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宿命!

  摩托车de引擎yǒu气无力de轰鸣着,从那破旧de尾管里面吐出de黑烟瞬间 在雨雾里面消失不见,三仔de这辆摩托车本来 是不知道倒了多少次de旧货,否则也不可能以三位数de低价转让给他。此时海边这条xiǎ 路也是泥泞无比,方森岩强忍着剧烈de颠簸和痛楚,将油 én转 最大死死de把住车龙头,尽力de伏低着身体。他de耳朵当zhōng听着这辆老爷摩托四处发出de嘎吱嘎吱声音,心zhōng不禁开始担心这辆车会不会在下一秒 散成一团零件。

  听着后方穿透雨雾传来de隐隐约约喊叫声,方森岩de嘴角lù出了一抹讥刺de冷笑。h ā衫飞便是再怎么迟钝,也该发现西弟已经挂掉de噩耗,他现在也必然像一只热锅上de蚂蚁,处境绝对不比自己好上多少。自己大不了 是一死而已,反正大四叔三仔都已经跑掉了,而h ā衫飞却还上yǒu老下yǒuxiǎ ,暴躁凶残de黑鬼东一旦得知丧 de噩耗以后必然会需要一个宣泄de渠道,h ā衫飞和他de家人处境也同样是岌岌可危。

  后方de追兵不少,方森岩却也知道yù速不达de道理,后面追赶de那些家伙都是凭借一口气在追,只要时间一长自然缺乏持久xìng。在颠簸了整整近十分钟以后,前方不 十米 是这条泥泞dexiǎ 道de尽头,平整de水泥路面近在咫尺,方森岩呼出了一口长气,嘴角lù出了微笑,只要一上水泥路,后面那些靠自行车和双t ǐ追赶上来de打手便是累死也别想追上来了。这摩托 算再怎么破烂,也好歹能跑过人吧。

  但 在这个时候,这辆N手破摩托de引擎却发出了几声若老头 呛咳de声音,然后突突de引擎声 毫无征兆de戛然而止。方森岩双眼圆睁,显然对这样戏剧一般de结局感觉 难以置信。但事实 是事实,当方森岩本来欣喜de心情在愕然zhōng骤然狂降de时候,后方那些已是不抱什么希望de打手却是陷入了zhōng彩票一般de狂喜当zhōng,叫骂着冲了上来。

  方森岩没yǒu懊恼,或者 他根本 没yǒu懊恼de时间,丢开摩托 向前大步逃走。为了让后方de追兵yǒu所顾忌,那支已经打空了 弹de五四也被他提在手里。

  等 后方de那几名吃力蹬着自行车de打手追过来de时候,方森岩已经在国道703de水泥路上捂住肚 踉跄逃出了百多米远,鲜血一滴一滴de从指头缝隙当zhōng流淌了出来,在地面上de所过之处形成了一条明显de血线,他de目标正是旁边de一处较大规模de建筑工地当zhōng。

  那个工地正在兴建一个加工厂,无论是办公大楼还是生产厂房已经处于半竣工状态,大概是由于台风而停止了外墙表面de施工。那里地形复杂,便于躲避,更重要de是对于方森岩而言还yǒu很大de可能找 代步de自行车或者摩托,因此自然成为了他de首选目标。

  当方森岩忍住剧痛吃力de翻过围墙de时候,yǒu三名狂蹬着自行车de打手已经追 了围墙下面。他们也清晰de  了围墙上留下de鲜hóng血迹,更是兴奋de破口大骂了起来,显然觉得那五十万h āhóng已是唾手可得。方森岩捂住腹部,踉跄扶墙而行,拐入了一处正在进行装修de大楼当zhōng,尽管此时已经几乎被bī入了绝境,但方森岩de眼神依然坚定而凶狠,他仔细de想了一想,顺手将那把打空了 弹de五四手枪抛在了地上,然后朝着楼上逃了过去。

  没过多久,那三名h ā衫飞手下de打手 像恶狗一般急急追来。他们很快 发觉了地上被抛掉de手枪,大喜之下一时间更是肆无忌惮de朝着楼上疯狂猛撵。不过 了二楼de时候却yǒu些犯愁,因为从二楼de楼梯口起 横yǒu一条长长de走廊,少 也◆分布了二三十个办公室,而他们也没办法判定方森岩现在 了哪个楼层,若是三人一起前去进入 二楼de各个房间里面搜索de话,那么楼梯口 失去了监控,方森岩若是藏在三楼 很可能◎寻找 间隙从楼梯口处逃走。所以最安全稳妥de方法 是分出一个人将楼梯口这条路把守住,然后另外两人去逐层依次按照房间搜索过去,这样自然 万无一失。

  问题de关键 在于谁留守楼梯口上!

