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610

  在杨辰的帮工下,一顿四菜一汤的简单家常菜很快就做完了香气四溢的菜肴被端到了桌子上,让本就有些嘴馋的杨辰食指大动

  刘明玉解下围裙,忙活了这me久,额头上也有些细密的汗珠,云发微乱,看起来加像是个家庭主妇,而不是什me公司高管

  “我们喝点酒,怎meshuō也是第一次到我这里来吃晚餐”,刘明玉笑着提议shuō

  杨辰点头答应,“可你这儿有酒me,还是我出去买点”

  “有的,你稍等下”,刘明玉shuō着,走进了一间储物室,稍一会儿,取出了两支葡萄酒来

  两支包装没什me特别的葡萄酒被放到桌面上,刘明玉道:“这还是我爸送我的,shuō是国外进口的葡萄酒,味道很不错,我一个人在家也没喝酒的习惯,正好你来了帮我消灭掉”

  杨辰之前还没仔细看,这时候拿过来一瞧,愣了一下,随即确认地问道:“这真是你爸送你的?”

  刘明玉疑惑地道:“怎me了,难道我爸不能送我酒me”

  “你爸没跟你shuō,这是ROMAI?”

  “什me东西,这个酒的牌子me,我也不懂酒,好不好喝?”刘明玉心想自己父亲送的酒,应该不会差,不然送女儿干嘛

  杨辰苦笑着摇摇头,看来刘青山自己也不知道这酒的价值,幸亏自己今天来了,不然还真叫这两支酒受委屈了

  “明玉宝贝儿,你知道拉菲”,杨辰道

  刘明玉点点头,“拉菲我当然知道,好像得一两万块钱一瓶呢”

  “这个酒,叫罗曼尼康帝,它每年的产量,是拉菲的五shí分之一都不到,全世jiè估计也就一两千支会流落到市面上,你shuō它珍不珍贵”,杨辰颇为唏嘘地shuō

  他在国外混了那me多年,好吃好玩的基本都享受过,高档的酒水也是如数家珍,但罗曼尼康帝这种全世jiè范围都少之又少的酒酿,也不是常常能喝到的,所以深知其可贵

  刘明玉睁大了美▲眸,“那照你这meshuō,这酒岂不是非常贵?”

  “市面上买的话,最少也得shíjǐ万华夏币,而且未必买得到”,杨辰嘿嘿笑道,“不过既然到手了,那我们就喝,这酒就是拿来喝的,放着也是浪费” ◆
  一听这瓶子看似寻常的酒酿,要shíjǐ万华夏币,刘明玉感觉有点做梦一样,但就如杨辰所shuō的,既然是酒,那就喝

  两人开了一瓶,各自满上,这才开始边喝酒边吃菜,享受起了晚餐

  shuō起来,这样的高档红酒,若是行家见了,必然是要细细品味,哪能当普通的酒水就着菜肴这me吃吃喝喝?

  但杨辰本就没太在乎这些奢侈品,刘明玉又对酒并没多少体会,所以两人并没太当回事,哪怕随口一喝,就是jǐ千华夏币入口

  两人shuō着一些家长里短的话,谈起最近公司里发生的一些事,不知不觉就把一瓶子红酒给饮尽

  刘明玉的酒量并不算太好,喝下两杯后,就已经娇靥醉红,波光迷离了

  “啧啧”,杨辰感受着沁鼻的葡萄酒芬芳,感叹道:“当了黑道老大的女儿,果然日子是过得不寻常,我今天这算不算沾了刘大小姐的光呢”

  刘明玉俏脸微醺,秋波流转,灯光下增添了jǐ分妩媚,“别叫我大小姐……我不喜欢,也不习惯”

  “这有什me可不习惯的,只要你有这me一个爸,必然是要听别人这me叫你,人家有的女孩子想要被叫还没人叫呢”,杨辰笑道

  刘明玉白了杨辰一眼,手握着酒杯,目光柔柔地望着那醉红色的酒液,道:“我每次只要看见,我爸跟他那些手下一起商量黑道的事,我就感到很害怕……虽然他以前没陪在我跟妈妈身边,人在燕京,但我一直觉得,他是在做生意,这没什me可担心的……

  但是现在,就算他人就在中海,我还是会患得患失地觉得,他好像随时可能离我而去一样他为什me不能是一个踏踏实实的商人,却是一个黑社会的老大呢……

  以前,他偶尔回到中海看望我们母女,哪怕一两天,我也觉得见了他好开心的现在,如果我想,我可以天天见到他,他还是很疼我,给我很多权力,给我很多钱,但我现在见了他,不知道为什me,就是没以前那me开心了……”

  杨辰静静听着,心想,可能刘明玉并不是因为酒量的问题,才这me快醉醺醺的……酒不醉人人自醉

  “杨辰,我是不是很犯贱,爸爸明明是想给我好的条件,但我却要搬出来住,疏远了他”,刘明玉嘟着粉嫩的红唇,眼眸迷蒙地问 ★
  “当然不是,你又不是不认他这个父亲”,杨辰知道,这时候刘明玉需要的是一种安慰,“其实我都很佩服你,这me多年,从小到大被你父亲这me瞒着骗着,到最近才让你知道真相,而你能接受这一切何况,你父■
  “dāngránbúshì,nǐyòubúshìbúrèntāzhègèfùqīn”,yángchénzhīdào,zhèshíhòuliúmíngyùxūyàodeshìyīzhǒngānwèi,“qíshíwǒdōuhěnpèifúnǐ,zhèmeduōnián,cóngxiǎodàodàbèinǐfùqīnzhèmemánzhepiànzhe,dàozuìjìncáiràngnǐzhīdàozhēnxiàng,érnǐnéngjiēshòuzhèyīqiēhékuàng,nǐfù亲还在燕京有别的女人,还无端端给你送来了个弟弟

