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被遗忘的国度】


  529

  云淼师tài看到这一幕,有些发懵,她也算阅历丰富,活了六十几岁,却是没见过这样的画面

  那个女萨满,仅仅只需要这么画画她眼里的“鬼画符”,就能把五个原本bú是敌人对◇手的莽汉,变得具有压倒性优势?

  换个思考方式,如guǒ本身就是bú相伯仲的实力,拥有萨满的一方,岂bú是直接就把对方秒杀了?

  “那个萨满……在做什么?”云淼师tài忍bú住问道

  杨辰也看得津津有味,慢声解释道:“是图腾,可以理解为华夏的道家所用的符咒,区别在于,人家bú需要朱砂之类的实物,只需要用萨满自身的精神力量描绘就可以画成

  图腾也算是一种法术,可以让那些美洲豹的战士身体各方面都变强你看,他们现在bú论在力量、强度和敏捷上,都已经跟刚才判若两人那些蓝色风暴的异能者已经无法对他们造成有效伤害了”

  云淼师tài自然看得明白,蓝色风暴那几人早已经○焦头烂额,只是在苦苦挣扎若bú是怕在这么多围观的各国组织面前丢脸,他们估摸着早逃跑了

  “那个女的bú是能用声波攻击么,难道声波也能抵挡住?”云淼师tài纳闷问道

  杨辰理所dāng然◇◎地说:“这有什么难的,声波只是刺激到大脑,达到控制人神经的效guǒ那个萨满现在把这五人的神经敏感度降到了最低点,他们就算被刺激到了,也没什么感觉简单地说,这五个人……就是活生生的人肉机器”

  ●◎地说:“这有什么难的,声波只是刺激到大脑,达到控制人神经的效guǒ那个萨满现在把这五人的神经敏感度降到了最低点,他们就算被刺激到了,也dìshuō:“zhèyǒushímenánde,shēngbōzhīshìcìjīdàodànǎo,dádàokòngzhìrénshénjīngdexiàoguǒnàgèsàmǎnxiànzàibǎzhèwǔréndeshénjīngmǐngǎndùjiàngdàolezuìdīdiǎn,tāmenjiùsuànbèicìjīdàole,yěméishímegǎnjiàojiǎndāndìshuō,zhèwǔgèrén……jiùshìhuóshēngshēngderénròujīqì”

  ◎云淼师tài心头凛然,人肉机器?竟是能达到那种荒蛮的地步吗?

  “师tài,你看仔细了,那女萨满打算结束战斗了”,杨辰举着酒杯提醒道

  正dāng此时,女萨满的褐色眼眸,突然变成了血红□色,紧跟着,随着她口中念念有词,两只手飞快地凌空书写出一个比之前所有图腾都要复杂的纹路

  dāng那血红色的图腾飞向大光头犀牛,覆盖隐没入他强壮的身体,犀牛立刻有了巨大的变化

  在所有人看得见的情形下,犀牛的上半身躯体,竟然硬生生开始拔高,伴随着骨骼的“噼啪”作响,从腰腹部开始,胸口、手臂,甚至是脸部肌肉,都开始狂放地膨胀

  转眼之间,犀牛本就二米左右的硕大身躯,足有到达二米五的高度

  犀牛那件紧身黑色短袖早已经被庞大的体形撑破,上半身古铜色的肌肉就好似文艺复兴时期的大理石雕塑,只bú过,造型上简直是一个科幻电影里的怪物

  犀牛的突然生变,让蓝色风暴的四人都差点忘记了身处境地,呆呆地看着光头犀牛,说bú出话来

  而那其他的四名美洲豹战士,则退到一边,戏谑地看着蓝色风暴四人

  忽然

  犀牛的一对虎目闪烁出妖艳的血红色精光,大吼了一声,抡起了足球似的拳头就朝着最近的高个子艾伦砸了下来

  “小心”

  一直没使用异能的蓝色风暴中另一名中年nán子,大叫后两手向前撑开,一个可见的浅蓝色光球护罩挡在了四人的面前,抵挡住了那狂暴的一拳

  “吭”

  一声闷响,那浅蓝色的护罩,竟是被打得凹下去了一大块

  “是反粒子的护罩,怪bú得这nán的一直没用异能,这种招数,也就防御起来厉害”,杨辰邪笑道:“可惜啊,他们tài小看萨满‘嗜血术’的力量了……”

  一旁的云淼师tài本以为杨辰会说‘反粒子’的威力bú俗,没想到,竟是认为bú足以抵抗

  下一秒,云淼师tài就立马明白了杨辰为什么□会那样说

  只见到那被施加了“嗜血术”的犀牛狞笑了声,那刚刚被挡住的拳头,也bú收回,直接一个跨步上前

  “乓哴”

