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蹦极和敏感问题】


  548

  “你……你到底要怎么yàng”,顾德曼满脸的污秽物,鼻青脸肿的,要多悲惨有多悲惨,哪怕是街边流浪汉,此时也比顾德曼光鲜得多

  杨辰将手头喝空了的马爹利酒瓶子随手一扔,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根烟给自己点上,也不回答,只是有一口没一口地吐着烟圈

  虽然因为这是剧院的后门小街道,来往的人并不多,但顾德曼这yàng的丑陋姿态,落在他人眼中也免不了被指指点点

  顾德曼从小到大,哪受过这等屈辱,一切的自尊心与贵族血统带来的优越感,被打击得粉碎不说,还没勇气反kàng眼前的男人,生不如死,说的就这种时候

  “杨……杨先生,我真知道错了,请你绕了我……我……我把所有的家产都给你,我再也不敢有什么非分的想法……”顾德曼欲哭无泪,眼泪早在之前被黑人们轮歼的时候就流干了

  什么尊严,什么骄傲,这些都他吗是狗屁顾德曼现在肠子都快后悔地发霉了,自己的贪念□与邪念,竟是带来如此惨重的后果

  杨辰终于开口,道:“如果一个人做错了事,只需要花钱就能赎罪,那么,富人杀穷人是不是可以算不犯法?”

  顾德曼话被噎zhù,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yǔxiéniàn,jìngshìdàiláirúcǐcǎnzhòngdehòuguǒ

  yángchénzhōngyúkāikǒu,dào:“rúguǒyīgèrénzuòcuòleshì,zhīxūyàohuāqiánjiùnéngshúzuì,nàme,fùrénshāqióngrénshìbúshìkěyǐsuànbúfànfǎ?”

  gùdémànhuàbèiyēzhù,búzhīdàozěnmeshuōcáihǎo

  杨辰摆摆手,示意顾德曼也别哀求了,道:“这yàng,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如果你能表演一个项目给我看看,而且还活下来了,那么我就不杀你”

  “表演……项目?”顾德曼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是什么项目?”

  不会是拿把枪对准自己脑门射?这项目自己就算表演再好也不是死路一条么?

  杨辰面无表情,淡淡说:“蹦极”

  顾德曼一愣,蹦极?

  虽然从来没做过这种极☆限运动,但顾德曼知道,蹦极也就看上去刺激惊险,但又有几个人会因为蹦极出事故呢?

  哪怕自己的确害怕那种高空坠落的运动,但为了活命,蹦极算什么?

  顾德曼压根不怀疑杨辰会杀了自己,从杨辰可以安然回到酒店,就看出杨辰绝对比那什么“神之领域”的组织厉害得多

  “答应么?”杨辰问

  顾德曼忙死命点头,“答应答应要蹦几次我都答应”

  杨辰将烟蒂一掐,扔到路边的阴沟里,○随即将顾德曼的一只脚拉zhù,如之前那yàng,倒悬着拽起顾德曼,一闪身就离开了原地

  有几名走过的路人还当自己眼花了,明明有liǎng人影在那儿,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顾德曼是晕头转■□向地就这么脑充血地被提着一起一落,看着地面与自己的头不断地拉开距离又接近,顾德曼的心脏哪承受得了,有一次昏了过去

  明灿灿的巴黎灯火,星罗棋布,凯旋门、卢浮宫、协和广场、香榭丽舍大道……从高处◆▲俯瞰这座世界时尚之都,不知不觉就能让人心神迷醉

  冷风吹起杨辰已经有些长了的头发,身上的衬衣被吹得紧贴zhù身子,勾勒出身上那线条精壮的肌肉轮廓

  杨辰的脚下,全身光溜溜的顾德曼感到前◇所未有的寒冷,终于从昏迷中醒过来

  感觉到身体四周好像都是森冷坚硬的金属,顾德曼眼神有些迷糊地到处张望了下,但这一张望,立刻引得他一声惊叫

  顾德曼赫然发现,从自己所趴着的地方往下望去,竟然可以看到几乎整个巴黎城中心的夜景

  而整个建筑物,纯粹的金属构造,在法国这么多年的顾德曼,用脚指头想都明白——这里是埃菲尔铁塔

  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前来,都想一睹风采的这座位于战神广场的镂空铁塔的风采,顾德曼不是没来过,甚至来过的次数数不清,问题是,他从来没有光着身子在埃菲尔铁塔的塔顶上趴着过

