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狭路死路与生路

  屋 当中的话音未落, 听得“啪“的一声脆响,西弟已经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废物,给我滚!“

  青疤这肌rò 男被 hō 了一耳光,怨毒的望了西弟一眼。不过他也知道面前这人连h ā衫飞也得罪不起,只能忍下了这口恶气,借着h ā衫飞的话捂着脸 往外走,嘴里更是大骂道:

  “百粉明!你死哪里去了?“

  他顺带一脚将棚屋 én给踹开,用的劲道之大直似将这倒霉的 én当成了西弟的脸一般,那倒霉的 én被大力踹开撞zài了墙shàng又反弹了回来,吱呀吱呀的来回摇晃着。而方森岩此shí便紧贴zài én口右边的墙shàng,安静得像是一个zài深夜里面游dg的幽魂,他脸shàngméi有任何的表情,眼中却闪现着火焰一般肆掠的光芒。他的右手shàng紧握着刀 ,鲜血从刀刃shàng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然后zài下方汇聚成了一滩触目惊心的鲜色的赤。

  青疤出 én的shí候心中是怀了一腔恚怒的,他从光亮的屋里走 了黑暗的外面,眼睛必然有一个要适应的过程。然后他   百粉明横卧zài泥水里面,生死不知,他的心陡然惊恐的 hō 搐了一下,迟钝的大脑却zài这个shí候似宕机一样出现了暂shí的空白。

   zài这个shí候,一条yīn影似鬼魅一般的浮现zài了他的身后,一把捂住了青疤的嘴,然后迅速的zài他的喉间一抹!寒光闪动中,青疤立即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可以清晰的jiàn 他的脖 shàng喷射出了大量的鲜血,hún合zài滂沱的大雨里面显得格外的凄厉。

  但青疤尽管惨遭割喉的重创,却并不像是电影电视里面所描述的那样无声死去,而是声嘶力竭的惨叫着,zài濒死当中爆发出求生的本能,疯狂的挥舞起了胳膊,无意一肘 撞zài了方森岩的脸shàng!

  “该死……&nb■sp“方森岩鼻 shàng传来的剧痛立即令他鼻涕眼泪一起涌了出来,忍不住捂住了脸来缓解痛楚。zài此之前方森岩也 是zài跑船的shí候经历过几场寻常的殴斗而已,至于杀人这种事情却完全■méi有做过。因此只能模仿出电影当中这种无声无息一击毙敌的手段。但他也是zài事起仓促之下缺乏必要的考虑------试问平shí 算是抹了一只鸡的脖 ,那鸡也会疯狂挣扎七八分钟才死掉,★何况是人?

  再 方森岩这一刀抹脖 无论是力道和位置都有所偏差,严格的 起来也仅仅是对青疤造成了重创,若青疤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特种兵,都很有可能马shàng乘势反●扑将方森岩杀死。好zài他也不过是一个心狠手辣的húnhún罢了,要害受创的伤势使他浑身shàng下都被浸泡于恐惧当中,因此他一面zài凄厉惨叫着救命,一面竭力的zài泥水当中 ō爬滚打着想要◎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

  方森岩捂住鼻 狼狈无比的从地shàng爬了起来,他完全méi有管逃掉的青疤,而是反手抓起了刀 猛扑向了里间。他粗重的呼吸着,心更是被揪住了一般悬◇▲zài了半空当中。对于他来 ,这之前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将将西弟控制住,只有将他的xiǎ 命捏zài指掌当中,才有本钱同h ā衫飞讨价还价挽救大四叔的生命!

  迎☆接方森岩的是刺目的火光和轰鸣的巨响!

  青疤的凄厉惨叫声显然惊动了里面的西弟,这家伙 起来虽然骄横跋扈,却也不愧是黑帮大佬的儿 ,中国国内尽管对枪械管制得相当严格,但这里却是处于中越边境地带,相对管理 显得松散húnl ,因此西弟一发觉不对,便马shàng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护身的五四手枪严阵以待,等 方森岩一扑进来便瞄准了扣动了扳机!

  方森岩  黑洞洞枪口的那一刹那,也无可避免的浑身shàng下都僵硬了,脑海里面一片空白。他尽管jiàn多识广机敏果断,但  底也只是一个船员而非身经百战的特种士兵。但zài腹部中枪的刹那,方森岩并méi有感觉 痛苦,仅仅是腹部像是被人重击了一拳,然后恐惧便若 há 水一般的褪去,方森岩的双眼赤红一片,狂叫了一声,zài这生死瞬间的关头,肾shàng腺素疯狂的分泌了出来,他忘记了痛楚忘记了恐惧忘记了一切,脑海里面唯一的一个念头便是不能让面前的这个家伙再扣动扳机!

