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五七九】


  严不问一边继续切着那两块血淋淋的牛排,一边面色平静dì道:“难道,简公主认为,有人会冒充我?”

  简实在受不了这家伙è心的饮食,口鼻间闻到的,全是那酸臭味的牙买加朗姆酒味和牛血的腥味,别过头去皱眉道:“虽然我早就觉得你这人会有点不寻常的dì方,但没想到你的不寻常这么让人反胃”

  “谢谢过奖”,严不问莫名其妙dì说了句,然后又把一口生牛肉送进嘴里,咀嚼着道:“听说英国皇家kē学研究会的简公主低调dì现身了中海,我就放下了手里的工作,特dì赶来当然了,对杨先生,我也是仰慕已久杨公也是我这小辈所崇敬的长者正好今天能够一次性见到二位,不知是否有幸,能与二位共饮一杯?”

●  杨辰心里一阵不是滋味,果然,自己跟杨家的关系,在燕京这些大家族内部,早就不是什么秘密自己再怎么想避开这些,还是躲不过

  但是,随着自己与郭雪华的关系融洽,对这个家族的概念,也不是如先前那么★抵触了说到底,哪怕杨破军与杨烈对自己有反感,杨公明与郭雪华,包括燕三娘,都是对自己充满善意的

  何况,杨家当初并非要抛弃自己,自己的遭遇有他们欠缺考虑的成分在,却不能全怪他们

  修为的提升,同时也提升了心境,心境的提升,让许多东西都看得开了

  当然,不代表杨辰能遁入kōng门,看破红尘,只是,许多东西会加理性看待罢了

  简这时不屑dì冷笑道:“你这样说不会觉得很虚伪么?”

  杨辰微微意外,怎么简貌似对这个严不问有什么过节一样,就连自己打了人家亲弟弟的人,也没跟严不问杠上,简的脾气向来平和,一般事她可不会放在眼里

  “简公主似乎对我有所误解,不知道鄙人什么事得罪了公主”,严不问清楚简的真实身份,所以说得直言不讳

  杨辰也好奇dì望向简,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简对着一个人冷嘲

  简没好气dì撇了撇嘴,优雅的她难得露出这种气呼呼的表情,对■杨辰解释道:“去年的诺贝尔奖项评选,瑞典皇家kē学wěi员会和诺贝尔wěi员会,同时邀请我做最后的总评wěi我原本是不打算参与的,因为这有违历届的评选制度,也跟诺贝尔先生的临终遗愿是冲突的

  ●不过后来,他们透露给我一些关于候选人的资料,我才知道,是因为这次的评选中,最大的热门候选人,是一个华夏人……”

  说到这里,简瞪了眼在那里安静吃牛排的严不问,显然这个“华夏人”就是他

  杨辰有点诧异,虽然知道严不问在kē研方面是把好手,却没具体了解过,不想,连诺贝尔奖的评选,他都成为最大热门

  他也知道简会这么受到邀请的原因了,要知道,诺贝尔奖从来没有颁发给华夏国籍的kē学家,这涉及到很多国际性、历史性和政治性的问题,所以,这不仅仅是奖项而已

  于是,诺贝尔奖评选wěi员会,才会想到找一个能够承担责任的人,来做最后的决定

  而能够让世界各国认可kē学界dì位,又都不敢太多异议的,那就只有一个人——简

  简在kē学界的dì位是特殊的,这个特殊在于,简几乎没有明确的服务对象

  简的学生都是来自世界各国的精英,而简本身并不会直接参与那些kē技项目的研究,当然,包括不会为任何一国研究先进的武器等

  而世界各国之所以默认简这样一个特殊的天才kē学家存在,却不想方设法揽入自己国内,一是由于简具备威尔士王族继承人的身份,不会直接参与政治斗争二,简也是受到杨辰公开庇护的少数人之一

  既然简不会为任何一国出力,不会打乱世界kē研力量的格局,同时为各国的kē技进步培养鲜血液,那么,谁会闲着没事去碰她,惹来惹不起的麻烦呢?

  杨辰想到这些,但不明白,难道严不问成为候选人还惹到简了?

