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庸人自扰】


  「两章的量」

  622

  既然误会了人家,杨辰也没打算当缩头乌龟,虽然知道这会儿去道歉,林若溪该在气头上,kě态度总要有的,于是杨辰也顾不得拿红酒了,直接又赶回了二楼上,来d★ào林若溪房门口

  思忖了下说辞后,杨辰谨慎地敲了敲房门,“笃笃笃……”

  房间里没任何动静,像是没人一样,kě杨辰能感觉dào,林若溪在里头,却是没任何反应

  杨辰无kě奈何,他脸皮虽然厚,还不至于不分轻重,这种时候如果强行地进去,不管是否诚心道歉,林若溪都会格外愤怒

  杨辰只得站在门口,诚恳地道:“若溪,我知道误会你了,是我不对,你就大人大量,原谅我这次我下次绝对不会这么不分清楚shì实就怀疑你,我保证”

  房间里还是没动静,杨辰有点沮丧,他站那儿也只能说这样的话

  静静等待了会儿,林若溪依旧没开门的意思,杨辰只得有气无力地走回自己房间里

  脑子里乱哄哄的,一头莫倩妮的shì情没个解决的法子,现在又把林若溪惹得懒得搭理自己,杨辰突然觉得自己还真失败透顶了

  一晚上躺床上,尽是想着怎么得dào原谅的shì,直dào第二天起床,下了楼,杨辰总算看dào林若溪,正坐在那儿跟贞秀一起吃着早餐

  杨辰正想上前去说点什么,却见林若溪眉宇间闪过一丝厌恶,放下了筷子,站起身来,对厨房里走出来的王妈道:“王妈,我吃饱了,先去上班了”

  王妈一愣,“小姐,怎么只吃这么点”

  “我不怎么饿”,林若溪随口敷衍了声,便拿起了包包,转身出了门

  杨辰半张着嘴,原本要说的话都吞回了肚子里,没想dào林若溪连跟自己◇说话的意思都没有,真是郁闷无比

  贞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转向杨辰,“杨大哥,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若溪姐姐讨厌的shì,她好像比之前的每次都要生气呢”

  杨辰无语地瞥了眼贞秀,心想,她能不□生气么,自己以前好歹是信任她的,这次竟然冒失地直接怀疑了她的人格

  这世上没后悔药kě吃,如果有的话,杨辰就是倾家荡产都想搞一颗

  王妈抿嘴摇了摇头,却是没发言,只给杨辰缓缓盛着小米粥,一副你们自己看着办的意思

  杨辰浑浑噩噩地吃完早餐后,本想送贞秀回学校去,kě贞秀却是拒绝了,说道:“我才不要看杨大哥的苦瓜脸”,让杨辰满心纠结

  没人疼没人爱的,杨辰只好去公司上班,说起来,也好几天没正经坐办公室里了,自从玉蕾之星结束后,公司名气一起来,很多shì物都走上了正轨,有王洁跟赵腾把持着内外,杨辰这个总监轻松得很

  来dào办公室里,杨辰发现,几日没见的安心又来上班了,一身淡黄色连衣褶皱裙,半露着香肩,一头青丝整洁地梳在耳后清淡雅的打扮,让原本明媚艳丽的女人多了几分幽兰的气质,让杨辰有点意外

  坐在杨辰的总监大皮椅子上,安心正伏案翻阅着什么文件,比起杨辰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从小受dào良好大家小姐熏陶的安心,有总监的派头

  见dào杨辰进办公室,安心抬头嫣然一笑,“亲爱的,你迟dào喽”

  “我有不迟dào的日子么”,杨辰撇撇嘴,走上前去,凑近了安心白皙的脸蛋儿,笑道:“我还不知道,安心宝贝还有这么清秀的一面,这么看着,安妖精要成安仙女了,啧啧,真是两难取舍啊”

  安心噘了噘嘴,“妖精当多了,连我自己都快把自己当妖精了,为了让你周边的人喜欢上我,我从今天起,起码外型上要正经些”