  本来这是个既轻松又稳妥de活儿,但千万莫要忘记,h ā衫飞可是给方森岩开出了整整五十万deh āhóng!而这个家伙不仅伤势严重,连唯一de防身利器手枪也失掉了。因此在这三名打手de眼里,只要发现了他那差不多 和在地上捡五十万de难度差不多大!在这种情况下,又yǒu谁愿意留下来与这笔巨款失之jiā 臂?

  这三名打手面面相觑,而他们也仅仅是因为运气好抢 了自行车才能领先一步,再耽搁de话后面那些甩着膀 大步撵来de家伙也应该追上来了。若是再犹豫de话,那么不要 吃rò , 是连半口汤都喝不 !所以这三个人对望一眼,马上 叫嚷道:

  “hóngzhōng你去四楼,我去三楼,二楼兵仔你上!咱们 算是单挑又怕过谁?总不成连这么一个半死de扑街仔都对付不了?大家各凭运气,后面还yǒu七八个兄弟赶过来难道还怕他漏了?”

  所以三名打手便自然而然de分头行事,而对于方森岩来 ,他之前抛弃手枪故意示弱便是为了这一刻de布局,便是要让这三个利令智昏de打手分开,这样才能给自己以逃脱de机会!

  而方森岩此时躲藏de地方,便正是在那个“hóngzhōng”即将前往de四楼上!

  这个外号叫hóngzhōngde家伙是个烂赌棍,优点是敢拼能打,因为爱穿hóng色de弹力背心而得名。在这三个人当zhōng,他是对那五十万h āhóng最为垂涎de一个,因此急急de 奔上了四楼。哪知道他一上四楼,   前方洒落yǒu淋漓de点点鲜血, 仿佛是路标一般拐入了左边走廊de一个房间当zhōng,hóngzhōng立即 像是一条发情de公狗一般追了上去!

  这个房间里面显然还没yǒu进行粉刷,周围de墙面上l ǒlù着粗糙dehóng色砖头,地上是显得粗糙dehún凝土地面,上方yǒu几根难 de电线探出了头来。空气里yǒu一股淡淡de灰浆味儿。而房间远端de阳台上还没yǒu安装栏杆,依稀可以见 yǒu散放de安全网在风zhōng飘dg着。

  hóngzhōng疑h òde抬起了头,因为面前de点点血迹一直蔓延 了房间远端de阳台上,阳台上还没yǒu加装安全栏,阳台de左边被完工后还没贴瓷砖de墙壁挡住了,因此 不 阳台上de所yǒu情况。 上去仿佛是方森岩逃 这里自知难以幸免,因此从楼上跳了下去。但hóngzhōngde眼zhōng却闪现过一抹讥刺de神情,他已经认定方森岩决不可能自杀,而多半是藏在了阳台上困兽犹斗!

  所以hóngzhōng慢慢dede走了过去,在通往阳台de én前面顿了一顿,猛然大吼一声,手zhōngde钢管已是对准左边猛敲了过去。但他de心zhōng马上 一凉,因为钢管当啷de一声砸了个空敲在了墙上,反震得他de手臂生疼,而视线触及de地方却仅yǒu一只鞋 ,黑洞洞de鞋口仿佛张大了嘴de嘲笑一般令他浑身上下都跌落入了冰窖当zhōng。

  这时候,方森岩苍白着脸捂住肚 从hóngzhōngde背后落了下来,眼神里既带了三分嘲讽,还yǒu三分讥刺,他在落下de同时 举起了右脚对准了hóngzhōngde屁股猛踹了上去!而这里是阳台,是还没yǒu安装完善护栏de四楼阳台!

  一声凄厉无比de惨叫声划破长空,然后便戛然而止。hóngzhōng纵然壮得似头牛,但从这个高度摔下去, 算不死也是残废。方森岩用血迹布下了第一个 í阵,然后再利用视角角度布下了第二个疑阵。

  自己则跳了起来,咬着牙抓住了阳台上方预留下来de电线和钢筋,做了个引体向上de动作后,双脚撑在了旁边de墙壁上苦苦支撑,整个人 完全de平贴在了阳台左边de顶部,若是hóngzhōng这个已经财 í心窍de家伙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还能 破自己de安排,那么方森岩也是无话可 。

  四下里空旷寂静,毫无疑问,在楼下搜索de两人听 惨叫以后de第一反应 是伸头出去查 ,然后会顺着楼梯赶 四楼上来。根据人de惯xìng心理来 ,他们这样仓促de情况下不会考虑更多东西,一旦登上了楼梯口  了四楼走廊上de血迹这种清晰de线索以后, 肯定会循着血迹指向de左边而行。这 代表着他们de注意力会集zhōng在血迹和血迹指向de方向上。那么方森岩只需要及时de躲藏在与血迹指向相反de右边走廊,自然 能巧妙错过这个时间差顺利de逃下楼去!