  普通的游客,到铁塔第一层游览区也就差不多了,再上去,票价昂贵不说,也就等同于摩天大楼那么回事

  可那种游览,都是在铁塔的建筑内部的,哪像想在这yàng,稍微一不留神,就是要从三百多米的塔顶上摔个万劫不复?

  顾德曼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快凝固了,身体不断地颤抖,这不仅仅是气温,是从内心底散发的恐惧与惊慌

  “杨……杨先生”,顾德曼近乎哭着说道:“您怎么带我来这里了……不是……不是说蹦极么……”

  顾德曼压根想不通,杨辰是怎么到达铁塔的顶部ji□ān端的,这里可没什么运输工具啊,而且铁塔此时早不接待宾客了,莫非杨辰是拖着他仅靠人力攀上了这三百多米的铁塔?

  事实也正是那yàng,对杨辰而言,上埃菲尔铁塔的jiān顶处,也就分分秒秒的事□

  低头瞟了顾德曼一眼,杨辰道:“没错,是蹦极,就从这里蹦”

  “啊??”

  顾德曼傻了眼,从埃菲尔铁塔上蹦极?还是三百多米顶端的部位往下跳?

  且不说铁塔的构造,上窄下宽,根本就不能蹦极,这里连设备都没,跳下去不就死路一条吗?

  “怎么,不跳?你记得你已经答应了”,杨辰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他

  顾德曼僵硬着脸,用仅有的力气,哀求道:“杨先生……这里连设备也没有,就算是要我从这里蹦极给您看,也得有条绳子把我拴zhù,不然的话,这根本就是自杀啊……”

  杨辰耸了耸肩,“我只说让你蹦极,没说要给你绑着绳子蹦极,你已经答应了要表演项目给我看,不能反悔,下去”

  顾德曼张嘴,正要再说什么,杨辰的一脚已经踹中了他的腰腹部……

  “啊——”jiān叫声撕裂长空,但还是被风吹得飘渺消散

  男子一身白肉就这么从埃菲尔铁塔jiān上,坠落下去,血肉之躯,在铁塔的金属架构上,不断地碰撞、扭曲、折断、变形、刮擦……

  鲜血染红了铁塔,被风迅地风干

  杨辰并没去看顾德曼到底变成怎么个模yàng,若不是心情实在不好,他根本懒得花这些功夫把顾德曼折磨死

  这种虐杀的行为,其实让杨辰自己也并不好受,脑袋的胀痛,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杨辰并不后悔,自己曾经提醒过顾德曼,但他还是选择了背叛,那么,从埃菲尔铁塔上一丝不挂地坠落,就是送他最好的道别

  想来等天亮的时候,法国人就会发现这具死了凄惨无比的尸体,但警方不可能真的调查什么,因为当他们查到是自己这方面的讯息后,便会放弃追查

  如今的法国警方与安全局,已经是佛德萨的天下了

  至于顾德曼死后,玉蕾国际在欧洲的总监位置谁来接替,杨辰也不关心,林若溪总能想出合理的安排

  念到林若溪,杨辰的头疼又剧烈了几分,杀完顾德曼后的那一丝畅快立马烟消云散

  吹了会儿冷风后,杨辰在夜幕下,如同一道影子似地回到了酒店自己的房间,刚进房间,就恰好见到自己床头柜上的手机竟然在震响

  这已经是法国的凌晨时分,但在华夏国内,还是中午左右,有人打过来杨辰并不觉得奇怪

  接起电话一看,竟是莫倩妮打来的,自己来法国前才在莫倩妮的房间里,带着蔷薇,三人大被同眠了一晚才来的法国,莫非这女人这么几天没见自己,忍不zhù想念了?

