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勤于耕作】


  657

  燕三娘笑吟吟地道:“老身是杨家的人,这次到lái有些突兀,还望蔡家主莫责怪实在是我们家老爷有些话,想早些对辰少爷说,可又yī直找不到时机这次亚丽小姐夫妇前lái,免不了yī通误会,老身也就顺便做个圆场人,把关系挑明了,免去yī些麻烦”

  蔡云成脸上露出yī丝理解的微笑,但心里则是骇然

  杨公明的身边,竟然还隐藏着从láiméi出现的高手而且,杨家显然对蔡家发生的yī切,或者说杨辰身边发生的情况了若指掌

  虽然知道四大家族绝对不会表面上这点手段,可yī向lái低调的杨公明竟然还掌握着如此恐怖的情报网,让他这个炎黄铁旅的将军感到有些苦涩无奈
■   归根结底,连安全局也只是李家的大半私有物罢了,与李家不相伯仲的杨家也肯定不会弱到哪去,自己之前的确有些异想天开了

  之前自己就想起,郭亚丽出身郭家,杨辰的母亲郭雪华与她应该是姐妹关系,凭○借这yī层关系,就能让他们认清杨辰真实身份,却不想,杨家直接就派了yī个神鬼不知的高手前lái

  蔡云成很快理清了思绪,道:“既然是杨老想对杨辰说些话,自然méi什么大不了的,老人家能lái,★就是我们蔡家的荣幸,还请自便,我去让人上茶水,本人就先避开了”

  “不必麻烦”,燕三娘拦着要走出去的蔡云成,而是转头对杨辰,笑眯眯地道:“辰少爷,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当日仅仅只是yī点小小算不★得提示的提示,竟不想,辰少爷真能迈过那yī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出去说”,杨辰道

  “当是如此”,燕三娘话音yī落,人已经从客厅消失

  蔡云成活生生跟见鬼了yī样,木然说不出话lái,正要问杨辰她去哪了,却愕然发现,杨辰也不见了

  位于燕京城中心约有十数公里外的yī处小山丘的亭台边,清溜溜的méi半个人影

  可就在yī瞬间,yī老yī少两个身影,☆突兀地出现在了亭子的中央,赫然是从蔡家穆然“消失”的杨辰与燕三娘二人

  燕三娘那对眯酥着的眼眸里,露出yī抹赞色与欣慰,“据我所知,自古以lái的天纵之才,突破先天大圆满之jìng的,也很少有☆能在辰少爷这年纪做到辰少爷的修炼天赋,悟性,确实连老身都羡慕不已”

  杨辰挠了挠后脑勺,笑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算到了什么jìngjiè,总之,很多东西,原本根本不知道,可自然而然地就会了刚才见你怎么到蔡家的,我就看明白了许多,然后自然而然也会这么做果然如燕婆婆你所说的,这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是说不明白的”

  燕三娘颔首,道:“正是,所以,辰少爷的成就才格外弥足珍贵三娘只是给了些不算提点的提点,辰少爷能突破,最大的因素还是自身对天道的领悟”

  杨辰好奇地问道:“现在,燕婆婆可能看透我的修为?”

  燕三娘摇头,笑道:“到了这个jìngjiè,大家都已经进入同yī领域,不说我,所有鸿蒙的人,都已经无法看透辰少爷的修为大家彼此之间,都已经是同yī种实力,谁也奈何不了谁了若想看透彼此的jìngjiè,只能突破到那传说中的领域”

  杨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问道:“我还不知道,现在我这个jìngjiè,叫什么,还有那传说中的,又是什么jìngjiè?”

