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寒流】


  565

  正在楼上用“肉搏”香艳酣战的yáng辰自然不会想到,也不会yǒu心思特意去提早查探,家里人会出去站在阳台下面,不会想到,林若溪会突然提早回来,而且也恰好站在阳台下面

  只不过是玩得起兴,yáng辰将安心那已经瘫软的身子,直接抱着顶到了落地窗门前

  这样一来,原本躺在床上的安心,就变成站在那儿背对yáng辰,身体被挤压到钢化玻璃门上

  前面是冰冷的触感,后面是男人火热的呼吸与那强大的冲击力,让她恍然间变成了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飘摇中忘情地感受那澎湃的浪涛

  安心顿时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大呼求饶起来,这样的刺激可不是一般受得了的

  □yáng辰哪会听到求饶就停止攻势,一波又一波的,从后面发起冲刺,让安心这小妖精如泣如诉的,是让那钢化玻璃门不断地“哐啷哐啷”震动,生怕它给推倒了

  一男一女在楼上的动静叫喊,贴着阳台,又传到楼◇□yáng辰哪会听到求饶就停止攻势,一波又一波的,从后面发起冲刺,让安心这小妖精如泣如诉的,是让那钢化玻璃门不断地“哐啷哐啷”震动,生怕它给推倒了

yángchénnǎhuìtīngdàoqiúráojiùtíngzhǐgōngshì,yībōyòuyībōde,cónghòumiànfāqǐchōngcì,ràngānxīnzhèxiǎoyāojīngrúqìrúsùde,shìràngnàgānghuàbōlíménbúduàndì“kuānglāngkuānglāng”zhèndòng,shēngpàtāgěituīdǎole

  yīnányīnǚzàilóushàngdedòngjìngjiàohǎn,tiēzheyángtái,yòuchuándàolóu□下三人的耳中,无异于是晴天霹雳似的炸开了花

  林若溪身体冻结似地呆呆站立了会儿,目光凝在yáng辰房间的位置,渐渐的,身体瑟瑟颤抖起来,腿脚软了软,不住地倒退了一步,才站稳身子

  一颗★刚刚还温柔下来的心,就像是脱了外套,却立刻遭到寒流侵袭一样,冷冻了以后,又被狠狠敲碎

  林若溪恍惚中,忘记了身在何处,她只感觉,耳畔传来了碎裂的声音,碎得如粉,如尘

  原来,他急急忙忙回国,就是这样“处理”安心的事me,那me,自己不问他倒是正确的选择呢

  林若溪突然觉得自己站在楼下,显得很可笑,自己提早一天多赶回家,也显得那me无聊

  哀莫过大于心死……竟然是这样的感觉,还是说,自己根本没什me可哀的,一直都是自寻苦恼呢

  一阵强烈到难以承受的短暂撕裂般心痛后,艰难地没晕过去的林若溪,麻木地想着

  刚刚就一直紧张着的郭雪华,此时撇过头去,她没脸面对自己儿媳,要知道,安心是她留下的呀而且是她把安心留在yáng辰房间

  这小子,怎me就这me不会挑时间呢?难道就这me难忍me?

  王妈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当她看到林若溪那犹如魂不附体的样子,是针扎心头,恨不得自己帮林若溪把所yǒu的负面情绪都承受了

  王妈第一次如此痛恨yáng辰的*,这个一直以来在她看来非常不错的姑爷,让她第一次yǒu了强烈反感

  许久,那楼上的声浪还是没yǒu消停

  郭雪华觉得这样下去,局面就彻底无法挽回,深呼吸一口气,艰涩地开口幽声道:“若溪,我看……”

  “妈”,林若溪面无表情地打断了郭雪华的话,口吻波澜不惊地道:“我突然想起来公司里还yǒu急事,我去公司了,早饭我就不吃了”

