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断后与狂奔!

●   在方森yán急得五内俱焚的这个时候,被架zhe的dà四叔挣扎了一下,他吃力的抬起了头,憔悴的望向了方森yán。方森yán zhe这个无父亲之名却有父亲之实的男人, zhe●他紧贴在额头上的h ā白湿发, zhe他血rò 模糊的双手, zhe他温和关怀的眼神,这一瞬间眼中一热,眼泪已是奔涌而出,却是闭上了眼睛嘶声道:

  “上福远啊!“

  dà四叔却是读懂了这个儿 的苦衷,用微弱的声音道:

  “听阿yán的,上福远。“

  他的声音虽xiǎ ,但话意却是斩钉截铁,不容置疑!三仔和高强想要 话,却被方森yán凌厉而凶狠无比的眼神bī了回去!一干人等便往福远号上走了过去。

  这me一番波折之后,h ā衫飞却是起了疑心,他眯缝起了三角眼,脸色难 得像是锅底一般,眼神闪烁zhe打量起车里的西弟来。方森yán见 了这种情况,心中突的一跳,立即dà声叫道:

  “对了,h ā衫飞,把抢我们的香膏还●回来!“

  h ā衫飞用一百块“买“那十多斤龙涎香,的确和抢没什me区别,听 方森yán这me一喊,他心中反而更踏实了些,因为这个世界上要钱不要命的人还是不多,若是西弟●●回来!“

  h ā衫飞用一百块“买“那十多斤龙涎香,的确和抢没什me区别,听huílái!“

  h āshānfēiyòngyībǎikuài“mǎi“nàshíduōjīnlóngxiánxiāng,dequèhéqiǎngméishímeqūbié,tīng fāngsēnyánzhèmeyīhǎn,tāxīnzhōngfǎnérgèngtàshílexiē,yīnwéizhègèshìjièshàngyàoqiánbúyàomìngderénháishìbúduō,ruòshìxīdì死掉了的话,方森yán只盼望zhe越早走越好,哪里还会顾上钞票?h ā衫飞 zhe方森yán,顺手从旁边的打手处将那个装zhe龙涎香的袋 拿了过来,在手里颠了颠,皮笑rò 不笑的道:

  “你要这东西?可以!不过也得让我和西弟先讲讲话把。“

  方森yán毫不犹豫的厉声道:

  “行,没问题。西弟, 话!“

  此时方森yán站在面包车外,西弟却是趴伏在副驾驶位置上,两人之间间隔也有一两米。却可以  西弟的右手在艰难的抖动zhe,似乎竭力要支撑起来似的,但最后还是力不从心,整个人歪倒在了座椅上,似乎再次昏 í了过去。

  先前h ā衫飞还怀疑是坐在主驾驶位的方森yán捣鬼,可此时两人间隔两三米,还隔了面包车的车 én,便再无疑心,冷冷一笑便让dà四叔他们上船离开。

  h ā衫飞却不知道方森yán对这种情况也早有预料,在来 这里的路上 在西弟尸体手脚上都预先绑了两条细细的绳索,这时候dà雨滂沱,h ā衫飞他们又隔了七八米,面包车内的车灯也是相当昏暗,方森yán在车外用脚勾zhe绳 似木偶一般的让西弟的尸体动几下,自然是神不知鬼不觉。当然,这一次能 énghún过关的主要原因是:h ā衫飞也gēn本没料 西弟居然会死, 算尸体的动作有什me生硬也在潜意识里面当成是伤重所至了。

  福兴上的人 起来被打得十分凄惨,鼻青脸肿的相当狼狈,但除了dà四叔之外都是也是皮rò 之伤,他们都是从少年时期 在海上讨生活的,此时也为了逃命,三下两下 将福兴这艘机帆船开动,摇晃zhe突突突突的消失在了风lg当中。

  方森yán等 福兴出港以后心中稍定,却是目不转睛的盯住h ā衫飞周围的人,直 过了十来分钟后h ā衫飞才皮笑rò 不笑的道:

  “好了,我人也放了,东西也还给你们了,你总该放人了吧?”

  方森yán嘴角 hō 搐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道:

  “你们先退开。”

  他话还没 话,忽然觉得浑身上下一股 á 骨悚然的感觉,尤其是背心处冰凉一片,仿佛有人拿一块冰紧贴在皮rò 上似的。方森yán瞳孔顿时收缩了起来,马上向zhe前方扑倒。这时候刺耳的枪声才响了起来,打得旁边面包车的车头上火星四溅!却是一个h ā衫飞的手下提zhe自制的枪械绕了个dà圈 ō 了侧面, hō 冷  给了方森yán一枪,却被方森yán奇迹一般的躲了过去。

  方森yán重重的摔倒在了泥水当中,腹部也因为伤口被剧烈拉扯而传来了剧痛。地面上浑浊的泥水冰凉,在嘴里还有一股难以形容的腥味。方森yán在泥水里面 ō爬滚打zhe,手忙脚l 的躲 了一座棚屋后面dà口喘息。然后捂zhe腹部踉踉跄跄的跑向了自己棚屋方向。

  事实上从决定留下来的那一刻起,方森yán 已经有zhe逃不了的心理准备,但蝼蚁尚且贪生,而且他发觉此时腹部的枪伤也并不似想象中那me严重,因此也 奋力求生。方森yán此时尽管逃得若惶惶然的丧家之犬,但每当想 h ā衫飞在  西弟尸体的那一刻的脸色之时,心中 浮现出格外的快意,因此脚下逃得也更是快了些。

  “你个扑街仔,站住!斩死你!”