  拳头生生穿透了能够抵挡住火箭炮冲击的反粒子护罩,迎头就砸中●huìnàyàngshuō

  zhījiàndàonàbèishījiāle“shìxuèshù”dexīniúníngxiàoleshēng,nàgānggāngbèidǎngzhùdequántóu,yěbúshōuhuí,zhíjiēyīgèkuàbùshàngqián

  “pāngláng”

  quántóushēngshēngchuāntòulenénggòudǐdǎngzhùhuǒjiànpàochōngjīdefǎnlìzǐhùzhào,yíngtóujiùzázhōng了没来得及避开的艾伦

  那拳头也bú知道涵盖了多少重量,看似强壮的艾伦只被闷头一下,整个人就斜着滚飞了出去,半张脸的样貌都扭曲得bú成样

  犀牛的报复还没完,bú等其他三人退缩,他的拳头又是抡起砸了过去

  bú论是度、力量还是精准度,犀牛都让蓝色风暴的三人无力抵抗,几乎是一人一下,三人也都倒飞了出去,狠狠砸在了墙壁上

  全场除了一直播放着的音乐声,根本没人发出说话声来,大家愣愣地看着怪物一般的犀牛,一个人就将四个刚刚还bú可一世的美国人干翻在地

  “那就是嗜血术?”云淼师tài看得仔细,适才那种度,就算是自己,也未必能闪过,而那种力量,也bú是她能承受的,bú由心中震撼

  杨辰点点头,“没错,嗜血术虽然强大,但如guǒbú是那个叫犀牛的雇佣兵拥有强悍的体魄,只会自己爆体而亡所以,如guǒ说美洲豹的那些战士,是豹子的身躯,血肉,那么,美洲豹里面○的那些萨满,就是这只豹子的大脑”

  “那些?”云淼师tài惊声道:“难道说,像那个女孩一样的萨满,美洲豹bú只一个?”

  杨辰觉得颇为可笑,“师tài,你也tài小看美洲豹了美洲豹的正◆◎规编队,少说有上千人,怎么可能只有一个萨满就算bú会多,但也bú是两只手数得过来的正因为有萨满的存在,他们才能纵横美洲,bú然,早就被那些政府组织的特殊部队歼灭了”

  云淼师tài心里激荡莫名●◎规编队,少说有上千人,怎么可能只有一个萨满就算bú会多,但也bú是两只手数得过来的正因为有萨满的存在guībiānduì,shǎoshuōyǒushàngqiānrén,zěnmekěnéngzhīyǒuyīgèsàmǎnjiùsuànbúhuìduō,dànyěbúshìliǎngzhīshǒushùdéguòláidezhèngyīnwéiyǒusàmǎndecúnzài,tāmencáinéngzònghéngměizhōu,búrán,zǎojiùbèinàxiēzhèngfǔzǔzhīdetèshūbùduìjiānmièle”

  yúnmiǎoshītàixīnlǐjīdàngmòmíng,最后只得叹道:“国外的确藏龙卧虎,我们炎黄铁旅虽然一直在努力补充鲜血液,但如今看来,还是过于松懈了这次回国,我要跟蔡将军好好谈谈,看能bú能再增加一些狂龙预备队这样的人”

  杨辰对于那些事情可bú关心,听云淼师tài念叨,dāng作没听见,bú然自己参与了,又要自己帮他们训练,岂bú是自寻麻烦?

  一场因为口角矛盾引发的战斗,出现得快,结束地也快,最终是在大部分人意想bú到的情况下,被美洲豹反虐了蓝色风暴

  美洲豹的几人也没打算继续留在歌舞厅,等结束战斗,身体恢复正常状态,就跟着女萨满,抬头挺胸地离开

  而原本倒地bú起的四名蓝色风暴成员,则是等对方走后,才小◆心翼翼起身,灰溜溜从另一个小门离开了大厅,引得bú少人嘲笑bú已

  但也因为这场战斗,许多组织都对这次的争夺“死神之剑”的计划作出了的盘算,大家都意识到,有些对手,未必是他们想的那么强,有些,☆则未必真的看起来这么弱……

  杨辰喝完手上的威士忌,站起身来,对云淼师tài摆了摆手,“师tài,我去见见老朋友,免得被人家误会我对师tài您有‘bú敬’的意思”

  云淼师tài的尊容○,看上去就是一个风韵十足的美妇,万一被人家误会,杨辰还真受bú了

  “哼”,云淼师tàibú屑地瞥了杨辰一眼,她虽然外貌年轻,可毕竟已经是dāng奶奶的年龄,倒bú会tài在意被别人误会的那种●

  杨辰悠哉悠哉地绕过了几根大庭柱,走过舞池,来到了靠近舞台方向的一个角落

  这一区域很僻静,倒是没多少人,毕竟,整艘船上人也bú多

  在几张圆形围拢的沙发处,十几名身着西装,看起来英姿挺拔的nán子,早早地已经站起了身,其中正好有早就上船的索伦,一群人注视着杨辰到来

  dāng杨辰走到他们面前,几乎同时弯腰,用各自习惯的bú同世界各地的语言,向杨辰问好

  杨辰示意所有人快坐下,“别这么大张声势的,我刚才见你们没主动过来,还dāng你们明白我的意思索伦啊,bú是跟你讲了要大家装作bú知道吗”

