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阴险的女人】


  621

  潮湿的海风中,杨辰的话语就像是温热的暖流,让贞秀痴痴地整个身心都松软了下来

  一阵沉默过后,杨辰将怀里的贞秀放下来,伸手在女孩发丝上抚了抚

  斜拉桥上橘黄色◇的灯光打在两人脸上,贞秀梨花带雨的样子有些稚气,嘟着嘴,“打一棒子又塞一个甜枣,杨大哥你是不是想要泡我,所以故意使坏的?”

  杨辰嘴角一阵抽搐,“你脑袋瓜子里就不能想点好的?比如作为哥哥要好好■◆端正妹妹的生活心态”

  贞秀咬了咬下唇,突然踮起了脚尖,在杨辰的嘴唇上啄了一口

  杨辰并没想到贞秀会这么做,只感觉冰冰凉凉,软软酥酥的唇瓣,在自jǐ嘴上微微挤压了下,然后又离开,眨眼的■★事

  贞秀娇靥绯红一片,这么主动地亲吻一个男人,这还是她生下来以后第一次

  “不准胡思乱想”仿佛是为了掩饰自jǐ的尴尬与羞怯,贞秀抬头挺胸,涨红着脸蛋,说道:“这是妹妹对哥哥的亲亲,没●别的意思”

  杨辰心里默默惋叹,这丫头越是这么说,自jǐ怎么会不知道她的那点想法

  可是,自jǐ身边已经够乱的了,而且自jǐ一直把贞秀当妹妹一样看待,在家里就跟家人一样,怎么可能对她有什么过分的想法?

  何kuàng,当初贞秀进家里的时候,林若溪就怀疑过了,如今要是真做出一些荒唐事,林若溪会怎么看待自jǐ?彻彻底底的一个都不放过的禽兽?

  而且,郭雪华与王妈那里,也有点说不过去了

  贞秀也是懂事的女孩,她当然也清楚这些,可是,有些时候,人的感情是自jǐ不能控制的

  杨辰淡淡地笑了下,也不接话茬,就当这事情没发生过,道:“走,回家吃晚饭,我可饿了,再不回去,没准就把饭菜撤了”

  贞秀心里松了口气,但又隐隐有些莫名的失望,“嗯”了一声,随杨辰回车

  二十几分钟后,杨辰快地驾车回到家中

  刚走到家门口,杨辰猛地一拍额头,“哎呀”

  贞秀吓了一跳,不知道杨辰又怎么了,疑惑地问:“杨大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杨辰苦笑,自jǐ还真是乌龙到家了,刚才接了贞秀,给郭雪华打了电话,又让蔷薇去查焦艳艳的背景,可怎么就忘记回给林若溪一个短信?

  这下好了,林若溪肯定是以为自jǐ故意又气她,跟她闹变扭

  人非圣贤,疏漏在所难免,可这次的疏忽,杨辰是欲哭无泪

  叹了口气,杨辰摇头示意没事,才打开门走了进去

  家里头,郭雪华跟王妈正在沙发上坐着,也没开电视,显然是在等着杨辰与贞秀回家

  见到贞秀平安地回来,郭、王二长辈都放下心来,如释重负的样子,忙张罗着让杨辰与贞秀吃晚餐,这些饭菜还都热着,让杨辰心头一暖

  而贞秀是被郭雪华问这问那的,一通关心下来,贞秀原本整理的眼眸又有些红红的

  贞秀当然不会把事实说出来,那岂不是要吓死两位长辈,所以就简单编造了些跟杨辰串通好的话搪塞了下,至于郭雪华二人信不信,那就另一回事

  吃了晚饭,贞秀本想帮忙洗碗筷,但王妈心疼这学习了一天的丫头,只让贞秀快些上楼休息

  郭雪华看贞秀上了楼,凑到杨辰耳边,问道:“儿子,你是不是欺负贞秀那丫头了?”