  所以方森岩用左手捂住了腹部的伤口,却马shàng将手中的刀 用力的向前方抛掷了过去!西弟对别人的命漠不关心,可是对自己的安全却是十分的珍惜,jiàn 寒光闪闪的刀 直飞了过来后也顾不得再开枪,急忙狼狈无比的一个闪身躲避,等 想要重新开枪的shí候,浑身是血的方森岩已经张开了双手,用一种冲撞的方式扑了shàng来,他的眼睛当中似乎有火焰zài炽热翻腾,一下  死死的揽住了西弟的腰然后将他撞倒zài地shàng!

  两人zài近距离纠缠zài了一起,彼此粗重的呼吸声和喘息声都清晰可闻。西弟可以闻 方森岩身shàng那股血腥味和鱼腥味hún合的刺鼻气息,他还从来méi有被bī&◎nbsp这样若野兽一般互相撕咬的绝境当中,心中不禁也是慌l 无比,所以他犯了一个菜鸟最容易犯的错误:那 是zàirò 搏战不占shàng风的情况下,居然还试图瞄准开枪打死对方。◇

  方森岩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大口喘息着一把 掐住了西弟的手腕,竭力的要将枪口拨向了旁边,而西弟则死死的想要将枪口对准方森岩的脑袋。按理 zài力量shàng本来应该是方森岩占优,但毕竟他先前腹部已经中了一枪,zài这样剧烈的运动下,伤口必然会不停的流血,虚弱也是zài所难免。因此枪口居然zài渐渐的向着方森岩的脑袋偏斜了过去 

  &nbs◎pzài西弟的脸shànglù出了一抹狞笑的shí候,方森岩的眼中却lù出了一抹狠毒的神色,他的双手猛然松开了力道,正zài猛力将枪口下压的西弟根本méi有提防 这一着,持枪的手很自然的&nb▲sp大幅度的往下一压,而方森岩趁势 张嘴,然后重重的一口咬zài了西弟的手shàng!

  人的咬合力实际shàng是非常惊人的,健壮的成年男人每平方厘米的咬合力甚至能够达 500G以shàng, 算是xiǎ 孩 也能够嚼碎猪,牛身shàng的一些骨骼。方森岩此shí生死攸关之下,更不会口下留情,西弟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握持的手枪顿shí啪嗒一声掉落zài地shàng,zài剧痛的折磨下,他一拳 打zài了方森岩的后脑勺shàng,方森岩也是一阵天旋地转,忍不住 松开了嘴,翻滚了开去。

  西弟痛苦的抓住○了右手吸着气,而方森岩则是半跪zài地shàng不停的摇晃着脑袋,想要从那种晕眩当中恢复过来。两人也仅仅是喘息了数秒,几乎 zài同一shí间内弹了起来。方森岩顺手 抓向了扎zài旁边□沙发shàng的那把杀鱼刀,而西弟则毫不犹豫的弯腰下去拾地shàng的“五四“手枪,两个人zài这个shí候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趁手的武器。

  zài这个生死一瞬的shí候,谁都méi有办法多想什么,只要慢shàng一秒那 是个死!zài这种还不 三米的近距离当中,毫无疑问提刀的方森岩占据了绝大的优势,他将扎zài沙发shàng的杀鱼刀拔了出来以后,捂住腹部的枪伤凶猛无比的一刀 横斩而过。而这个shí候,西弟才刚刚抬起枪还méi来得及瞄准!

  毫无疑问,此shí便是狭路相逢勇者胜。西弟的xìng格 决定了他的命运,zài开始的大好局面下,他面对方森岩飞掷而来的利刀他选择了闪躲。此shí他面对浑身浴血的方森岩再次被那凶悍无比的气势所慑,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而方森岩此shí双眼里面已经燃烧起了疯狂的火焰,大步跨前,一刀 对准西弟猛力捅了过去。

  生要能尽欢,死要能无憾!

  这一刀西弟再也躲不掉了,锐利的刀刃毫不费力的刺入了他的肚 ,甚至从背后穿透了出来。可jiàn方森岩这一刀用力之猛。内脏被刺穿的剧痛使得西弟也陷入了临死前的疯狂,举起手来竭力的试图瞄准方森岩。感觉 了强烈威胁的方森岩毫不犹豫的挥刀l 斩。血rò 横飞当中,西弟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但很快 渐渐的微弱了下来。等 方森岩从那种杀人的狂暴当中冷静下来的shí候,西弟已经是一具血rò 模糊的尸体。

  方森岩斜靠zài旁边的茶几shàng剧烈的喘息着,最后这几分钟几乎将他的所有体力都耗尽了,手臂酸软无比。他zài事前的计划当中,既méi想 会zài西弟有警觉的情况下与之jiā 锋,也méi料 这家伙身shàng竟然携带着枪支这◆等东西。所以zài近身的搏斗当中也丝毫无法留手,一旦有丝毫的差错,那么倒zài地shàng的人很可能 是他了。一念及此,方森岩的眼神也多了几丝狠毒:他心中自是十分明白:只有活下来才有机会营救大□四叔,如果救不了人,那么拉几个人来垫背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