希望的,不管你shì否知道,这就shì一段存在的过去就好像shì每个人小时候做的一些傻事,长大了会羞于启齿,但存在的就shì存在的,你自己努力去忘却,大人们总有人记得”,杨辰笑了笑,“当然了,我跟十七的事情,不能认为shì小孩子做傻事那么简单,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去忘记她……不管怎么shuō,我很高兴你会从克莉丝汀那里知道十七,这起码能shuō明,你会为了我去跟她私下聊天”

  林若溪依然没什么表情,沉默地看了杨辰一会儿,幽幽地问道:“你还爱着她,对吗?”

  杨辰摇摇头,目视前方,道:“爱?我不知道,我们还shì孩子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在我回华夏前的那二十一、二年里,她一直shì我身边最特殊的存在她不shì我的朋友,因为她比朋友的感情要深厚,我们可以为彼此拼命她不shì我的恋人,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甚至没有送过彼此任何信物她也不shì我的情人,她从来不会乖乖听我的话,不然也不会最后任性地离开我身边……她……就shì这么一个特别的女人……”

  林若溪静静地听着,看着杨辰脸上时而微笑,时而痛苦的神色,不知道为什么,林若溪觉得自己的心头好痛,就好像无数的针尖不断地扎着自己心头的嫩肉,但shì,林若溪却分辨不chū,到底为的shì他,还shì为的自己

  “你要问我,shì否还爱着她,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shuō我从来没有对十七shuō过‘我爱你’,我对她shuō的情话,还没我对你shuō的一天的◇情话来得多我一直觉得,她就像shì我生命的另一半一样,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就算我明知道我的世界shì黑暗的一片,也会让我安安心心的……

  这就shì我对她的感觉,算shì回答了你的问题了吗?”杨◇辰shuō完,微笑着反问道

  林若溪没回答,而shì继续问道:“克莉丝汀跟我shuō,shuō我和十七长得很像,shì这样吗?”

  “shì的,你的气质,你的眼神,和十七很像,非常像不过,十七没你来得漂亮……克莉丝汀也只shì见过十七一次,刚好有次在美国时候碰上的,了解的其实不多,如果她瞎shuō一些话,你完全可以不用理会”,杨辰道

  林若溪一对白皙的素手抓着身前的栏杆,不自禁有些颤抖,平复下心zhōng的波澜,才问道:“我在你眼里,shì十七的替代品吗?”

  问完这句话,林若溪仿佛耗费了全身的力气,但还shì坚强地站直了身体,目光炯炯地直视杨辰的眼眸

  杨辰脑海里一个激灵,猛然想起那天去柳妍熙演唱会后台chū来时,林若溪shuō的莫名其妙的话……

  “反正我在你眼里,也不过shì一个替代品……”

  shì这样shì了shì她当时就知道十七的存在,还知道她与十七的相似才会突然那样shuō的

  杨辰突然觉得非常可笑,哈哈笑了两声,差点没笑chū眼泪来,叹息道:“怪不得你上次莫名其妙对我shuō,shuō你不过shì‘替代品’若溪宝贝儿,你也太会胡思乱想了你shì你,十七shì十七,对我来shuō,十七shì无法磨去的记忆,现在,你才shì我的妻子

  如果我真shì把你当作十七的替代品,又哪会费这么多心思希望你接受我shuō难听些,如果你只shì替代品,我何必这么在乎你的感受?”

  林若溪凝视了杨辰一会儿,忽然唇角泛起一丝奇异的微笑,“当初在咖啡厅,我让你跟我结婚,你却不愿意,最后我要跳楼的时候,你阻止了我,然后就爽快地同意了……那个时候,你应该shì发现,我跟十七很像,才会变化这么快?”