  这话虽然有点稚气,但杨辰听在耳朵里,却是颇为感动的

  之前跟郭雪华、王妈等人见面,又被林若溪撞破两人间的亲热,虽然大家没怎么针对安心,但很显然,安心感觉dào了一种排挤

  她注定是第三者,这样的无力感,让她之前都没心力来上班,来跟杨辰见面

  如今再度回来上班,却是没任何抱怨,有的只是改变了她自己的妆容,希望清雅的她,能被人所接受

  杨辰伸手在安心嫩嫩的脸上捏了捏,“不管你是妖精还是仙女,我都喜欢”

  安心甜甜地笑了下,而后指着手上的文件,道:“你没来前,我正看着下面送上来的宣传策划书呢,是关于慧琳专辑发布和演唱会的,你要不要也看一看?”

  “慧琳的演唱会?”杨辰没想dào,慧琳这么快就要开演唱会了,这丫头效率也太高了

  安心点点头,“慧琳现在的人气虽然比不上一些老牌的天后,但她胜在实力被认kě的同时,又有克莉丝汀那样的级天后力捧,而且身份背景神秘,让大家都很好qí,所以人气完全是kě以开演唱会的慧琳又是燕京人,所以在燕京开演唱会,必然是会成功的”

  杨辰莞尔,安心所说的,慧琳身份背景很神秘,肯定是云淼师太的关系

  林家虽然不是四大家族那样的豪门,kě也是官方背景的,如果林家的子女进了演艺圈,那对国家的威严必然不利

  所以,媒体和狗仔队哪怕查dào慧琳真实的背景资料,也不敢随意刊登出来,怕惹火烧身,真有几个愣头青,估计也是直接被消灭在源头了

  这也是当初云淼师太并不赞成孙女当歌星的一大原因,kě云淼师太对慧琳也是刀子嘴豆腐心,那丫头真的开始唱歌,云淼师太也只能默默帮孙女扫清障碍了

  不过杨辰现在哪有什么心情看策划书,懒洋洋地走dào一边的沙发上躺下,道:“你看着如果kě行就帮我盖章,我也不懂那些运营”

  安心听出杨辰语气中的一丝异样,犹豫着问道:“老公……你是不是……有什么心shì?”

  杨辰涩涩地笑道:“这都能看出来”

  “你这么没精打采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呢”,安心担忧地道

  杨辰觉得也没什么kě隐瞒的,没准还能让安心给自己出出主意,于是就把莫倩妮跟林若溪的shì情简单说了遍,最后苦恼地问道:“安心宝贝,你是女人,你说说,我该怎么让丈母娘答应我跟倩妮的shì儿,还能让若溪原谅我呢”

  安心呆呆地看着杨辰,她没想dào简单地一问,得知杨辰心里竟然真装了这么多shì

  “听你这么说……我都觉得我的shì情,根本不算什么了”,安心幽幽地道:“虽然我是女人,但我还不是母亲……所以,那位伯母的想法,我是不能完全理解的我想,当母亲的,肯定有一些情感是旁人感受不dào的”

  杨辰默然,这也是他找不dào解决办法头绪的一大关键,完全没任何立场去说服马桂芳

  “不过……”安心抿了抿嘴,道:“林总生你的气,倒不是很难解决,起码我觉得,林总不是那种太过小气的女人”

  之前跟林若溪接触算多的,也就安心,所以安心突然这么说,杨辰立马来了精神

  安心想了想,道:“我觉得,如果你想让林姐姐原谅你,最好的办法,还是让她看dào你的诚意”

  “我就差没跪在她房门口了,要怎么给她看诚意?难道要拿刀子捅自己么”,杨辰苦笑

  安心白了他一眼,道:“怪不得林姐姐总生你的气了,你就会这些**的办法么?你得想,她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你难道对林姐姐一点都不了解么?”

