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凤祥】


  935

  当杨辰在大厅里与一群反对派上演一出反转剧的时候,在杨家*院边的厢房里,林若溪正跟婆婆一起,静静待在郭雪华的卧室里

  suī然说郭雪华与杨破军有共同的卧室,但两rén▲也有自己独立的房间,毕竟两rén都有自己独立的事业,要储放的东西也不是一般的多

  此时此刻,郭雪华让林若溪坐在她的那沉香木的硬板床上,而她自己,则正仔细地往一zhī大大的旧时代纯木打造的精美衣★▲也有自己独立的房间,毕竟两rén都有自己独立的事业,要储放的东西也不是一般的多

  此时此刻,yěyǒuzìjǐdúlìdefángjiān,bìjìngliǎngréndōuyǒuzìjǐdúlìdeshìyè,yàochǔfàngdedōngxīyěbúshìyībāndeduō

  cǐshícǐkè,guōxuěhuárànglínruòxīzuòzàitādenàchénxiāngmùdeyìngbǎnchuángshàng,értāzìjǐ,zézhèngzǎixìdìwǎngyīzhīdàdàdejiùshídàichúnmùdǎzàodejīngměiyī柜里,寻找着什么

  林若溪有些局促地张望着屋子里的摆设,大多是古色古香的典雅家具

  “妈,要不要我帮你,是找什么东西么?”

  “找到了”,郭雪华正巧起身,手里揣着一个红bù包裹的小方盒子,“不用帮我,这东西我可不会找不着,放得太下面了些”

  说着,郭雪华喜滋滋地坐到林若溪身边,将红bù拿开后,小心翼翼打开了檀香木打造的精巧木盒

  林若溪不禁眼前一亮,有些吃惊地张着薄唇檀口,目光有些挪不开

  在但银色的绸缎上,一zhī玉镯,悄然躺在中央

  这玉镯的质地像是翡翠,但比普通的翡翠还要晶莹剔透,绿得仿佛能够有绿色的液体滴落一般

  让林若溪无法抗拒的是,这zhī镯子上,竟然是用华丽绝伦的雕工,镌刻了两zhī展翼飞翔的凤凰图腾

  栩栩如生的凤凰好似随时会飞出来,而尾羽是缠绕在玉镯之上,形成一个和谐的环形bù局

  “怎么样,是不是一见到,就会被深深吸引住”?郭雪华满意地笑道

  林若溪这才一惊醒,羞红着脸蛋,但无法拒绝地咬着薄唇,点点头,默认了

  zhī要是正常的女rén,怎么可能对这种首饰有抵抗力?

  “没什么可害羞的,我当年也是这样的”,郭雪华怀念地道

  “当年?”

  “是啊”,郭雪华轻抚过这zhī玉镯,感慨万千地道:“这zhī玉镯,名叫‘凤祥镯’,是由最为宝贵的翡翠之中的王者,帝王绿翡翠打造的

  每一任杨家的长媳,都会负责保管这zhī玉镯,也就是说,这是杨家女主rén的身份象征

  二十多年前我刚过门的时候,我的婆婆,也就是你们的奶奶,将这zhī镯子交给了我

  杨家有规矩,在没生下孩子之前,大妇必须戴着这zhī凤祥镯,以讨个龙凤呈祥的喜头……”

  听到这里,林若溪已经明白过来,眼里流过几分羞涩的同时,又满是惊喜

  “妈……你……你这是要……”

  “对,没错,现在,这zhī凤祥镯,该是由你保管的时候了”

  郭雪华轻笑着,从盒子里取出镯子,拉过林若溪的一zhī纤柔素手,给她缓缓戴上

  林若溪zhī觉得这帝王绿翡翠触手就有股细腻的滑润,而那种阴阴凉凉的触感,仿佛让手腕上有翠绿的青草划过

  “我听你们奶奶说,这凤祥镯历经的代数已经数不清了,据说这镯子本身有一些特别的功能,但破朔迷离的,并不知晓

  我zhī知道,这玉镯能凝神静气,对血气调理也是极好的但因为实在太名贵,可谓是无价之宝,我在生下烈儿以后,就没再戴过”,郭雪华道

  林若溪理解地点点头

  以她的财力,要什么珠宝都可以去买,甚至英国女王头上的王冠,理论上的价钱也是出得起的

  可是,这种具有象征性意义的,举世无双的祖宗宝贝,却是怎么也不敢有半点闪失的

  这么戴在手上,林若溪即是欢喜,又多了几分沉甸甸的感觉

  第一次的,林若溪意识到,自己好像进了一个很有压力的婆家……

  ……

  在杨公明的书房内,老rén的午睡,被燕三娘带进来的杨破军打扰了

  “爸”,杨破军看着睡眼惺忪的老rén,颇为沉重地道:“打扰您午睡了,但我实在不得不现在进来”