  想到自己在华夏国内还有几个翘首盼着自己回去的红颜知己,杨辰心里的烦恼终于有所好转

  也是,自己就算为了这些付出真情的女人,也该过得振作些,不就是林家妹子又跟自己闹冷战么?总有机会像过★去那yàng凿破冰墙的

  “小倩倩,法国这儿都凌晨了还打电话过来,看来思君心切啊”,杨辰接起电话,开着玩笑说

  毕竟像莫倩妮这yàng刀子嘴豆腐心,还特别要强的女人,一般没事是不会像普★通女孩子那yàng冲自己撒娇的,平日里工作本就忙,自己不去找她,她也未必会抽空联系自己

  电话那头却是没立刻接上话,像是答不上来

  杨辰纳闷,莫倩妮这是怎么了,莫非有话难启齿?不过下一秒,杨辰就呆zhù了

  “是我,我是妮子的妈”,电话里突然传出几分熟悉的妇人嗓音

  杨辰差点没手机掉地上,娘嘞莫倩妮的妈?岂不是当初去川省见过面的马桂芳?自己的丈母娘……之一?

  就像是媳妇见公婆,总是难免拘谨,杨辰在外面不管如何横行霸道的,碰上自己女人的亲人还是有点局促的,他这是心中有愧,自然有鬼

  “嘿嘿,原来是咱妈啊,这怎么用倩妮的手机打的电话,倩妮也真是,电话也不给妈配一个……”杨辰说到这里,突然觉得不对,马桂芳不是在川省吗?怎么会有拿莫倩妮的电话?难道莫倩妮这几天又回老家了?

  忙问道:“妈,倩妮回老家了?”

  马桂芳温声笑了笑,“没,这丫头整天忙里忙外的没个闲,是我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坐火车来中海了人老了,只能服软,得靠子女照顾了……”

  马桂芳虽然是山中村妇,但杨辰很清楚,自己这丈母娘绝对是睿智的妇女,不然也不会教出莫倩妮这么一个女儿来,莫倩妮虽然是十几岁的时候靠玉蕾老总裁提拔才上的位,但来中海之前,可都是马桂芳这个母亲在教育的

  此时马桂芳说的话,听似简单,实则透露的信息可不少,第一,她身体不好,但因为没人回去看她,她只能撑着带病之躯,到中海来投靠女儿这无疑是不满于晚辈不够关心她第二,马桂芳说的是“子女”,而非女儿,可见,她把杨辰也已经当作自己女婿,可杨辰这女婿,从上次离开川省后,也没半丝联系,别提知道马桂芳身在何处

  杨辰想明白这道理,冷汗涔涔,自己这丈母娘说的话温声细语的,可愣是把自己搞的满心愧疚,恨不得立马飞回中海给她磕头认错去

  “妈,您千万别这么说,我知道错了,也是我粗神经不懂事我现在在国外呢,不过很快就要回去了,等我回去,立刻摆一桌好吃好喝的给妈你接风……不过倩妮也真是,怎么妈你身体不舒服也不告诉我,来中海了也不跟我讲,不然我宁可不出国在中海等着啊”,杨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满是懊悔的语气

  马桂芳也不知道信不信,但听着电话里的语气舒服了许多,道:“你们都有自己工作,我一个老太婆怎么好拖累你们杨辰啊,我也是挺想念你的,才让妮子教我怎么打你●的电话你也不用着急,我只是前阵子腰椎出了点问题,可能干农活累的,这年纪不饶人,没什么大碍的”

  杨辰一愣,道:“倩妮在旁边呢?”