  “xiǎ 喇叭(这个是和广东话中的你妈谐音),再跑杀光你全家!”

  “…… “

  方森yán毕竟腹部有zhe枪伤,他捂zhe肚 奔跑的速度必然会受 影响,眼见得后面那些气势汹汹的职业打手已是狂叫zhe啪嚓啪嚓的踏zhe泥水直赶了过来。方森yán却是停步转身,拔出了那把从西弟那里抢来的五四手枪,瞄准,射击!

   实话,方森yán的枪法其实是极烂的,尽管做了船员走南闯北了六七年,对枪的认识也仅仅建立在会打开保险扣动扳机将 弹打出去不会误伤自己的地步。至于鸡ng度…… 确实不敢令人恭维。但此时那些凶恶无比的打手顶多也 在七八米之外,又是三四个人并肩一起直冲上来,不要 是开枪射人, 是吐口痰过去也一定能够砸中个五dà三粗的汉 。

  “砰砰”的枪声响了起来,青色的淡淡硝烟在滂沱dà雨里面迅速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凄厉的惨叫声,两个平时作威作福惯了的打手顿时滚倒在泥水里惨号了起来,这两人的伤势不重,一个被打穿了dàt ǐ,一个则是好死不死的脸颊上被射了□个对穿,也 都是皮rò 之伤而已,但 起来却是相当严重。

  尤其是脸颊中枪那个倒霉蛋,满脸都是鲜血,牙齿也被打掉了几颗,血水顺zhe嘴巴直涌出来,剧痛之下叫得比☆杀猪的声音还惨,旁边的人不要  ,单是用听的心中也打起了退堂鼓。

  这两枪毫无疑问令后方的追兵平添了许多顾虑,不敢撵得太紧了。h ā衫飞给出的h ā红是很yò 人,但也得有命去拿是把?面前的这xiǎ  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亡命徒,连黑鬼东的儿 西弟也是杀了 杀了,被他拉去垫背多不划算?反正他身上有伤,这me跑下去流□血也流死了他!

  既然追赶的人生出了这种想法,方森yán也得 了喘息的机会,他 zhe还仅剩两发 弹的五四手枪,也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然后将之 hā回腰间◎继续踉跄奔跑zhe。他从一开始 想得很是清楚,在这样的恶劣天气里,哪怕是一个人开那辆面包车逃走也是找死,四桥镇那条唯一的泥泞机耕道足以令车 半路抛锚七八次。唯有三仔棚屋后面的那辆摩托车才是自己的唯一生路!海滩旁边那条横过来的沙路虽然汽车开不过去,但骑摩托车却是绰绰有余,只要开出五公里后, 能上 通往防城港的国道703上,那时候自然是天高任鸟飞!

  “钥匙,钥匙呢?”方森yán砰的一下撞开了三仔的棚屋 én,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dà口喘息了几下,从三仔的枕头下面寻找 了钥匙后,从后 én的雨棚下面推出摩托车 连滚带爬的跨了上去。

  后面的追赶的那群打手顿时面面相觑,有两个h ā衫飞的铁杆份 试图冲上来拦截,方森yán二话没 砰砰 是两枪,这两个家伙尽管没被打中,也是慌不迭的缩回 了屋角。

   起来也是老天帮了方森yán的dà忙,h ā衫飞手上的那几把枪都是自制的,当然没有正规枪械的防水功能,否则早 乒乒乓乓硝烟弥漫的还击了起来。此时 zhe方森yán上了摩托车即将逃走,他们心中未尝也没有懈怠的想法,但 在这时候,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声嘶力竭的叫喊zhe,语声里面还带了哭腔:

  “西弟哥竟然被这个扑街仔nòng死了!老dà发话,抓 他的人五十万!要是被他逃走导致在东爷那里jiā 不了差,dà伙儿 等zhe给全家人收尸吧!”

  黑鬼东的凶名在这一带堪称可以止xiǎ 儿夜啼,这家伙去年在走sī的时候都敢和越南的边防军火并,虽然手下也死了三十多人,但边防军的一艘缉sī艇也被打沉。西弟死在这里已经是令人揪心,要是jiā 不出来凶手的话,搞不好黑鬼东真的会将怨气发泄在所有人的全家老xiǎ 上,更不要 还有h ā衫飞给的五十万h ā红作为yò h ò。

  听 喊话的打手们脸色都变了,尽管方森yán已经发动了摩托向四桥镇外开去,这些打手们却仿佛打了兴奋剂一般开始拼命追赶,不少人顺手 跨上了旁边的自行车,有的干脆 提刀dà骂zhe拔t ǐ 追,dà有不追至天涯海角不肯罢休的意味。

                 

  起来得晚了点,恩恩,今天四更,dà家票票砸过来吧!

  [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