  说完,林若溪从王妈手里又拿回包包,直接掉头走向停车库,没任何婉转的余地

  郭雪华话到嘴边,没力气说下去,事实上,她也知道说一切都是徒劳

  林若溪就像什me事也没发生一样,静静地一个人开出那辆红色宾利车,然后朝郭雪华与王妈二人挥手道别,直接又离开了大院

  郭雪华仰头,看着雨后放晴的天空,心头却被乌云笼盖着,不禁喟然长叹

  ……

  燕京,位于老城区一处靠近小山坡的地带,yǒu一片占地颇大的古朴大院,似是yǒu过百年的老宅,但因为日常的维护zuò得细致,那雕梁画栋的文雅气息,还是不曾减少分毫

  就在这间宅院中央的一处书房内,一排排的琳琅满目的大书架间,灯光照亮了一小块区域

  一位上了年纪,却依然把头发yǒu染黑,身披件陈旧军大衣的老人,正坐在书桌前,手里捏着一张照片,目光○出神地凝视着

  灯光打在老人沧桑、消瘦的脸上,同样照明了那一张老照片

  照片上,相对还年轻不少的老人,正怀抱一个上幼儿园年纪的小男孩,一旁是一名笑得开心的少妇,男孩搂着老人的脖子咯咯欢▲chūshéndìníngshìzhe

  dēngguāngdǎzàilǎoréncāngsāng、xiāoshòudeliǎnshàng,tóngyàngzhàomínglenàyīzhānglǎozhàopiàn

  zhàopiànshàng,xiàngduìháiniánqīngbúshǎodelǎorén,zhènghuáibàoyīgèshàngyòuéryuánniánjìdexiǎonánhái,yīpángshìyīmíngxiàodékāixīndeshǎofù,nánháilǒuzhelǎoréndebózǐgēgēhuān

  “笃笃笃”,书房的门被敲响

  “进来”,老人道了声,默默将照片放进了书桌的一只抽屉,脸上的表情,也变得yǒu些晦涩难言

  一名身穿白衬衣西裤的中年男子,脸色颇为难看地走进书房内,向老人恭敬地道:“父亲,妹妹和妹夫那边,我已经跟他们说好了”

  “你妹妹,怎me样了”,老人定定地问

  中年男子握了握拳,道:“丧子之痛,直接晕过去了,醒了之后又哭又闹,求着要☆见父亲我跟妹夫说,让他们冷静一下,事情不似他们听到的那me简单不论是调查清楚还是报仇,他们都不该插手,不然危险大”

  老者点了点头,“云鹏,你对这件事怎me看”

  “父亲,我不知道,如☆果从表面上看,暗下杀手的应该是yáng家那yáng辰,但如果仔细想想,他这mezuò又不太理智,而且yáng家的人不会这me放任yáng辰zuò这样的事可是……又没yǒu证据,证明是别的什me人和势力干的”

  老者眯了眯眼,叹道:“yáng公明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我李莫伸当年与他共事十多年,从没见他yǒu过什me敢zuò不敢当的行径

  不管这次到底是不是他孙子杀了我外孙,yáng家的◎人只要不站出来承认,我就信,不是yáng家的那小子干的”

  李云鹏一脸凝重,“如果真的不是yáng家干的,那是谁非要至鲁民于死敌,难道跟我们李家yǒu仇?还是要陷害yáng家,好让我们李家误会■?”

  李莫伸哼了声,一对老眸里满是精芒,道:“不管是什me原因,都是狼子野心yáng辰那小子真正的背景和身份,在燕京,没几个家族yǒu能力知道四大家族中,除了我们李家专门负责国内外情报能够知道详细,也就yáng家因为特殊背景能够知道得相对清楚就算如日中天的宁家,也是略知皮毛罢了,唐家这些年只zuò生意,不会知道

  某些人想让我们李家跟yáng家卯上,估摸着是知道我们李家最yǒu那能力zuò出一些事来”

  李云鹏仔细一想,推测道:“难道是蔡家?蔡云成如今成了炎黄铁旅的将军,该知道的,他都知道了可是不对啊,蔡云成貌似与那yáng辰关系颇好,没什me动机,何况炎黄铁旅的将军最关键还是低调处事,他难道就不怕跟上任林志国那样被鸿蒙使者暗中带走?”

  听到“林志国”这名字,李莫伸眼角跳了跳,道:“蔡云成不太可能,但能带走炎黄铁旅将军的鸿蒙,倒是很yǒu可能成为某些人借○力的目标这个秘密,全燕京知道的人,除了我们李家你我父子两人,其他屈指可数到底是什me人神通广大,知道我们华夏yǒu鸿蒙存在,而且显然很清楚,鸿蒙对yáng辰肯定会yǒu约束力”

  李云鹏眉头深▲●锁,却是想不出来到底什me人zuò的,只好干站着不语

  灯光下,李莫伸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道:“李钝这些天在哪?”

  听到问自己儿子的事,李云鹏赶紧道:“那小子在越南那边执行任务,追杀★完几个逃犯,过几天就应该会完成回燕京”

  “等他回来再告诉他,他表哥被害的事情,免得他心里yǒu疙瘩”,李莫伸说完,又道:“去备车,我去趟yáng家”

  “yáng家?”李云鹏一怔,想不明白父亲这是什me意思

  李莫伸道:“要你去就去,我跟你yáng伯伯喝杯早茶,别耽误”

  李云鹏这才赶紧转身出门,但还是觉得莫名其妙,外孙都可能被yáng家的人害了,怎me父亲还yǒu心思去yáng家喝早茶?

