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猪头】


  581

  “谢礼”两个字,咬得格外重,重得肯定能听出别的意味来

  唐婉看着杨辰那坏坏的笑容,立刻明白了杨辰说的“谢礼”是什么,但唐老爷子的确亏得他才治好,自己心里也的确喜欢z☆hè个男人,她也bú是娇羞小女生了,很多事情都喜欢直接表达,于是俏脸绯红地道:“难道你想在zhè里做点什么?”

  “如果你bú介意”,杨辰泰然地说着,然后一只手就很顺畅地搂向唐婉盈盈纤美的腰肢□

  唐婉忙伸手阻挡住杨辰的咸猪手,白了男人一眼,“你猴急什么,在zhè儿万一yǒu人走过来怎么办,你想让下面的人笑话我吗”

  “是你先问我想bú想做什么”,杨辰无辜地收回了手

  唐婉无语,那也bú能bú分场合,也真bú知道zhè家伙脸皮怎么练出来的

  对杨辰眼神示意了下,唐婉道:“走,去后面的花园,陪我散散步,我们好久没怎么聊天了”

  杨辰自然没意见,随着唐婉一同走过幽静的廊道,来到疗养院后面靠山的花园内

  像唐婉zhè样的女性,其实很多时候缺少的,仅仅是亲密的交流

  男人谈爱情,往往多的是**的亲密,女人谈爱情,却往往向往着心灵的感觉 ◆
  杨辰并bú是很清楚zhè些,他只是觉得,去到一个人少的地方,唐婉肯定会让自己做些什么,从zhè方面来说,自己牲口的内在还真是直白得可以

  bú过,当杨辰真正进入zhè处花园的时候,心☆
  yángchénbìngbúshìhěnqīngchǔzhèxiē,tāzhīshìjiàodé,qùdàoyīgèrénshǎodedìfāng,tángwǎnkěndìnghuìràngzìjǐzuòxiēshíme,cóngzhèfāngmiànláishuō,zìjǐshēngkǒudenèizàiháizhēnshìzhíbáidékěyǐ

  búguò,dāngyángchénzhēnzhèngjìnrùzhèchùhuāyuándeshíhòu,xīn里的那丝火热,却又冷却下来

  日光融融,凉风徐徐

  走在林荫的小道上,两边是花岗石打造的精致花坛,姹紫嫣红的花朵惹人眼球,芬香阵阵

  杨辰突然觉得心里格外平静,哪怕身边的唐婉还○是那么如同熟透水蜜桃似的娇艳欲滴,可自己并没太多心思去揩油偷吃了

  静下来后,他脑海里,涌现的是揣着的错杂感情,想到林若溪的变化,想到莫倩妮的紧张,想到马桂芳那看bú透的意思,还想到自己别的女◆人该怎么真正给个交待……

  自己要对她们负责,自己又该如何给她们真正所需要的幸福?

  zhè种甜蜜的负担,杨辰也bú知道自己该如何好承担

  唐婉也意外地看到杨辰竟然在看着花草出神,眼神中,竟还yǒu一丝无奈的苦涩

  对于她zhè个年龄的女人来说,男人深思,深沉,是具yǒu完美的征服力的,那bú是寻常的年轻人为了吸引无知少女故作的沧桑,那是发自复杂内心的深邃

  望着杨辰显得漠落的侧面,唐婉一双白皙素手绞缠在一起,面色潮红,心跳bú由自主地加快

  zhè就是自己倾心的男人么,他还zhè么年轻,可为什么,会流露zhè么让人心颤的成熟魅力ne……

  就zhè么走了一会儿,杨辰感到yǒu点头疼,林若溪毫无疑问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难题,以前都看着zhè个女人去对付别人,如今,她对自己下了软刀子,可zhè刀子切在了自己的软肋上,还真是防bú胜防的犀利

  苦笑了下,杨辰望向一旁的唐婉,道:“bú好意思,我在头疼一点事情”

  “没什么,我喜欢看你zhè个样子”,唐婉抿嘴道

  杨辰挑了挑眉毛,“为什么”

  “因为你看起来正经了许多”,唐婉笑道

  杨辰讶然,随即摇摇头,“我说出来,你就bú会觉得我正经了肯定笑话我,bú怕告诉你,我刚才一直在想,我该怎么给我的女人们一个完美的交待”

  唐婉还真愣了下,随即酸溜溜地道:“‘女人们’,你就bú觉得当着我的面说zhè种话很伤人么”

  “zhèyǒu什么伤人的”,杨辰哈哈笑道:“我是实在被家里那位大人搞得头疼欲裂,bú然我早忍bú住对你动动歪脑筋”

  唐婉好奇地问道:“你家里那位?你说林若溪?她又跟你冷战了?”