  燕三娘遥望了会儿天际,幽声道:“事实上,我们与鸿蒙中人,所处的这yījìngjiè,乃是然于凡人极限的yī种jìngjiè在这个jìngjiè,可谓是‘跳出三jiè外,不在五行中’

  辰少爷应该也有过体会,那就是,先天大圆满时期,真气已经可以突破空间的束缚,无法被空间法则所动摇了那正是因为,先天大圆满时期的真气,已经有了突破边缘的yī些特性

  这种特性,已经是越了平行空间的法则,乃是高层次,接近宇宙本源的yī种力量

  而当我们华夏的修士,突破先天大圆满,则已经不再属于人们常说的,凡人的范畴

  这个阶段,并无标准的名讳,因为每个人参悟的道并不相同,所以,有人会认为,这乃是‘破茧化蝶’的‘破茧期’,有人则认为,是古人所说的,‘渡劫飞升’的‘渡劫期’,●也有些人,会认为这是在不断地壮大自己的三魂七魄,是yī个破入高层未免的过程……

  总而言之,这些都只是为了方便理解,而传出lái的各种叫法,méi个定论自古以lái的传说中,突破了这个jìng●●也有些人,会认为这是在不断地壮大自己的三魂七魄,是yī个破入高层未免的过程……

  总而言之,这些都只是为了方便理解,而传出láyěyǒuxiērén,huìrènwéizhèshìzàibúduàndìzhuàngdàzìjǐdesānhúnqīpò,shìyīgèpòrùgāocéngwèimiǎndeguòchéng……

  zǒngéryánzhī,zhèxiēdōuzhīshìwéilefāngbiànlǐjiě,érchuánchūláidegèzhǒngjiàofǎ,méigèdìnglùnzìgǔyǐláidechuánshuōzhōng,tūpòlezhègèjìngjiè,便是真正飞升九重天的仙人,而那些前辈,都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

  杨辰愣了愣,“消失?去哪儿了?”

  “这就不是老身所能窥探的了”,燕三娘长叹道:“老身停留在这个jìngjiè,也有数十载了,却始终无法摸到传说中那yī道门的门槛也难怪,据说太古时期之后,达到那yījìngjiè的高人,寥寥无几,近几百年lái,是无yī能成老身的资质,也算不得惊才绝艳,想lái这yī生,也是无望了”

  杨辰默然寻思了会儿,才道:“燕婆婆,你刚才说,鸿蒙中人,也都是这个jìngjiè,那是不是就类似于主神之间,大家都是使用空间法则,而致使谁也奈何不得谁的情况?”

  燕三娘摇头,道:“并非全是那样西方主神之间,之所以谁也无法真的杀死谁,是因为可以借助平行空间进行重生而鸿蒙中人,或者说所有我们这个jìngjiè的修士,虽然yī对yī的情况下,难以真的分出胜负lái,可要是群起而攻yī人,那必然能让那yī人化作尘埃毕竟,我们可méi主神那‘轮回’的能力

  不过,辰少爷倒是个特例,既习得了主神的手段,也达到了这yījìngjiè,想lái,现在的辰少爷,比起鸿蒙中绝大多数人,都要强上yī筹了”

  杨辰听到这里,颇为满意地笑了笑,“燕婆婆,我还有yī桩子事想请教yī下”

  燕三娘略带无奈地笑道:“辰少爷,若是问关于修炼之事,还是罢了三娘真是méi任何可以对辰少爷讲的了,因为辰少爷的jìngjiè,就是三娘所处的jìngjiè,三娘知晓的,辰少爷全都知晓”

  “哎呀,谁整天méi事想着修炼啊”,杨辰挑着眉毛,有点小紧张地道:“我是想问,关于生孩子的问题”

  纵然燕三娘饱经各种沧桑,也不禁差点méi栽倒在地——生孩子?

  杨辰不好意思地道:“燕婆婆啊,我以前呢,是打算yī辈子打光棍的可现在呢,我有老婆了,还有不少的爱人,现●在又有了yī个家,就算我可以接受,女人总想要个孩子啊

  不过我不清楚,是不是因为我以前被神光照射过,为什么我的女人里,都méi人怀上孩子呢?以前有过yī个女人,她怀过我的孩子,可是……我méi●◎能珍惜可是现在,我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您老,这方面有经验不?”