  杨公明长长叹了口气,从卧榻上起身,接过三娘递过来的参茶,喝了两口,润了润嗓子

  才道:“你大老远从江南军区跑☆回来,我哪能在乎你打扰我一次午休”

  “爸,您就别这么说了,我常年在外不能服侍在侧,已经不能心安了”,杨破军诚恳地道

  杨公明呵呵笑了笑,“雪华最近回来了,倒是让我这老头子稍微舒服了些▲,你在家也是给我徒增烦恼,还是回江南军区待着”

  杨破军听到“雪华”二字,眉头微微皱起,眼里闪过几分思念,但还是立刻道:“爸,我要跟您说的,是那杨辰的事”

  “那……杨辰?他是我孙子,你儿子,怎么说得这么生分?”杨公明反问道

  “这不是关键”,杨破军沉声道:“爸,你不知道,那小子已经在前厅大开杀戒,把事情都闹得一团糟了”

  “哦?”杨公明大为感兴趣地笑道,“具体给老头子我说说”

  杨破军立刻把看见的状况讲了一遍

  谁知,杨公明却是哈哈大笑,“好好好这小子,比我想得还要有胆魄不愧是我杨家的后rén,哈哈”

  “爸,你真要让他回归本宗?”杨破军难以置信地道

  杨公明是以为然地点头,“不是要,而是已经让他到祠堂磕头,他已经认祖归宗了”

  听到这消息,杨破军不禁脸色一白

  “爸”杨破军语气加重了几分,“你……你这是至我◎和烈儿于何地?

  你明知道杨辰与我根本不和,又跟烈儿斗得你死我活你却让他回归我们杨家本宗?

  那以后他要是跟我顶撞,与烈儿斗起来,您是站在哪一边?”

  杨公明面不改色地转过身去★hélièéryúhédì?

  nǐmíngzhīdàoyángchényǔwǒgēnběnbúhé,yòugēnlièérdòudénǐsǐwǒhuónǐquèràngtāhuíguīwǒmenyángjiāběnzōng?

  nàyǐhòutāyàoshìgēnwǒdǐngzhuàng,yǔlièérdòuqǐlái,nínshìzhànzàinǎyībiān?”

  yánggōngmíngmiànbúgǎisèdìzhuǎnguòshēnqù,“破军啊……不是我这当父亲的偏心,我要的,是为整个杨家考虑,为我杨家的未来考虑

  我是你的父亲,烈儿的爷爷我自然是心里疼着你们的

  但是,你们俩,就算加在一起,也没有杨辰适合接手这份◆家业……”

  杨破军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我不信……爸,说句不好听的,他zhī是暴戾残忍,我根本看不到丝毫对杨家有利的,难道胡乱杀rén,就真能保杨家太平发展?”

  杨公明也不恼,悠然道▲jiāyè……”

  yángpòjun1liǎnsèyīzhènqīngyīzhènbái,“wǒbúxìn……bà,shuōjùbúhǎotīngde,tāzhīshìbàolìcánrěn,wǒgēnběnkànbúdàosīháoduìyángjiāyǒulìde,nándàohúluànshārén,jiùzhēnnéngbǎoyángjiātàipíngfāzhǎn?”

  yánggōngmíngyěbúnǎo,yōurándào:“你们信不信,我不管若是你们不服,大可以去跟杨辰斗法

  我们杨家,向来有能者居于高位,你们真刀真枪也好,阴谋诡计也好,我老头子睁一zhī眼,闭一zhī眼,也已经看得不少了

  我早就对烈儿说了,他是我孙子,但杨辰也是,而这杨家,zhī有一个,我要传给谁,就看他们,谁站到最后……”

  忽然,杨破军双拳一握,愤懑地赤红了眼

  “爸,这么说来……你从来就没考虑过我?”

  杨公明默认,不言不语

  “我是您唯一的亲生儿子啊”杨破军不甘地大喊

  一旁的燕三娘眼里有几分不忍,却是摇了摇头,也不说话

  杨公明沉吟了一会儿,回头道:“你这个问题,恐★怕好多年前,就已经想问了”

  杨破军铮铮站在那儿,眼神作出了肯定

  “也罢”,杨公明无奈笑了笑,道:“我本来想带进棺材,但你既然还是问出口了,那我便告诉你,为何我一直没把真正的大权,交●●与你……”

  说着,杨公明朝杨破军招了招手,示意他走向墙角边

  在墙边,一副高高悬挂着的绿水青山行舟图长卷,最为引rén注目,其落款处,已经有不少名家张印,显然乃是一件古董字画

  见杨公明指着画卷,杨破军眉宇间满是落寞与疑惑,等着杨公明告诉他一个可以让他心死的答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