  杨辰一愣,“我怎么会欺负她……”说完一阵心虚……丢她下海也是为她好呀

  郭雪华斜眼盯了杨辰一会儿,道:“韩国星月集团那边,这么想带贞秀回去,虽然现在贞秀还不想走,但那边毕竟是她真正的亲人,保不准哪天贞秀就回韩国了乘着贞秀还在我们家的日子,好好待她,要是让我知道你欺负贞秀,我可就跟若溪站同一战线去了”

  杨辰一阵头皮发麻,有这么威胁自jǐ◎儿子的么?苦笑道:“行了行了,好像我是多么十恶不赦一样,我没事欺负那丫头做什么,自jǐ的事都顾不过来呢”

  郭雪华点点头,她显然是看出些什么,但也就点到即止没再追问

  杨辰有气无力地走□回楼上自jǐ房间,这一天也够折腾的,走进了浴室里,冲了个凉,换了身干净的短袖短裤后,正准备早点休息,却发现有人敲门

  听那敲门的频率,杨辰就立马判断出了是林若溪回来了

  只有这个女人敲门的声音,才会是那么凝重

  杨辰无奈,该miàn对的总要miàn对,于是走到门口打开门,赔笑着迎miàn问候,“老婆大人回家了,呵呵,工作辛苦,找我有事么?”

  林若溪挽着秀发,一身工作时的宽领小西装和及踝米色长裤,那张略带几分疲惫的容颜上,淡然若素,一对犹如黑色宝石的眸子,紧紧盯着杨辰

  “你知不知道你很幼稚”,林若溪开口,冷冰冰地道

  杨辰热脸贴了冷屁股,也没法抱怨,“这个……你听我解释,我只是事情有点多,所以忘……”

  “忘了?事情多?你有空给家里打电话,但没空给我发个短信,哪怕只是发两个字——‘安好’,你连两个字的时间都没办法分给我么?”林若溪冷声质问道

  杨辰无言以对,这事情的确是自jǐ不对,自jǐ主动打电话问人家贞秀的信息,可到头来却没告诉人家贞秀到底怎么样

  “你知道我开会的时候心里有多着急么,我就为了等你的短信,开会的时候把手机放在桌子上,自jǐ盯着”,林若溪道:“可是,一直到我心不在焉地开会结束,你连半个字都不给我发”

  杨辰不敢正事林若溪刺骨的目光,姗姗笑道:“其实……你要是很急,可以打给我电话嘛,我又不开会,我是真忘记……没别的意思”

  林若溪嗤笑了声,“打给你?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故意不想理会我的?”

  “你这话就不对了”,杨辰忙解释道:“我绝对没那种故意避着你的意思,若溪,你就相信我,我真是忘记了”

  林若溪眼眸莹莹地盯了杨辰一会儿,转过身,朝自jǐ房间走去,“算了,你怎么想,都不关我的事我累了,回房休息”

  杨辰眉头紧皱,这事闹得,彼此本就僵持的关系岂不是■加糟糕?

  正在这时,林若溪忽然脚步一顿,幽声道:“我忘了告诉你……因为你没本事,现在倩妮的状kuàng很糟糕,如果你不能让那些喜欢你的女人好好生活,那你最好收收你那点花花肠子”

  杨★辰一听,忙问道:“倩妮她怎么了?”

  “怎么了?”林若溪冷笑着,回过头来道:“你真以为你被别人叫什么神,你就真是神吗?你真以为别人没自尊吗?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然让妈跟马阿姨去见miàn,还事先不告诉马阿姨你跟我结婚的事可笑的是,你竟然还串通了妈来想要瞒着我……”

  杨辰脸色有点尴尬,“你都……知道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以为这些事情真能瞒天过海么?我还知道你被马●阿姨在一家川菜馆上班,那天她把你训了顿,倩妮上班的时候都心不在焉的发呆呢”,林若溪道:“事实上,你瞒不瞒着我都没什么区别我劝你还是省了那条心,马阿姨是不会答应你们的,与其这么让倩妮痛苦下去,我看你还不□如直接断了”

  杨辰蹙眉,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道:“你怎么知道那天我带妈去见她们母女的事情?是妈告诉你的?”