  “在呢,要跟她说话?我把电话给她”,马桂芳道

●  “不不不”,杨辰忙否认,这时候怎么能说换就换呢,这不摆明了骗走女儿不要老母么,哪怕真有那心思也不能这么做啊,“妈看你说的,好像我多薄情寡义,虽然挺想倩妮的,可还是想跟妈多聊几句”

  马桂芳☆终于笑了起来,很是开心的yàng子,“你呀,也是油嘴滑舌,别当我不知道,跟我这老太婆有什么可聊的,行了也别装了,我把电话给妮子,你们小liǎng口谈谈”

  杨辰一阵汗颜,姜还是老的辣,没准自己那些花花肠子人家早看透了,就不点破罢了

  电话被转交了下,先是传来几声莫倩妮的娇嗔声,似乎是被马桂芳说得很不好意思,随后才对杨辰道:“你演技也太差了,说得这么虚伪,被我妈一下就识破了”

☆  “乖乖,小倩倩啊,这不能怪我啊,岳母大人是火眼金睛啊,这电话里都能摸到我的心思啊”,杨辰苦笑

  莫倩妮咯咯直笑,似乎马桂芳到了中海,让她跟着心情愉悦不少,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 杨辰邪笑道:“怎么,小倩倩是想老公了?还是孤枕难眠?你跟蔷薇不是可以玩女女么,我见你们当初玩得挺开心啊”

  “要死了你”莫倩妮低声娇骂了句,“我妈在厨房呢,你说话声音小点……哦不谁玩什么女女了,你胡说八道什么?要不是你这个坏人,我跟蔷薇没事干嘛睡一起?”

  “大家以后是一家人,要多磨合感情,睡一起也挺好,省得我分头找”,杨辰恬不知耻地笑道

  莫倩妮懒得跟这家伙谈这种怎么谈都自己吃亏的话题,哼哼说:“不好好说就算了,我本来是想了解下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好计划下怎么面对我妈的事你这人这么没谱,万一到时候我妈发现了什么反对我们,我才懒得站你那边”

  杨辰脑筋一转,猛然醒悟,“小倩倩,你该不是说咱妈她……以后一直zhù中海了?”

  “怎么?不行吗?”莫倩妮的声音立刻有几分冷厉,让母亲能晚年在城里享福,照顾母亲,一直是她想做的事,之前马桂芳一直怕拖累女儿不肯到中海,如今终于乘着腰椎的治疗问题,来到中海,莫倩妮哪肯让母亲再回去孤零零生活?

  杨辰知道莫倩妮误解自己意思,无奈笑道:“傻妞,你没听我说的是‘咱妈’吗,是‘咱’,不是‘你’,我哪会不想让妈zhù在我们身边呢”

  莫倩妮这才语气温柔了下来,“我对这事情比较敏感,对不起啦……不过我们的事情真得要好好想想,我跟你又不能常常在一起,你身边女人又这么多,我妈迟早会看出问题的,我担心……担心她接受不了”

  废话,有哪个父母能开开心心接受女儿当男人的情人?呃……安在焕那老头不算

  “这事儿,电话里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等我回去,我们再仔细商量,该坦白的坦白,该解释的解释,能藏的就藏你也别只顾着工作,玉蕾缺了你又不是会垮掉,多陪陪咱妈,没听她抱怨你总是太忙么”,杨辰道

  莫倩妮乖乖地应了声,这话倒是听进去了,只是做不做得到,还真难说

  又说了几句相思暧昧的情话后,两人挂断了电话

  黑暗中,杨辰叹了口气,这边林若溪那头陷入了僵局,一筹莫展,回中海不仅要顾唐婉、蔡妍那两边的事,还得为莫倩妮母女liǎng耗神了要命的是,现在莫倩妮的zhù所正是蔷薇的zhù所,跟自家可是邻居啊这可如何是好?

  正当杨辰懒得多想,要躺在床上入睡的时候,眉头一皱,抬头望向了阳台方向

  “是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