  杨辰脑子里一阵恍然,是了怎么自己又忘记了,当初唐婉不就○让自己好好去了解林若溪的过去么自己shì情一多,又没想起那茬,被安心一提起,杨辰总算找dào了关键

  立马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杨辰掏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接起电话的,正是王妈,杨辰☆赶紧问道:“王妈,你还记得若溪以前上的幼儿园、小学、初中跟高中都叫什么名字吗?”

  王妈在那头满是疑问,道:“当然是记得的,小姐小时候去学校,我常常陪着去的,kě姑爷怎么突然问这shì?”

  杨辰嘿嘿笑道:“没什么,我就想去了解了解,王妈你就告诉我……”

  在一旁听着杨辰兴冲冲打电话的安心眼里流过一丝笑意,又隐隐有些羡慕,会不会有一天,这个男人也会问自己,小时候在哪上学呢?

  ……

  燕京,lǐ家,lǐ莫伸书房内

  太师椅子上,lǐ莫伸披着件西装外套,正笑意吟吟地看着坐在前侧方,一身军装的中年男子

  “这么大清早的,蔡将军怎么有空跑我这里来,莫非是喝早茶么?”lǐ莫伸一脸和蔼,仿佛是看着自己的亲侄子,丝毫不像是铁腕的安全局最高统治

  蔡云成也是第一次来lǐ家的大本营,虽然说,lǐ家的嫡系子孙永夜一直追求着自己的女儿蔡凝,kě蔡云成从来没有靠女儿飞黄腾达的想法,过去不是炎黄铁旅将军的时候,他就没有,如今手握炎黄铁旅,kě以说半只脚跟lǐ家踏在同一条船上,kě他还是跟lǐ家保持一定距离

  蔡云成笑着摇了摇头,拿起瓷碗,喝了口热腾腾的茶水,这还是lǐ家的长子,lǐ云鹏亲自端进来的

  这个穿着保守的中山装,相貌俊秀的中年男人,其实跟蔡云成差不多年纪,此刻正满是温和笑意地站在lǐ莫伸身边,却是不说半句话

  说来也qí怪,lǐ家的长子lǐ云鹏,一直都像是lǐ莫伸这个父亲的助理一般,很少显山露水,倒是他的儿子,lǐ钝,作为跟严家严不问齐名的“燕京双王”,在燕京年轻一代里风头一时无两,乃是翘楚

  就好像,lǐ家是从lǐ莫伸直接过渡dào了lǐ钝,中间的lǐ云鹏,只是一个生儿子桥梁罢了

  不过,凡是有脑子的人,都不会轻视了低调的lǐ云鹏,因为一个能够在这样的家族里,安分陪着父亲打杂的中年男★人,不论出于什么原因,他都有绝对强大的内心

  “局长,若不是有要紧的shì,我kě不敢打扰您老的清闲日子”,蔡云成开门见山地道

  lǐ莫伸眯了眯眼,“炎黄铁旅虽然归于安全局下属部门,但○一直以来都kě自由行shì,过去是,现在蔡将军上任,也不会有所变动有什么shì,需要我这个贪闲的局长出面的话,大kě说来无妨”

  蔡云成斟酌着,一只手指节下意识地敲打了两下椅子扶手,才道:“中○海那边,出了点shì”

  lǐ莫伸面色不变,却是直接地问道:“是杨家那小子?”

  “没错”,蔡云成微微笑道:“我们负责看着他的天龙和叶子二人,昨天晚上给我的汇报,说是杨辰跟苏省的白狼会◎,以及苏省朱家的人生了矛盾具体的资料,我已经传送dào了档案库,局长kě以过目一下”

  lǐ莫伸点头,转头对儿子lǐ云鹏示意了下

  lǐ云鹏会意,从一旁的一个柜子里,取出平时不大用的笔记本电脑,为父亲打开后,接入了安全局的档案资料库

  lǐ莫伸点开了关于shì件的具体经过和一些背景资料,简单过目了下,脸色有点下沉,“这白狼会在苏省,盘根错节,跟朱家有来往也不是一两年的shì,若是动手,必然有伤筋骨”

  蔡云成苦笑,“我也是这么想,朱家在苏省的权势不一般,白狼会里也有不少特种部队退役的好手,有他们在苏省,苏省的黑道总归是稳当的原本留着他们,也是互有所需,kě现在杨辰是认真要动他们,他这人,一下了决心,就是雷打不动了”

  lǐ莫伸皱眉,“怎么,他难道不在乎‘鸿蒙’的shì?”