  这些变故,要是放到别的一些女孩子身上,不是恨死了父亲,就是恨死了骗她的所有人你倒是安安静静地接受这些事,还跟你的弟弟处得不错,让我不佩服你的胸怀都很难啊”

  刘明玉恬然笑着,歪着脑袋,靠在桌面上,呢喃shuō:“都发生了,我能怎me样……不管他们是不是骗了我,父亲是亲生的,弟弟是有血缘关系的,我难道还寻死觅活地跟他们闹变扭me,那样对大家都不好”

  杨辰沉默了下来,理智的刘明玉能接受那样的父亲和异母同胞的弟弟,自己却是不能接受杨破军跟杨烈的,哪怕自己跟杨烈的血缘关系,要比刘明玉和刘明豪近得多但是,当亲人间真的有了仇恨,那远比仇人之间要恐怖地多

  刘明玉见杨辰不shuō话,撅嘴问道:“杨辰,我怎me从来没听你shuō起过你家里的人,你家里人是做什me的?在中海me?”

  被这me一问,杨辰才想起,自己也是是时候,把自己目前的家庭状况告诉身边的女人了,自己对她们也没什me隐瞒的,知道了彼此的背景,以后见了各自的亲人也不会太意外

  当然,杨辰还没耐心到把自己从小到大的背景shuō出来,只是把自己有杨家血脉,又跟郭雪华相认这些事简单提了提,但饶是如此,也让刘明玉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呆呆望了杨辰一会儿,忽然扑哧一笑,媚态娇憨地道:“这meshuō来,我还不知不觉傍上了一个太子爷,赚到了呢”

  杨辰摸摸下巴,惋然道:“要是真能有什me特权,那我真想当,又不是有这me一层身份,什me事都能如我所愿”

  刘明玉虽然已经喝得有些迷糊,但却保留着那丝清醒,“怎me了,你好像有心事,以前都没你这me沮丧地shuō过话”

  杨辰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也不隐瞒,把上午莫倩妮的事情简单shuō了一遍

  刘明玉眼眸里流过jǐ丝复杂的神情,最后轻叹道:“你想到该怎me办了me”

  “还能怎me办,等丈母娘气消了点,再去好好请罪,好好shuō呗”,杨辰苦笑道

  刘明玉点点头,“我以为你要放弃,有点担心”

  杨辰怔了下,才恍然过来,shuō难听些,刘明玉这是有“兔死狐悲”的意思,如果杨辰因为受到了阻挠,就放弃莫倩妮,那未来的日子里,没准也会放弃她

  “别胡思乱想了,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死皮赖脸,就算你要抛弃我,我也会赖着不走的”,杨辰一本正经地shuō

  刘明玉似笑非笑地斜眼瞟着杨辰,“我突然觉得,其实有个黑道爸爸也不错,起码不会像倩妮的母亲那样,用世俗的观念去看待儿女关系倩妮心里肯定很苦,你可真能折磨人”

  杨辰想shuō什me,但又收了回去,能shuō什me呢,他白天的时候就想帮莫倩妮shuō话,也很清楚莫倩妮多伤心,可他自己也痛苦,却没任何道理可占啊

  闲扯着吃完了晚餐,喝了三杯红酒的刘明玉,身子骨都有些发软,却还想要把碗筷都端回厨房里去,也是她这me多年习惯了做家务,不把事情料理完就不自在

  杨辰忙把女人按回了椅子上,道:“你都醉成这样还做这些,乖乖在这儿坐着,我来就好”

  “这怎me行,你第一次到我这里来,要你切菜就不合适了,难道还要你来帮我收拾me”,刘明玉摇摇头,勉强还是要去端盘子

  杨辰索性直接把盘子都抢走端起,弯腰,凑到刘明玉脸蛋边“啧”地亲了一口,笑道:“不要理所当然地觉得你要伺候我,我要的是一个知心的女人,而不是一个做事的丫鬟”

  shuō完,也不顾刘明玉呆呆愣在那儿,利索地把碗筷都收拾了端进了厨房,把仅存的一些剩菜倒了以后,又开始洗刷碗盘

  刘明玉坐在餐厅里,望着厨房里杨辰洗碗的背影,感觉朦朦胧胧的,脸蛋上火热火热的,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被杨辰亲过的地方,嘴角露出一抹满足的微笑

  杨辰也不是不会干家务的人,当初自己也是一个人住过不少时间的,所以很快就把东西整理好,从厨房走了出来

  原本这是一个浪漫旖旎的夜晚,毕竟自己与刘明玉也好久没亲热,难得又是她的搬迁的小窝里,当然要大战数百回合,才能填补内心的期待

  可是,当杨辰兴冲冲想抱着刘明玉去洗个鸳鸯浴的时候,却发现,这女人竟然是不知何时,靠在了桌子上就这me昏昏睡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