  “冥王阁下,我以为您亲自过来,是bú想隐瞒了”,索伦面无表情地解释说

  杨辰左右看了看,好在没什么人注意这边,笑着说道:“你们又bú是bú知道,我的仇人这么多,这船上的组织,一半以上都跟我有仇他们要是知道我上船了,就算没什么可怕的,但也麻烦”

  众人爽声笑了起来,能时隔近两年后再见到杨辰,他们本就开心,想到dāng年那些激情澎湃,到处树敌的日子,也都是想起bú少有趣的事

  杨辰坐到众人中间,仔细地望了一圈在座的人,眼里也满是怀念,语调bú由温和了几分,“这两年我没在,索伦你一个人管理海鹰和ZERO两块,也辛苦你了bú过现在看来,大家过得还bú错,身上少了点血腥味,多了点人情味”

  “冥王阁下,现在的ZERO每年接手的单子已经是前几年的三分之一,如guǒbú是我们的杀手还是世界上水准最高的,单论接单数量,已经算bú上世界第一杀手组织了大家多数时候已经改作别的行dāng,自然就变样了”,一名在座的髯胡中东nán子笑道

  “你是阿卜杜勒?怎么养起胡子来了”,杨辰忍着笑道

  阿卜杜勒一愣,高兴地说道:“冥王阁下竟然还记得我,真是受宠若惊至于这胡子,是因为我结婚了,我那婆娘觉得我有胡子好看”
★   杨辰有些惊喜,“结婚了?你bú做杀手了?”

  “bú做了,其实早就厌倦了,我现在只是ZERO的地区执政官代表冥王阁下回华夏那年,我也把自己的武器扔进了红海里现在我已经是一岁孩子的父亲了”□,阿卜杜勒自豪地道

  面容僵硬的索伦说道:“虽然杀手这个职业,大多没好的结guǒ但因为有冥王阁下您的庇护,我们ZERO的杀手就算退休以后,一般也bú会有人轻易报复,怕承受您的怒火还有很多人,直接全家搬入了‘FORGOTTENREALMS’注:被遗忘的国度冥王阁下如guǒ有空,可以去那里看看,罗恩那老头把那里照顾得很好,说是等着冥王阁下回去,给阁下一个惊喜”

  其他的海鹰队员与ZERO成员们也都连声夸赞,诚恳地希望杨辰快些回去看看

  杨辰看着一群面带笑容的属下,心里bú受感动是骗人的,缓缓从上衣口袋掏出根烟,身边一人立刻帮自己点上

  杨辰抽了一口,道:“罗恩那老头子,我是得抽时间去看看,到时候也去那儿看看大家的生活状况既然我曾经公开表示过那片区域受我庇护,总bú能真的好几年bú过去

  bú过我最欣慰的,还是看到大家的脸上bú像过去那么惨淡你们的眼神,过去都是空洞麻木的,现在这样,让我觉得很温暖看来,我dāng初回华夏,停止战略扩张的做法是正确的现在的你们,才让我真正有了成就感”

  听着杨辰的话,一干人也都默然,面带微笑,显然是深有感悟

  正dāng这时,杨辰感觉到什么,蹙了蹙眉头,抬头望向隔壁邻着的一张沙发,在那张沙发的靠背上面,正横躺着一个陌生的身影……

  这是一名穿着蓝色日本武士服的白发nán子,面容冷俊,丹凤眼有些妖异,一头白发很长,梳在脑后,显得一丝bú苟

  腰间悬挂着一柄六角棱柱形,木头壳子的武士刀,相较于普通武士刀,这把刀像是一把女人用的摆设品

  让杨辰觉得他bú寻常的是,这家伙竟是突然出现在那儿横躺着,就连自己的感知能力,都差点没捕捉到他的到来

  白发nán子见杨辰瞧见他,露齿一邪笑,也bú知从哪儿掏出一酒瓶子,那瓷瓶看着就知道特别用来装日本的清酒

  举着酒瓶子,白发nán子灌了一口,享受地呼了口气

  这时,在座的其他人也都瞧见了杨辰的异常,顺着杨辰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了这个白发的日本武士

  这一下,在座的人都瞬间心提到了嗓子眼——

  为什么?很简单,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世界顶尖的雇佣军或者杀手,一个家伙竟然bú知bú觉就在他们身边的沙发上躺着,他们竟然到此时才发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