  蔡云成道:“天龙告诉我,杨辰这回是不管鸿蒙出不出面,他都要白狼会寸草不生……而且,如果我们不动手,他会用他海外的那些势力,自己动手”

  “哈哈哈哈……”lǐ莫伸突然大笑起来,精神一抖擞,道:“不愧是杨公明的孙子,我当他会一直隐忍着,果然真要碰了shì,他还真是什么都敢做得出来好那就当白狼会倒霉,动”

  蔡云成见lǐ莫伸这么快就下了决断,皱眉道:“局长,白狼会一动,苏省黑道必然打乱,动白狼会,朱家也不能留,那就等于,苏省高层得洗一次牌,这人代会刚刚开完,这动静一闹,不是能轻易掩盖的”

  “那又怎么办”,lǐ莫伸手指了指南面,“中海那杨家小子,已经是什么都不管,脱了裤子做shì了如果没有鸿蒙出手,我们安全局,你们炎黄铁旅,就是全加起来,也未必有他手下两个雇佣军团强大,就算单单来几个ZERO的杀手,也不是我们防得住的

  这是我们没法阻拦的shì,与其让杨家小子搞得鸡犬不宁,不如我们亲自宰了我们养得畜生,倒也放心一些”

  蔡云成如梦初醒,眼里流露出几分钦佩,他这才想清楚,自己一直都在庸人自扰

  炎黄铁旅监视杨辰,本就没有实质性的限制作用,既然杨辰已经如此直白要整垮白狼会和朱家,如果唯一能有作用的“鸿蒙”不出现,那自己螳臂当车,还挣扎什么?

  “lǐ老高见”,蔡云成这次没叫“局长”,起身鞠了一躬,道:“既然这样,那这次执行就由我们炎黄铁旅负责,暗地里办shì,我们比较擅长”

  lǐ莫伸也没什么意见,笑吟吟地道:“蔡将军不妨以后多来我们lǐ家坐坐,我那侄子的孩子永夜,就要娶你的女儿花雨为妻了,以后,我蔡lǐ二家,kě就是亲家,多交流交流感情才是”

  蔡云成听dào这话,心里有点感慨,shì情走dào这一步,其实他一直觉得对不起大女儿蔡凝,kě也知道,能救蔡凝的目前就只有lǐ家,于是笑着点点头,就告辞离开了

  等蔡云成走了,lǐ云鹏才出声,问道:“父亲,真要去拔掉白狼会和朱家么,苏省的半壁江山,kě都要坍了呀”

  lǐ莫伸半眯着眼,道:“这也都是杨辰闹的,我们只是迫于无奈,真出了什么shì,也怪不dào我们头上”

  “kě是……”lǐ云鹏一脸古怪,“真不知道那个杨辰怎么想的,他这么做,难保鸿蒙使者不会找他”

  lǐ莫伸笑道:“杨公明都不急,你为他担什么心?”

  lǐ云鹏腼腆笑着说:“我只是感慨,他如此优厚的条件,为何总去挑战别人的底线,不好好在国外待着享福”

  “云鹏啊……”lǐ莫伸转过头,望着晨光明媚的窗外,悠悠道:“杨家那个小子……在过去十几年,能够活dào现在,就已经是一个莫大的qí迹,你不能用正常的逻辑去思考他做的决定,对他这样的未知数,没人能真正掌握绝对的优势的”

  lǐ云鹏默然,仿佛在思考父亲的话什么意思

  “杨公明……”lǐ莫伸喃喃自语,“连我都有些佩服你了,呵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