  ……

  燕京那头的一阵骚动,在中海的yáng辰却是根本没什me感觉,鲁民被谁害死的事,他基本已经彻底懒得想到底怎me回事了

  跟安心在自己房间里云里雾里大半小时后,想着楼下还yǒu人等着自己吃早餐,也就收了**

  穿戴整齐后,与安心一同走下楼,来到客厅餐桌边,yáng辰才发现,郭雪华跟王妈两位长辈坐在沙发边,脸色都不大好看

  yáng辰纳闷,刚刚还好好的,怎me突然就家里被贼偷了一样,自己跟安心下楼来,也没个反应

  “妈,你们这是怎me了”,yáng辰奇怪地走上前问道,后头的安心也颇为疑惑

  郭雪华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轻声道:“刚才,若溪回来过了”

  “若溪?她不是还在欧洲me?”yáng辰仔细一回想,好似的确yǒu听到汽车声从家里出去,只是刚才正闹得尽兴,根本没怎me在意

  安心则是突然想到了什me,俏脸一白,一对明眸里流过千种思绪,一双手捏着衣角,局促不安

  “她说欧洲的事情提早结束了,就改机票回到了中海本来是要吃完早饭再回公司上班,但到家又很快走了”,郭雪华淡淡道

  yáng辰看着郭雪华与王妈两人的神情,还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显得这me压抑,像是强忍着不爆发出来

  就算再想不通,此刻也已经明白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me

  yáng辰烦闷地摸了一把脸,都恨不得一头直接撞墙上了,自己之前在巴黎跟林若溪说,要回中海帮安心处理点麻烦可如今,林若溪回到中海,却是发现,自己跟安心在她的家里大清早地zuò那事

  这种事情,yáng辰觉得,如果自己不知道发生的经过,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了而且,不管之前是由于什me才让安心睡自己房间,自己终归是在这个家里干了那种伤人的事,并不算完全误会,对林若溪来说,确实残忍了一些

  本是心里对林若溪的冰冷态度yǒu一些烦躁情绪,如今却是荡然无存,全变成了一股子的歉疚,头疼着该怎me解释好,或者说,解释是不是没用了?

  这时候,后头的安心细弱蚊吟地幽声道:“我……我回家去了,伯母、王妈,我……对不起”

  安心柔肠千转,明白一切后,已经不知道该怎me措辞,恨不得直接挖条缝钻进去,特别是看到郭雪华一脸冷漠的样子,没脸留在这里

  郭雪华跟王妈也没留她,说实话,她们不出口说什me难听的话,就已经很是宽容

  “我……你让家里人接或者打车,小心点”,yáng辰本想说送送安心,但觉得这情况不大妙,可不能再让郭雪华和王妈受刺激了,才转而让安心自己回去

  安心惶急地点点头,立马小跑着就出了门,半刻也不敢多待

  等安心走后,yáng辰站在原地,伫立了会儿,才转身回到餐桌边,也不说话,就这me坐下来,开始大口大口喝粥吃菜

  王妈终于忍不住,看yáng辰一脸从容的样子,皱眉道:“姑爷,难道你一点也不着急吗?”

  yáng辰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叹了口气,苦笑道:“着急,可着急没用,我吃完就去公司,找若溪把事情的开头经过都讲个清楚,不然……我也不知道怎me办▲”

  郭雪华摇摇头,哀叹道:“到这地步能yǒu什me可讲,这样的事情,已经没什me可解释的了”

  “起码我能zuò到坦白”,yáng辰自嘲地笑了笑,虽然很早以前就告诉林若溪,他不会放弃◆别的女人,但两人模糊的情感就这me一直延续着

  他不知道林若溪什me时候会彻底接受这样的自己,但yáng辰知道,除了对林若溪毫无保留地坦白,他没yǒu别的办法去调和这样的矛盾

  就算今天不被林若溪看到,以后的日子迟早会让林若溪看到自己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

  骨子里的原则,让yáng辰不会容忍自己的女人成为地下情人,这样对那些深爱自己的女人而言,是不公平的

  所以,最终★两人结果如何,只yǒu林若溪去决定,他只求问心无愧

  风卷残云似地将一桌子的早餐几乎吃个了精光,犹如饿死鬼投胎,完全看不出这货yǒu什me心理负担

  吃完以后,那手直接抹了抹嘴,yán◎g辰站起身来,向郭雪华二人挥了挥手,大步走出家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