  燕三娘有些哭笑不得,满是皱纹的脸上,有些无奈地道:“辰少爷,这其实……也是老身yī直有担心的问题”

  “嗯?”杨辰哭▲丧着道:“难道燕婆婆看出我身上有什么顽疾?”

  燕三娘忙摇头,道:“非顽疾,而是过强了……”

  “过强?”杨辰皱眉

  “正是”,燕三娘叹息道:“辰少爷,说实话,你应该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强度不说辰少爷你,每个到达了这个jìngjiè的修士,身体的强度,已经不是凡人所能想象的了哪怕泰山压顶,天崩地裂,也未必能让我们这些人受到什么真正的伤害

  那么,如果按◎照现在人们所言的‘科学’,我们这些人的‘基因’,已经是越了普通人类太多太多

  如果辰少爷与yī个普通女子,共同生下yī个孩子,那这个孩子身体内,起码有yī半辰少爷的遗传

  辰少爷能够想象,刚出身的孩子,身体强度,却相当于半个您么?”

  杨辰猛然醒悟了yī些,迟疑了会儿,道:“所以说……这也是yī种自然法则么……”

  “不错,可以这么理解”,燕三娘正色道:“这可以归纳为yī种天道法则也不为过辰少爷的基因越是强大,与普通人类女子能够结合成功的几率,也就越lái越小因为,辰少爷虽然是人,可从本质上而言,已经越了人类的范畴了

  试想,yī个‘非人类’,想与‘人类’结合生子,哪是这么容易能办到的?所以,当初辰少爷还不如现在这般强的时候,让yī女子怀孕,倒可以理解”

  杨辰痛苦地抓了抓头发,“早知道就晚点再考虑提升jìngjiè的事,这可如何是好?”

  燕三娘笑了笑,道:“其实,也不是全然méi有希望只要辰少爷在未lái的日子里,尽可能为那些女子提高身体的素质,并且……勤于耕作,那么,就算几率小,还是可以有子孙的,不然……也不会有传说中那些神◎佛与凡人诞下子嗣的故事了”

  勤于耕作?杨辰坏坏地笑了起lái,燕婆婆也是yī妙人,这词还能斟酌出lái

  别的事麻烦,这事越麻烦越好啊

  不过这也提醒了杨辰yī个问题,自己的▲fóyǔfánréndànxiàzǐsìdegùshìle”

  qínyúgēngzuò?yángchénhuàihuàidìxiàoleqǐlái,yànpópóyěshìyīmiàorén,zhècíháinéngzhēnzhuóchūlái

  biédeshìmáfán,zhèshìyuèmáfányuèhǎoā

  búguòzhèyětíxǐngleyángchényīgèwèntí,zìjǐde确越lái越越人类的范畴,就拿寿命lái说,可能几百岁也完全méi问题,的确需要想些办法,尽可能让身边珍惜的人也延长生命,亦或者……让她们能够修炼,只是,这些事情得细细琢磨,不能过急

  燕三娘看着杨辰脸上时不时露出的古怪笑容,似乎也很méi辙,苦笑着摇摇头,道:“辰少爷,若是méi别的疑问,老身还有老爷交待的东西,要给辰少爷呢”

  杨辰的思绪抽了回lái,听到这话,犹豫了下,道:“什么东西”

  “乃是yī卷笔墨”,燕三娘从袖口里,掏出了yī卷长条的墨宝,递到杨辰手上,温煦地笑道:“辰少爷,想lái近些日子,应该体会到不少次,作为杨家长孙所能带lái的好处老身觉得,辰少爷既然已经非世俗之人,也不必太过拘泥过去的阴影,让自己和周边的人过得舒心,方是正事”

  见杨辰站在那儿,méi说话的意思,燕三娘也不强求,弯了弯身后,再度消失不见

  杨辰yī个人伫立了许久,深呼吸yī口气,才缓缓将手上的墨宝打开

  雪白的长副上,几个苍劲的毛笔字,赫然写着两行通俗易懂的诗句: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