  简继续说道:“我当时知道了wěi员会的意图,知道他们其实已经决定要让这个华夏人得到当年的诺贝尔奖,所以也不算是我判定,只算是我来去★承担一下压力罢了,最后我就答应了”

  说到这里,简顿了顿,拿起酒杯喝了口冰凉的红酒,才切齿dì道:“当时,我宣布了结果,当年的医学奖,化学奖,全部都由华夏的kē学院院士,年轻的严不问院士获得可○是没等我宣布这个结果过一小时,华夏方面,突然说,严不问院士拒绝接受国外的kē学奖项

  当时我们询问了华夏kē学院的原因,结果,得来的回应是——严不问院士说,他的成就,轮不到别人去评判”

  杨辰一听,古怪dì看了看一旁的严不问,没想到这家伙还这么傲气,看着倒挺老实的,随即笑道:“你就为这事生气?”

  “我能不生气吗?我本来就是打算帮wěi员会承担压力,用我的面子去宣布那个结论的,结果,这个家伙竟然作出这种回应这等于让我在全世界各国面前出丑”简气得不轻,又是喝了两口红酒,脸蛋都红晕晕的

  吃完了大半牛排的严不问终于云淡风轻dì笑了笑,说道:“简公主,原来你在为这件事情生气其实你不说,我已经忘记了如果真的惹到您了,那我现在向您道歉”说着,严不问还向简举了举酒瓶子,灌了大口朗姆酒

  “算了,我受不起你这样大kē学家的道歉”,简寒声道,懒得看严不问

  杨辰笑着摇摇头,那时自己刚回华夏,发生这些事他也不知道不过以简的脾气,别的倒还好,偏偏是有人在她最擅长的kē研领域,傲气dì没把她放眼里,确实会让她的面子上过不去要知道,她可是全世界这么多各国核心kē研学家的老师,在这么多学生面前丢人,简再智慧也不过是个妙龄女子,心里能好受么?

  就这么气氛沉寂了会儿,杨辰不知不觉已经把盘子里的牛排吃完,包括简没胃口吃的那份也大快朵颐dì下了肚子

  杨辰瞅瞅简还在那儿撅着小嘴闷闷不乐,笑着道:“我吃完了,要不走”

  简当然没意见,她虽然觉得严不问来的目的不会单纯是这么说几句闲话,却懒得多问

  严不问见杨辰从头到尾都没跟自己交谈的意思,终于再一次开口,道:“杨先生,难道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

  杨辰疑惑dì反问:“说什么”?

  “之前你打了我的那个蠢货弟弟”,严不问眯着眼道

  杨辰一拍脑门,一副恍然的样子,“难道你是寻仇来的?”

  “当然不是,我既然说他是蠢货,自然不是杨先生的原因”,严不问不屑dì道

  “既然不是为你弟弟,你说这么多废话干嘛,我看你的脑子也没很聪明,啧啧,说话都没个重点”,杨辰皱着眉头,还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道:“因为你来,我请简小姐吃的午餐都被打扰掉了,我不说你就挺客气了,你还说这些废话拖延时间,不知道我们时间很赶要离开吗?你是故意来找茬的?还是当我好欺负?告诉你啊,打架我可不怕你”

  说着,杨辰还一脸恼火的样子,拉了拉衣袖,一副要干架的模样

  严不问一愣,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这家伙就一副要动粗的架势了?还有,自己哪有什么拖延时间的意思?说“▲废话”?貌似你自己说得最多

  看到严不问一脸呆滞的样子,在旁的简抿嘴一笑,她知道杨辰是看不惯严不问的那副自傲模样,才显得那么粗俗

  就像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碰到山区里的老农民,你再多道理□,再妙语连珠,人家只认庄稼不认字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原本掌握主动的严不问,说话的节奏被杨辰这突然的转变打乱,有些着恼,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我想杨先生误会了,我今天来,并不想再提我那个蠢货弟弟的事……”

  “你都提了还说不想提”,杨辰哼哼说

  严不问又是一阵语塞,也不辩解,继续咬字干脆dì道:“我今天来,只想说一件事——唐哲琛中的毒,不是我下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