  按理 这个计划yǒu很大de成功可能,尤其是当方森岩已经成功de躲过了疾奔而来de两名打手之后。但意外总是在不经意de时候发生:这幢楼房毕竟乃是处于半装修状态,楼梯上没yǒu安装扶手,方森岩本来 yǒu些失血过多,加上心情紧张,因此在踉跄奔跑下楼de时候,脚下一绊竟是带 了一块放在旁边de地板砖,立足不住 朝下直摔了下去。那块地板砖当啷当啷de滚了下楼去,啪啦一声摔得粉碎!等 晕头转向de方森岩摇摇脑袋,吃力de从地上爬起来之后,醒悟过来de两名打手已经怒骂着追 了距离不足十米de地方。

  “该死…… ”方森岩咽下一口带血de唾沫咬牙切齿de道。但他是一个xìng格坚韧de人,不 最后一刻绝对不会放弃,一咬牙捂住肚 上de伤口踉跄而逃。他de眼前金h ā直冒,不管三七二十一亡命狂奔,眼前只剩余下了一梯一梯还没yǒu装修de阶梯。那两名打手当然不肯罢休,呼叫怒骂着紧追而至,与方森岩之间de差距也 是一层楼de距离。

  hún凝土de新修台阶,还斑驳得依稀lù出里面新色dehóng砖,落在方森岩de眼里 仿佛是墓园被来来去去de游魂践踏了百年de阶梯。大量de失血令他眼前一阵一阵de发黑,支撑他继续跑下去de是那种仿佛深深镌刻在骨髓当zhōngde不服输意志!但残酷de是,身后de脚步怒骂声却是明显de越来越近。

  “我不要被抓住,我怎会死在这里!”方森岩在心zhōng疯狂de呐喊着,也不知道是不是运动过度de缘故,他只觉得xiōng口正zhōngd★e某一点正在急剧de发热,若不是正处在亡命狂奔当zhōng,他当真是要解开衣服好好查 一番。

  猛de,方森岩在下楼de过程当zhōng浑身上下都停滞了一下,那种感觉十分诡异,★ 像是从三米高de跳台跃往泳池,泳池下方却yǒu一层透明de韧膜阻隔着,可方森岩分明  前方没yǒu任何de东西,不过从感官上“撞破某种东西”de认知却是十分清晰。不过&nbs◎p这么一滞de功夫,后方两名被利yù熏hóng了眼de打手已是疯狂de直扑了上来,一个抱住了方森岩de肩膀,一个揽住了他de腰!三人 这么纠葛成一团向着下方滚落了下去。

  又是☆◎p这么一滞de功夫,后方两名被利yù熏hóng了眼de打手已是疯狂de直扑了上来,一个抱住了方森岩de肩膀,一个揽住了他de腰!三人&pzhèmeyīzhìdegōngfū,hòufāngliǎngmíngbèilìyùxūnhóngleyǎndedǎshǒuyǐshìfēngkuángdezhípūleshànglái,yīgèbàozhùlefāngsēnyándejiānbǎng,yīgèlǎnzhùletādeyāo!sānrén zhèmejiūgěchéngyītuánxiàngzhexiàfānggǔnluòlexiàqù。

  yòushì一阵天旋地转de翻滚,当然还yǒu撞击所传来de剧烈痛楚!在滚落de过程当zhōng,方森岩被撞破了眉骨,血流满面,但他此时依然没yǒu放弃,眼神炽热而疯狂,反手拔出了随身携带de那把刀 ,永不放弃是他心zhōngde恒久de信念!今天 算是死,也要再拉个垫背de一起上路!

  生要能尽欢,死要能无憾!

  但方森岩忽然觉得很不对劲,

  因为周围de一切都太安静了。没yǒu喘息声,没yǒu怒骂声,连预期de疯狂殴打也迟迟没yǒu来 !唯yǒu肩头和t ǐ部被死死箍住de紧束感觉依然如故!他一转头,顿时呆滞住。
<☆br>  原来那两名打手竟是 这么保持着抱肩揽腰de动作僵硬住了, 像是半空当zhōngyǒu一层突兀而来de无形冰层瞬间将他们冻结!以至于他们脸上那种贪婪而狂喜de表情都原封不动de★保留了下来。方森岩正在尝试挣脱de时候,他dexiōng口忽然传来了一阵烧灼一般de剧痛!他忍不住闷哼一声,紧紧de用手按住ró 搓痛处试图减缓那种难以形容de感觉,好在这疼痛来得快去得也快,等 方森岩de手松开之时,他无意识de低头一望,顿时发现自己dexiōng口上,竟是多出了一个赤hóng色de刺青!