  林若溪冷哼道:“妈从来都是帮着你这个亲儿子,哪会告诉我这些事”

  “是倩妮告诉你的?”杨辰刚说完,又立刻道:“不可能,倩妮怎么会跟你提这些事”

  林若溪意识到什么,不满地道:“谁告诉我有这么重要么?杨辰,你在乱想些什么?”

  杨辰深呼吸一口气,正色道:“这件事情,只有我跟倩妮,还有妈跟伯母知道,难道还是我说给你听的么?我什么意思,你自jǐ清楚”

  林若溪俏脸一阵煞白,气得身子直发抖,“你的意思是……我监视你们?”

  杨辰漠然地摇头,“监视我,我肯定能发现,但监视倩妮,是可以做到的……当初去香港李家出差那次,我们两个不都在你的计算内么以你的手段,想知道这些,的确不是难事如果不是你用什么手段监视了倩妮,那怎么可能知道那天的事”

  “你竟然认为我会做那种事?”林若溪睁大了双眸,眼眶微微泛红

  杨辰痛苦地摸了摸额头,“若溪,我并没怪你做这些,只是我希望,你不要把倩妮当成敌人一样看着,也不要对明玉、安心她们做那种事这不是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你这样做,如果让倩妮知道了,她得有多寒心?”

  “寒心?”林若溪怒极反笑,“呵,是啊,她要有多寒心,怎么,你不寒心吗?发现我其实是个蛇蝎心肠,无比阴险的女人,你不寒心吗?”

  杨辰摇摇头,“我不知道,我感觉脑子里很乱”

  林若溪咬着下唇,回过头去,不经意地伸手抹了抹眼角,而后径直走回房去

  等林若溪将房门关上,杨辰才仰头吐了口浊气

  只要一想到莫倩妮在工作的时候黯然神伤的样子,杨辰就难以平复自jǐ的心情,可现阶段,又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去挽回

  林若溪的话语和举动,让自jǐ也使不上力,不知道怎么去调和彼此间的矛盾和各种误会

  想到这些,杨辰也没了shuì意,走下楼去,打算去厨房取瓶红酒,喝一杯再回房里shuì觉

  来到厨房内的时候,正好王妈收拾完了东西,在准备明天早餐的一些食材,见杨辰下楼来,王妈似乎想起什么,犹豫了下,才出声道:“姑爷,我问你个事儿”

  杨辰点点头,“什么事,王妈你怎么还跟我客气”

  王妈笑了笑,道:“姑爷,我也是忍不住,想问问,你跟莫小姐……是不是也有什么瓜葛?”

  杨辰一怔,这莫小姐,当然是指莫倩妮,可王妈怎么也知道了?

  “王妈,你怎么会问这个……”杨辰皱眉

  王妈仿佛已经确认了什么,感叹道:“哎,这事情闹得……我本来也不知道的,可今天上午的时候,莫小姐的母亲,马嫂打了电话到我们家来,问小姐在不在,小姐在上班,所以又问我要了她的手机号码……

  我也是一时好奇的,想问问怎么马嫂这么难得打电话过来,要知道老总裁在世的时候她会打个来问问莫小姐的情kuàng,这些年可就没联络了谁知道,马嫂只是说什么‘对不住林总’,‘对不住老总裁’,所以,我就想到了些事……”

  杨辰这时候已经彻底呆住了,心就跟被针扎了一般,喃喃又确认地问道:“王妈……你是说……马伯母她……打电话给若溪了?”

  王妈点点头,“应该是打了,都问我要去号码了,怎么,姑爷难道会出什么大事么?”王妈担忧地问

  杨辰仰头长叹了声,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林若溪会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为什么林若溪知道马桂芳拒绝了自jǐ,为什么,刚才被自jǐ说监视的时候,林若溪会露出如此愤怒冰冷的眼神

  除了苦笑,他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