  杨辰不理解林若溪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么早前的事情,但当时的情形,的确shì历历在目,正shì林若溪跳楼前回头的一瞥,让自己想到了当初十七离开时候决绝的眼神,不可否认,如果不shì因为那一瞥的眼神,杨辰肯定不会痛快答应结婚的突兀要求,也就不会有后来这么多事

  “shì的,我shuō了,你的眼神,你的气质,跟十七很像”,杨辰点头,“但shì,这并不代表,我把你当作十七的替代品我们一起经历了后来那么多事,其实很多次都已经明白彼此的感情了,不shì么?”

  林若溪低头,哂笑了下,“这么shuō来,我应该感谢十七,如果不shì因为她跟我很像,当初我可能就直接跳楼就死去了,就算不死,也会被那个男人联合许智宏害死,亦或shì被夺走一切,沦为他人的玩物……我真应该感谢十七,不shì么?”

◆  shuō到最后,林若溪的眼眶里,突然涌chū了晶莹的泪珠,泪水顺着她的脸颊,不受控制地滴落在地上草丛里

  虽然林若溪极力地想掩饰,但身体的瑟瑟颤抖,却shì越发厉害起来

  杨辰有些◎发懵,他不明白,怎么突然林若溪就哭了起来,本以为自己的回答能让林若溪安心,能解开两人的心结,感情上进一步,但现在看来,结果恰恰相反

  “林若溪,你怎么了?不shìshuō得好好的吗?为什么要哭☆?我已经shuō了好多次,你不shì十七的替代品你对我来shuōshì独一无二的你才shì我的妻子你……你为什么要哭?你shuō呀”

  杨辰感到事情根本不受他的控制,心头的火气也开始上来,语气□不由加重了几分,直呼了林若溪的名字

  林若溪却shì不回话,继续低着头,眼泪珠子就跟断线珍珠,不住往下掉

  要不shì会场zhōng的人大多畏惧于杨辰,又有索伦在后面把手着不让人靠近,杨辰指不定多么郁闷

  谁愿意让别人看见,作为一个男人,shuō着shuō着就把自己老婆shuō哭了?

  最终,林若溪强忍着泪水,缓缓抬起头来,虽然眼眶红红的,但至少没那么梨花带雨的不堪

  脸上淡淡的粉底被眼泪染地有些化开,这个一直以来都表现地无比独立坚强的女人,这时候就像萎靡的郁金香,显得格外娇柔,惹人怜惜

  杨辰松了口气,尽可能和颜悦色地问道:“若溪,你到底怎么了,你这样让我不知道怎么shuō才好”

  林若溪红润润的水眸盯着杨辰的脸,凄美地笑道:“克莉丝汀shuō过,十七shì唯一一个怀上了你的孩子的女人,shì那样吗?”

  杨辰讷讷地点头,这无疑shì他心里永远的双重痛苦,十七与肚子里的孩子,如果不shì这个女人与那未chū生的骨肉,在自己眼前眼睁睁地坠入冰冷悬崖海潮之zhōng,当初也不会万念俱灰,从杀戮跟**zhōng清醒过来,孤身回到华夏,打算就此了了一生

  林若溪看到杨辰痴呆的表情,笑得越发凄迷,又道:“那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你……你shuō”,杨辰潜意识预感到什么,心里开始强烈地忐忑,不安

  林若溪一字一顿地开口,问道:“如果,十七和孩子,现在能回到你身边,gěi你一个机会,你还会选择,让我做你的妻子吗?”

  “住口”

  杨辰兀然大吼了一声,表情瞬间变得有些狰狞,一对眼眸瞪着林若溪,血丝浮现

  “十七……十七和孩子……已经……已经不在了”,杨辰声音颤栗着,艰涩地shuō道,“这样的问题,这样的问题……根本没必要去想……”

  看到杨辰近乎陷入狂乱的扭曲面容,林若溪却shì完全没有害怕的意思,反而shì笑得轻松了几分,低声幽幽地shuō道:“我就知道会shì这样……虽然你嘴上shuō,我在你眼里不shì十七的替代品可事实上,从你愿意跟我结婚那一刻开始,你潜意识里就shì那么想的

  你的心里,从来没有将我和十七真正分开来,如果不shì十七,我根本不会有机会做你的妻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