  杨辰一阵郁闷,怎么唐婉也知道林妹妹常跟自己冷战,bú过也bú奇怪,毕竟唐婉和袁野、糖糖,甚至和袁家夫妇都yǒu密切关系,○自己跟林若溪bú怎么对路的事情,人家明眼的一看就能想得到

  杨辰只好硬着头皮地道:“你也是女人,bú如你给我出出主意,我现在是被她压得死死的,好歹要想个办法翻身啊bú然zhè家里我就成被彻底压■迫的奴隶了当然啦,zhè也是为了我们能进一步,少点顾虑么”

  唐婉毕竟人生阅历丰富,杨辰觉得,请她作作参谋也bú错

  唐婉心里yǒu点bú舒服,“你什么时候变得zhè么乖,以前看你到处拈花惹草的也没管家里的正牌妻子,她到底给你下了什么套?”

  杨辰哀叹了一声,找个地方拉着唐婉坐下后,就把林若溪对自己施加的压力给大致讲了讲,连带着要求自己断绝别的一切关系也说了出来……

  “现在我妈眼里,zhè儿媳算是完美无瑕了,我要是让她去见见别的女人,估计悬了”,杨辰苦恼地皱眉道

  唐婉听完,忍bú住咯咯笑出声来,花枝乱颤中,那胸前的两团丰腴也都起伏波动,惹眼地很

  “你笑什么”,杨辰很没底气地问

  唐婉好bú容易忍住笑声,说道:“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地回答”

  “什么问题”,杨辰bú知道唐婉要做什么

  “第一个问题,你yǒu没yǒu送你老婆鲜花?”唐婉问

  “没yǒu”,杨辰直接摇头,道:“bú过我yǒu送我一个岳母鲜花”

  唐婉白了他一眼,又问道:“你送林若溪珠宝吗,比如钻戒什么的?”

  “钻戒?她那么yǒu钱,送什么钻戒,估计送她一座钻石矿还差bú多”,杨辰笑着摆摆手,示意没yǒu

  唐婉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又问道:“你知道林若溪喜欢吃什么菜吗?”

  杨辰蹙眉,想了会儿,道:“我知道她喜欢吃糯米丸子,我还买过糯米丸子给她吃ne,那妞还等我走了背对着我吃,被我撞破了,那时候她糗死了,哈哈……”

  “我说的是菜,bú是零食”,唐婉斜了他一眼,又问道:“你对林若溪的过去了解吗?”

  “过去?你是说她爸妈离世什么的?”杨辰问

  “bú是”,唐婉道:“你知道林若溪以前在哪里上的学,小时候又做过什么,后来在哪上的大学,那会儿生活什么样子?还yǒu啊,你知道林若溪yǒu什么兴趣爱好吗?你知道她讨厌什么,喜欢什么?比如,颜色、衣服款式、运动项目、艺术流派、音乐风格,等等zhè些,你知道她喜欢哪样?”

  杨辰一愣一愣的,茫然地连着摇头,“我哪知道zhè些?”

  唐婉zhè次又一阵长叹,翻着白眼,道:“看你zhè傻乎乎的样子,就知道你什么也bú明白”

  “bú明白什么”,杨辰纳闷,脑子里一阵堵塞

  唐婉缓缓说道:“你觉得男女为什么要先恋爱,再结婚?”

  “当然是要了解一下,看合适bú合适”,杨辰道

  “那就对了,你跟林若溪zhè么仓促地结了婚,你们根本没恋爱,或许你觉得,生活中去了解她就可以但就算我跟林若溪bú熟,我也知道她是出了名的冷美人她怎么可能跟你打开心扉说她的一切?而且你zhè样的花伈男人,她愿意跟你谈心才怪ne看着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bú跟你离婚都很难得了”

  唐婉瞪了杨辰一眼,继续道:“你本来就bú了解她,没什么感情基础哪怕她因为你的bú平凡,或者你做了什么事情,让她爱上了你,但zhèbú代表你就征服了她

  像她zhè样高傲的女人,又具备一切优势的女人,凭什么让她屈服在别的女人面前,平白无故地让她分享男人?”

  杨辰一怔,说实在话,他也bú知道,凭什么

  唐婉看杨辰的眼神就像看个笨蛋,一阵无奈后,才道:“你根本什么都bú懂你现在要做的,bú是让她屈服你,●bú是让她斗bú过你而是你要让她明白,她bú能没yǒu你,让她愿意为了你作出牺牲你要让她觉得,她是你心里最重要的,你要证明给她看,你明白吗?”

  杨辰被唐婉的话说得一愣一愣的,好久才茫然问道:☆“怎么证明?”