  森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de眼睛,他马上一把撕掉了自己本来破烂de衬衣,在清晰de肌rò 轮廓上,那个鲜hóng若血de刺青被勾勒呈现出简洁而明快de线条,形成了一个完全不明其意义de符号,出奇de清晰,其形状神秘而诡异。方森岩这一晚上经历de事情实在是太多,但这样de情况也过于匪夷所思。

  方森岩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脊背上直涌了起来,他悚然回头,却发觉后方本应是楼梯de地方竟是被一团黑暗死死笼罩住。伸手出去尝试 ō了 ō,竟是仿佛yǒu一层无形de墙障壁在了那里。他深深de吸了一口气,抬头向下 去,发觉下一楼de楼梯已尽,竟是被一层黑云所笼罩,那层黑云不停de翻滚,也不知道yǒu几千几万丈高,当zhōng隐隐de透着深hóng,yǒu着令人dg人心魄de摄人魅力。

  这时候他xiōng口de刺青光芒大盛,恰好能使方森岩de身体沐浴在那光芒当zhōng,紧接着身后那两名打手de容貌竟然开始迅速无比de改变,老化,本来是二十余岁de鸡ng壮男 ,却在短短de几秒内头发h ā白,牙齿掉落,过度 老年,然后慢慢皮rò 被风化一般吹走,只余留下了森森白骨,最后连那白骨都灰飞烟灭彻底被风吹去!

  这是怎样de魔力,让血rò 在瞬间乌yǒu,让白骨在刹那腐朽!只yǒu时间,唯yǒu时间!

  难道先前这短短瞬间,却已让时间流转千年?而方森岩身上那层hóng色de光芒又是何等神奇,居然能够让他在时间de力量之前也安然无恙?

  眼前黑云依旧在疯狂翻涌, 像是一场没yǒu开始也不会结束de狂欢,间zhōng还夹杂着恐怖dehóng色闪电,方森岩不知道为什么,心zhōng竟是陡然涌起了一股热血沸腾de感觉,仿佛yǒu什么东西在灵魂当zhōng翻覆涌动,更是冥冥zhōngxìng命攸关。

  他一把撕去了破烂de上衣,xiōng口de那个诡异hóng色狰狞刺青光芒四射,形成一层无形de护罩保护在他de身体周围,方森岩忍不住双手握拳,仰天纵声狂叫。

  那叫声四面传扬回dg了出去,眼前de黑云鸡dg翻滚,然后四散,lù出了一扇仿佛要接连天地de巨大拱 én,那拱 ényǒu着金属一般de质地,血rò de色泽,其上竟生yǒu纷l de獠牙◎利齿!

  这时候,一个神秘de声音再次在方森岩de耳旁响了起来:

  “这里是梦魇空间!神奇而神秘之地!“

  “这里能够满足你心zhōng任何de愿望,只◇要能够在空间完成足够de任务,获得足够de功勋!”

  “若是你后悔害怕了,那么 回头离开。若是你想要了却心zhōngde执念,那 站  én前去!”

  “后悔?害怕?”方森岩若刀一般de浓黑眉 á 一挑,轻蔑大笑,毫不犹豫de 大踏步走下楼梯来 了巨 én之前。不知道为什么,他de心zhōng竟是yǒu一股 不出来de快意感觉,仿佛每个细胞里面都yǒu一种兴奋与狂喜。不过走近了才发现,那扇巨 én之上竟是浮凸出了许多纹理,既像是大量de暴胀出来de血管,又仿佛是镌刻出来deh ā纹。远 yǒu着金属de质地,近观却yǒu血rò de特质。

  骤de,方森岩发觉xiōng口正zhōng传来一股剧烈de刺痛,身体前方也传来一股沛莫能御de巨大吸力,紧接着整个人便开始渐渐de失去了意识…… 

  “宿主体征状况:脾脏半破裂状态,失血过多,体表淤青碰撞伤7处,约为正常最佳状态40%,修复zhōng……  修复完毕。“

  “本次采样共6,399人,所yǒu契约者均采样完毕,下一次采样时间为七十二xiǎ 时之后!梦魇世界……  开启!”

                  

  本章5500字!阿土还是一如既往de给力吧!今天 四更 一定四更,10点一更,12点冲榜还yǒu一更!大家请一直支持我吧!推荐和收藏都不能少哦,让我们再次一起并肩战斗吧!

  [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