  “你到底是bú是猪脑子?”唐婉忍bú住破口道

  杨辰咽了咽口水,zhè一直温婉典雅的女人一发飙,把自己吓得bú轻

  唐婉切齿地道:“我说了zhè么多,就是想告诉你你除了证明,你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以外,你根本就没向林若溪证明,她在你心里是多么的重要因为你根本bú够了解她,你bú去关心她和她周边的一切,她的过去,她的想法,她的爱好……

  你就是大男子主义太久了,以为女人都该围着你转,而你好像对女人的事情都无所谓,觉得只要彼此相爱就可以其实zhè只bú过是你自己的粗浅理解罢了,你当我们女人都跟你一样什么都随便吗?

  连最普通的小年轻谈恋爱还送支红玫瑰ne,你连最普通的一束鲜花,一枚结婚钻戒都bú给林若溪,你要她怎么相信你把她作为唯一的妻子?

  bú要觉得林若溪很yǒu钱,她就bú会在乎那些,bú要觉得她平日里就跟女神一样,就bú在乎zhè些家长里短和zhè些小女生关心的琐屑事情

  yǒu女人会给自己买结婚钻戒吗?yǒu女人自己买红玫瑰送自己吗?

  林若溪的确bú缺zhè些,甚至很多男人愿意送她zhè些,可那些男人跟你是一样的吗?他们送的跟你zhè个丈夫送的,会是同样的感觉?

  正因为在她平日的生活里,zhè些都是显得与她遥bú可及的,她才会加希望,她的男人能带给她平凡质朴却触手可及的可靠生活

  我说到zhè里,你zhè个猪头难道还bú懂么?”

  杨辰呆呆地看着面色泛红的唐婉,脑中翻江倒海的,又如同一道刺眼的阳光照射了下来,叫自己豁然开朗

  是啊,自己为什么总想着如何让林若溪★顺从自己,而bú去想着,自己怎么感化去林若溪ne?

  为什么非要自己的女人为自己作出改变,而bú是自己为女人付出多?

  自己连妻子喜欢什么颜色,喜欢什么菜肴都bú知道,凭什么让她答应自○★顺从自己,而bú去想着,自己怎么感化去林若溪ne?

  为什么非要自己的女人为自己作出改变,而shùncóngzìjǐ,érbúqùxiǎngzhe,zìjǐzěnmegǎnhuàqùlínruòxīne?

  wéishímefēiyàozìjǐdenǚrénwéizìjǐzuòchūgǎibiàn,érbúshìzìjǐwéinǚrénfùchūduō?

  zìjǐliánqīzǐxǐhuānshímeyánsè,xǐhuānshímecàiyáodōubúzhīdào,píngshímeràngtādáyīngzì己三妻四妾的?

  杨辰啊杨辰,你果然跟唐婉说的一样,猪头啊

  “你要对她足够好,好到让她根本无法拒绝你,而bú是强行叫她放下尊严,你明白么”,唐婉还担心杨辰bú会意,又语重心长地道了句

  杨辰眉头一拧,抬起头来,凝视着唐婉,道:“唐婉,怎么办,听完你说的zhè些话,我突然很想在zhè里把你给办了”

  唐婉差点没转过弯来,想bú通“办了”是什么意思,等恍过意思来,羞气地一手打在杨辰肩膀上,“你真是狗改bú了吃屎跟你说正题ne就又想到那事上去难怪林若溪要给你下猛药”

  “嘿嘿”,杨辰一把抓住唐婉温软的手腕,笑道:“你的话让我茅塞顿开,我看你是越来越顺眼,越看越可爱,果然成熟的女人就是bú一样啊我看zhè里也没什么人来,bú如你就现在从了我”

  说完,杨辰就一把将唐婉柔软的身子拉到了自己身前,另一只手搂住唐婉那绵绵的纤腰,两人的身体一阵紧贴

  唐婉惊呼了一声,下一秒,就跟男人来了个面对面,看着越来越凑近的面庞,唐婉羞涩地闭上了双眸,身子软趴趴的也没力气挣扎

  烦恼被唐婉的话给解开,又温香软玉在怀,杨辰哪还yǒu心思顾别的,一只手很bú老实地滑到了唐婉那挺翘的丰臀处,一通享受地乱摸,一边又重重地吻向了唐婉红艳艳的双唇

  非同寻常的妩媚红晕在唐婉俏脸上绽放,一时两人就跟水*融一般,纠缠在一起忘情地深吻起来

  唐婉本就是容易动情的年纪,没过多久,就已经水眸迷蒙,满是雾气,都快忘记置身何地,妖娆的身子就跟一摊春水似地融化在杨辰怀里

  bú过,仅存的理智还是让唐婉一手顶在杨辰胸口,娇喘着道:“别……别zhè样,zhè里bú可以的”

  杨辰也没打算在zhè花园里就真对唐婉怎么样,但还是吓唬吓唬地坏笑道:“yǒu什么bú可以,放心好了,真要yǒu人来,我肯定事先就感觉到的”

  “真要yǒu人来……就……就会来bú及的”,唐婉软声带几分哀求地说

  谁知,刚话说完,从花园的入口那儿,就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妈妈妈你跟大叔在哪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